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我的留學路(上)》2007/12/7

  講到我的學歷──波士頓大學系統工程碩士──多少讓人以為我是勤奮用功的好學生。其實,全然不是那麼回事。
  我之所以投身軍校,就是因為不喜歡讀書。出國讀碩士,不單沒有興趣,即使有興趣也不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
  海軍官校學的是什麼?
  什麼兵器系統、艦船操縱、船藝、海軍作戰……,大半和軍事知識有關。少部分和民間大學有關連的,諸如物理、微積分、電子、化學、電腦概論……,不僅學分少,也從來沒有認真學習過。
  更何況,英文是我的致命傷(《英文和我》有深入的描述);到美國留學讀碩士,簡直比要我飛奔月球更困難。
  官校畢業以後,慢慢了解海軍的生態。這才發現,海軍號稱「半個外交官」,想要在海軍有所發展,最好有出國進修的經歷。
  沒有國外經歷的軍官在海軍叫「土海軍」。
  想想這個「土」字──誰願意承擔?
  於是,只要有辦法,都想出國。至於出國的方式,在我那年代大約有兩種名目、三種途徑:
  一、攻讀碩士:考取「國防科技獎學金」,進入一般民間大學。
  二、接受軍售訓練:
  ﹙一﹚軍官班次:學習較高層次的戰術思想。例如「反潛軍官班」、「作戰軍官班」。
  ﹙二﹚士官班次:學習基層的技術維修。例如魚雷、反潛火箭、飛彈發射架的維修與保養。
  外行人可能很難理解,那年頭有發展的軍官很少會動到攻讀碩士的念頭(最近已有改變)。
  大部分職業軍官的觀念是:假如想讀書,就不要進軍校;既然進了軍校,自然是想在軍中有一番作為。
  如何在軍中有一番作為?
  在工作崗位努力表現,認識更多長官,也讓更多長官肯定你的付出。
  出國讀碩士,一去兩年。這兩年你在海軍如同消失了。假如在國外不努力和國內長官維持連繫,海軍根本就忘了還有你這麼一個人。
  再講現實一點,出國讀書是「浪費」時間。
  人生沒有幾個兩年可以浪費。
  至於攻讀碩士帶來的學問,在海軍幾乎全用不上,薪水也不會多一毛錢,佔的職缺不會更好。因此,除非厭倦海上生涯,想留在陸地混一個教職,很少人願意出國浪費兩年。



  不願意浪費兩年,又想取得國外經歷,多數軍官選擇「軍售訓練」的途徑。
  軍售訓練的士官班雖名為「士官」,卻因為絕大部分的士官無法通過英語鑑定考試,最後以這個名義出國的還是軍官。
  又由於士官班學的是基層技術,要從最基本的理論教起,所以訓期較長,少則半年,多逾一年;學的又是「基層技術」,有發展的軍官都不會報考。
  軍官的第一選擇,當然是名實相符的「軍官班」。
  軍官班的訓期只有十週左右,學的是高層次的作戰理論;訓期中可能會包含參訪或見學,等於在美國免費四處旅遊,優秀的軍官都列為第一志願。
  不幸的是,軍官班的班次少,每年的總訓員屈指可數,報考的全是各年班的佼佼者。而考選的兩大標準,一是英文聽力測驗,二是和高級長官的關係。
  英文聽力是我的弱項,剛畢業時在海軍我也沒有任何人脈可尋,因此很清楚,我不可能考上軍官班,又不願意委身士官班,當一個「土海軍」覺得丟人;想要出國,唯一的途徑就是攻讀碩士。
  往碩士這條路上走,是因為我在軍中不夠優秀、關係不夠,被逼出來的。
  當然,說優秀的軍官不願意攻讀碩士,並不代表就沒有人跟我們競爭。
  每年還是有幾十個人在爭幾個名額。
  這中間有一大部分是中正理工學院的「正科生」。
  所謂正科生,就是他在大學學的科系,和他想要選修的碩士科系相同。
  我們官校這些半路出家的學生,難以和正科生一較高下。就算僥倖考上獎學金,送到國外,也幾乎跟不上學校的課業進度。
  為了彌補官校學習的不足,海軍官校成立「科技先修班」;考上先修班便可暫時脫離軍隊生活,重回官校當整整一年的學生。
  科技先修班要考英文、國文、微積分、物理四科。我草草準備兩、三個月,英文、國文鬼混一通,微積分完全看不懂,只有物理考得得心應手。
  科技先修班每年要錄取固定名額(我那一年是十二名)。當大家都爛的時候,就選十二個「不太爛」的考生過關。
  就因為物理一科傑出的表現,我得到不太爛的成績,順利進入科技先修班,之後展開一年的讀書生涯。
  讀什麼書呢?
  完全看次年要考什麼科目。
  次年要考的科目又和海軍總部的「教育計畫」有關。
  我們查了教育計畫,次年有六個「電腦科學」名額,於是十二個人一窩蜂地選擇「電腦科學」。
  考碩士的共通科目是微積分,電腦科學的專業科目是「資料結構」與「計算機概論」。此外,因為要到美國民間大學,托福的最低標準是五百三十分。
  換言之,我要在這一年的時間學習三個科目──微積分、資料結構、計算機概論,以及托福考過五百三十分。
  再看這四科,除了英文有一點基礎,其餘三科可說是從零開始。
  為了考托福,我買了一套教材,每天抽空看一看。讀了幾個月,準備先「試考」一次累積一些經驗,再到台北參加補習班。萬萬沒料到,第一次試考居然考了五百五十三分!
  至於微積分,海軍官校有一位名師,中正理工學院畢業的中校教官,是全省補教界赫赫有名的「蕭一理」。我有幸承蒙蕭老師的教導,每週一、二在官校學習微積分,學了半年,功力大為精進。
  計算機概論和資料結構就沒那麼幸運,因為官校沒有適當的師資,只得在週三到週六前往台北參加補習班。
  我這一輩子唯一參加的一次補習,就在那一年。
  也在這一年,因北上租屋住在公館,鄰近台大,認識了在台大工作的老婆。
  能不能順利出國修碩士還不知,卻先認識了一個擁有碩士學位的女朋友。
  半年之後,科技先修班的課程和台北的補習雙雙結束,我們重回官校全力準備大考。大約半年的時間,除了偶爾到台北約會,就是關起門來天天讀書。
  那時生活清苦,似乎有那麼一點「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 」的感覺。
  可惜……,而且是非常非常的可惜,臨大考前十天不到,總部突然通知,今年的科系只有「系統工程」與「電子工程」各一名。
  天啦,六個「電腦科學」的員額全數取消!
  這消息對我們猶如青天霹靂,一時之間大家全失了方寸,紛紛查詢這兩個科系所要考的專業科目。
  系統工程是「機械設計」和「電子」。
  電子工程是「物理」和「電子」。
  電子在官校雖然學過,但是連皮毛都談不上。
  我第一時間的反應是放棄。
  想到一年的努力付諸東流水,我懷憂喪志地在床上躺了一天。忽然想到,只要「不太爛」就會考取的大原則,頓時精神一振!
  想想看,我托福已過,微積分有八、九成的把握,物理又是我的長項,唯一陌生的是電子,怕什麼呢?
  我火速決定轉考「電子工程」。
  才有這念頭,我們年班的「永遠」第一名,也是那年我在科技先修班的同學Y君,便私下跑來找我商量。
  他想考電子工程,希望我錯開競爭,選擇報考系統工程。
  Y先說明他必須考電子工程的理由。講什麼如今我全忘了,只記得當時連連點頭。
  接著Y分析,假如我們能分開各考一科,必然是各科的優勝者──這點我也同意。
  只是,轉考系統工程要應付兩科。「電子」還學了點皮毛,「機械設計」那是連聽都沒聽過。
  所幸,中正理工學院造船系有機械設計這門課。我到圖書館借了教材──一本比無字天書還難的艱澀教材,囫圇吞棗硬是看了幾天。
  至於電子,我請官校的教官為我來個「考前大猜題」。只上了兩個小時的課,就因負荷不了而請教官打住。
  就這樣,苦讀一年的兩科沒考,準備幾天的兩科匆匆上陣。
  這一生,我各方面的運氣都差,唯一的例外是考運。
  大考那天我翻開考卷一看,只覺得考題有點眼熟,管他真會假會,振筆直書,把整張答案卷寫得密密麻麻──相信老師改到這樣的考卷,就算答案全錯,基於同情也會給幾分。
  結果考幾分我不清楚,但是真如Y所料,我們都順利考上國防科技獎學金。
  那一年,全海軍只有我們兩人考上碩士獎學金。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