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德國軍人(下)》2015/2/6

  騎士鐵十字勛章的創始者是希特勒,配戴的位置在兩衣領之間,計分五個等級,分別是(請參考相片一):


相片一:二戰期間德國騎士鐵十字勛章的分類。

  一、騎士鐵十字勛章:最基礎的鐵十字勛章,二次大戰德國常備軍隊兩千萬人中計有7,323人獲頒(平均每2,731人只有1人獲獎──萬分之四的獲頒機率,多低的比例啊)。
  二、橡葉騎士鐵十字勛章:鐵十字上方加一片橡葉,獲頒人數為前述7,323人當中的882人(也就是,若不曾獲得最基礎的鐵十字勛章,就不可能獲得位階「高一等」的鐵十字勛章)。
  三、橡葉寶劍騎士鐵十字勛章:在橡葉和鐵十字之間加上兩把交叉的寶劍,獲頒人數為前述882人當中的144人。
  四、鑽石橡葉寶劍騎士鐵十字勛章:在橡葉的表面再鑲上鑽石,獲頒人數為前述144人當中的27人。
  五、金質鑽石橡葉寶劍騎士鐵十字勛章:橡葉與寶劍為K金,二次大戰德國獲此勛章的戰鬥英雄只有1個,他是德國俯衝轟炸機駕駛員漢斯·烏爾里希·魯德爾(Hans-Ulrich Rudel)。

  看到這,你能明白德國人對於突顯軍人的戰功是何等用心、何等有技巧?
  他們有什麼特殊之處?

  一、配戴的位置十分「顯眼」:人的全身上下,還有什麼位置比領口之間更顯眼(請參見相片二)?


相片二:騎士鐵十字勛章配戴位置。

  二、頒發的流程是「逐級」晉升:只要配戴「最高等級」的勛章就可以涵蓋一切,免得過度複雜而失去美感。例如相片三,那畫面莊嚴美觀嗎?


相片三:制服上掛滿勛章的將軍。

  三、不同等級勛章的「外觀差異」讓人一眼可辨:唯有一眼可辨,旁觀者才會清楚他立了什麼等級的戰功,他又是何等傑出的英雄。
  四、騎士鐵十字勛章都是由元首親自頒授。

  試想一下上述四個條件,如果你是德國軍人,會不竭盡全力贏得一枚騎士鐵十字勛章?
  一旦獲得頒授,會不「時時刻刻」掛在領口?
  而且,你會不持續努力以贏得「更高一等級」的勛章?
  德國人做事是如何用心、德國軍人又是如何能夠產生如此高的榮譽感,從騎士鐵十字勛章的設計與頒授方式,你應可明白大概。
  可惜,如此優秀的德國人,命運卻有點悲慘。
  德國著名歌劇家歌德曾經說過以下這句評語:一想到德國人民,我常常不免黯然神傷,他們做為個人來說,個個可貴;做為整體來說,卻又那麼可憐!
  看完德國軍人是如何處理勛獎章,現在不妨回頭看看我們自己。
  相對的事情,我們軍中又是如何處理呢?
  平常穿軍便服,每個人最多只能配戴一排(三枚)勛表(請參見相片四)。


相片四:國軍穿著軍便服時只能配戴一排(三枚)勛表。

  各位不妨也可以回頭看看上一週文章的相片五,裡面所有穿著軍便服的軍官,左胸口整齊劃一地掛了一排勛表。
  既然整齊劃一,不就是制服中的一個標準配備?
  這種「標準配備」能帶給誰、什麼樣的特殊榮譽?
  所幸穿著軍常服參加重大或特殊慶典的時候,還是可以配掛所有勛表 (相片五)。


相片五:穿著軍常服時配戴的勛表。

  不過,請注意看相片五,誰能分辨這位軍官是「很優秀」或「一般優秀」?
  我是職業軍人,在軍中整整待了二十七年,我必須說一句實話:對於相片五那麼複雜的勛表,我完全看不出個所以然。
  如果連我具備職業軍人背景者都看不出個所以然,一般百姓又有誰看得出來?
  除了複雜、難以辨識,更令人灰心的是勛獎章的頒發方式。
  我在軍中大約得過十枚勛獎章,知道每次是如何頒發給我的嗎?
  不曾經有一次,某個長官在公開場合頒授我一枚勛獎章。
  全都是透過公文傳遞系統,在某一天的某一刻放在我的桌上。
  我內心有什麼感覺?
  折開公文封,看了眼就收進抽屜,內心從不曾產生太多的悸動。
  或許我有點特殊,然而以下所言句句實言──這些勛獎章對我而言,只是在退伍的時候可以換幾千元獎金──為了這點錢拚死拚活,有必要嗎?
  也因而當我擔任張騫艦艦長,任期快要結束,我還沒申請艦令部的「一保檢查」(一級保養檢查的簡稱)。
  沒有一保成績就拿不到「艦長政績」那枚勛章。
  拿不到又怎麼樣?
  我完全不在乎,因為一枚勛章對我而言只是幾千元的獎金。
  若申請一保檢查,那將會是多麼煩瑣的一段過程──幾十個檢查官到我船上,個個都是「爺」的嘴臉,前後要檢查一整天,最後的結果還可能是「不通過」!
  因而當副艦長向我建議申請一保檢查時,我當場就拒絕了。後來他私下向我報告,一保成績不單對艦長重要,對輪機長也很重要──輪機長只比我低一班(中正七十年班),幹完這任就要佔上校缺,一枚勛章對他升級有很大的幫助。
  基於這原因,我才勉為其難同意申請一保檢查。
  當然,後來我也順利拿到那枚代表「艦長政績」的勛章。
  這枚勛章是在我即將退伍之前拿到的,同樣是在某一天的某一刻,以一個公文封的型式放在我的辦公桌上──這就是我幹了張騫艦艦長兩年,海軍給予我的肯定?
  以前我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妥,直到最近看了《德軍鑲鑽騎士》。
  榮譽不是看你如何「說」,而是看你如何「做」。
  當年我派任成功艦首任副艦長──身為中華民國海軍首艘二代艦的首任官兵,我也試圖提振全艦官兵的榮譽感。
  如何提振?
  方法有許多,其中之一就是從服裝著手。
  對於「軍常服」或「軍便服」的穿著方式,那是全軍的規定,我無權改變。
  因而我只能建議艦長,動用船上有限的經費,為全艦每一位官兵訂做兩套「連身工作服」。
  連身工作服的外觀如相片六。


相片六:海軍的連身工作服。

  這套衣服通常只有輪機部門的官兵在機艙工作時可以穿著。
  我們當年因為是「接艦官兵」,開頭十四個月為了監造與訓練,全艦都在中國造船廠(如今改名台灣造船廠)活動。
  也因此,這段日子全艦官兵都可以穿著連身工作服。
  成功艦官兵的連身工作服必須在兩肩繡上軍階、左胸繡上級務姓名,再加上「成功艦」三個字。另外,「士官委員會」的成員因不同職務在左袖口繡上不等數量的「金槓」(類似海官學生袖口的金槓,請參考相片七),「士官督導長」還得在左肩配掛飾帶(也有人稱「參謀帶」或「綬帶」)。


相片七:金槓(左)、飾帶(右)。

  如此一來,成功艦官兵的連身工作服「與眾不同」,走在路上,別人一眼可知他是「成功艦的某某人」──這會不會增加官兵的榮譽感?
  絕不誇張,二十年前國軍大力推動的「士官委員會」,始作俑者就是我們成功艦。
  外表的衣著會影響內心的榮譽──這是我的信念。
  即使後來退伍進入社會,某公司在創建之時,我也曾經建議董事長,公司應規定員工上班時必須穿著正式服裝(男生西裝、女生深色套裝)。
  可惜,和我擁有相同想法的人並不多。
  坦白說,以前我只是這麼想──是對或錯,我也沒有絕對的把握。只是隱隱覺得每當自己穿著端莊筆挺的衣服,精神似乎就好了點,自信心也強了些。
  直到我瞧見德國軍人的服裝規定,這才肯定自己的觀念是正確的。
  看看別人,想想自己;我們還能說:中華民國軍人沒有強烈的榮譽心,是因為歷史傳統?
  這世間沒有白吃的午餐,也沒有白下的功夫。光用「俊男美女」形象牌作為國軍募兵的宣傳手法,而現役軍人卻未能衷心以穿著軍裝為榮,這算哪門子的威武之師?
  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應該用點腦筋、想想辦法。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