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留學生活記趣(五)》2007/10/26

那個時候,大師傅經常把自己的小孩帶到餐館來。我也挺大方的花點小錢要他們到附近的商店買點零食。這個後門路子走得很好。過了不久,大師傅叫我千萬別再為小孩花錢。因為他知道我也賺不了幾個子兒,而且還要存錢唸書。我就常說,好人到處都有,只要我們稍微用點心,略微謙卑,我們就會知道如何去發掘好人。

沒多久,我和廚房的師傅們建立了深厚的友誼。他們也隨時隨地的照顧我。我們這些師傅們全是上海人。阿楊在台灣原是個船員。幾年以前跳船,為的是多賺點錢,改善家庭生活。大師傅是早年從上海逃到香港的難民,後來也是跑船在紐約落了地。辛苦了好幾年,有了積蓄就把老婆孩子從香港接來相聚了。自己也熬出來成了大師傅。二師傅是老國軍,逃到香港,落了戶。一樣也是跑船來美的。我們四個廚房工,在大師傅領導下(其實我是幕後策劃者)也成立了一個四人幫。專門對付我們那些收入頗豐的威特爾(其實是廚房工的嫉妒心作祟)。說實在話,大師傅一天到晚鼓勵我去做跑堂。說我的英文比那些跑堂的好的太多了。主要是作威特爾的工作輕鬆而且掙錢多。因此,在大師傅的極力推薦下,很快的我就利用每個禮拜休息的那一天開始練習收盤碗,端錘 (就是tray 啦)。緊接著,沒多久我就開始上場學威特爾了。

這時陳老闆,張經理二人,對我的苦幹十分欣賞。他們時常說,這個餐館開了好幾年了,盤碗從來沒有人洗過這麼乾淨,發亮。連原本發黑的水泥地都被我刷的潔白。他問我是何能耐。我就告訴他,我是學化學的。這算不了啥。那時,陳老闆在附近又開了一個新店,正好缺了一個威特爾。為了提高威特爾的檔次,他就把我給調到新店了。這一下子,我告別了剝洋蔥,剝蝦的日子。每天穿起白衣黑褲,加上小馬褂,打個領結。人五人六的我也算是一個正式的威特爾了。一個月下來可以掙到一千多元。同時每週休息的那天,有時我又被派回老店擔任經理職務。我的報酬是一天四十美元。我當時就深深體會到,只要你是個白領,無論到那兒,哪怕是個餐館經理,工作就是比藍領輕鬆,而且掙錢多也。

餐館的大小規矩可真是不少。這些師傅們都是跑船的。吃魚的時候絕對不能把魚反過來吃另外一邊。我剛去就犯了這一條。那些師傅們就好像船真的在大海中翻了一樣。著實教訓了我一頓。後來,學乖了,每逢吃魚,就建議先把魚刺拿掉,再開動。他們每個師傅都吃得很少,好像都沒啥胃口似的。也難怪,天天聞那個味道,所有的胃口也都倒光了。他們吃不了多少,大部分佳餚都是我一人享用的。

出國以前,嚴媽媽是我們的鄰居。每天早晨和老娘一起鍛煉。慢慢的變成了好朋友。嚴媽媽是個極度熱心的人。那時嚴伯伯在公家機關作了一個不小的官。大兒子大學畢業後,當完兵,跑船也到美國來了。偶爾有信,報告近況。根據嚴媽媽說他兒子在紐約又打工,又唸書。一再十分誇獎自己的兒子,吃苦,半工半讀。並且,再三拜託我有機會到紐約,一定要去看他的兒子。並且給了我聯繫地址和電話。我滿口答應。我也一直對此事耿耿於懷。打工沒有多久我就和他聯絡上了。也和他約定了時間去拜訪這位嚴大哥。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