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海歸紀事 卷八》2007/9/7

上海的天氣很特別。夏天的炎熱,冬天的奇寒,我想是海歸最不能忍受的。尤其夏天的悶熱,出門走路不到兩分鐘,全身立即出汗。剛到上海,有個早上,一出門就感到一股熱氣。我當時就意識到不能走路,坐地鐵上班了。可是又叫不到車子。走著走著就到了地鐵站。因為一進入地鐵站就有空調了。但是下車後,需要步行幾分鐘才到公司。沒想到,這幾分鐘的步行,立刻滿頭大汗。到了公司,全身濕透了,簡直就是個落湯雞。同事門看到都以詫異的眼光看著我。從那次開始,我只有打的上班了。好在辦公室及住處都有空調,進到室內就沒有問題了。到了冬天,又是另外一個景象。寒風刺骨,令人舉步難行。對於一般靠著公共交通工具上班族而言,真是苦不堪言了。地鐵、公交車,一般的交通工具雖然都有空調,然而在夏天逢乘客高峰期也是無濟於事的。人民廣場的地鐵站是地鐵一、二線的交換點。每天有上百萬人經過。由一號到二號換車,要走一大段。夏天還好。到了冬天,大家都穿厚衣禦寒。可是走換車這一段路,因為人多,市內溫度就升高。好幾次,走下來,就出汗了。一出地鐵站,冷風一吹,馬上感冒。所以,冬天感冒的人特多。

上海的商店,購物中心,到了夏天就變成了避暑的勝地。很多退休的老人,實在受不了天氣的炎熱,就往這些有空調的地方泡。上海的電費是比較貴的。冬天,我喜歡蓋厚被子睡覺,所以通常我就寢後,溫度調的不高。到了夏天,不但要開空調,還要有電扇吹著。真正熱風來的時候,是開整個晚上。而且,空調不是中央系統,而是每個房間一個箱形式的。就是這樣節約用電,我每個月的電費還接近千元。我想大部分小百姓是節約用電的。也只有自己忍受了。在上海報上經常看到有偷電的報導。有時還因竊電引起火災。我想都是昂貴的電費使小百姓鋌而走險。

上海的出租汽車,據說有六千輛。平常好像不難叫到車子。可是,最惱人的就是往往在你最需要出租車時,還就是叫不到車。那真是呼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那年夏天的一個下午,我在人民廣場出了上海博物館大門。在太陽底下,等了有十分鐘才叫到車。我以為我會熱死在馬路上的。上海的出租車有時是很難叫到的。尤其到了週五的晚上,能叫到車,真是三生有幸。我剛到的那年冬天,我的一位朋友來上海,約好見面。我因為地不熟悉,在浦東找不到車子,就坐地鐵到浦西步行街,結果等了四十分鐘還沒叫到車。剛好旁邊有個摩托車騎士問我是否要車,他可以送我。我還不知道,這在上海還是一種行業。講好價錢戴上帽子就上路了。沒多久我發現我是上了賊船。只見他在擁擠的車道上,之字形的穿來穿去。我立刻告訴他,我願意多加錢,拜託他騎慢點,安全第一。幸好平安到達。我再三謝謝他的體諒。他也高興的接受了我額外的車資。還說我是個大好人。上班後,我們同事都說我實在冒了大險,跟自己性命開玩笑。聽說當年上海發出第一批摩托車營業執照的師傅們,全都因車禍而喪生了。到我離開時,還有很多摩托車,不過這些都是載短程旅客用的。大部分都聚集在地鐵站的出口。

上海的公交車是十分方便的。從一個地方,最多只要換兩道車就可以到任何地方。起初我都是坐地鐵,配上打的。後來發現公交車站就在小區出口,實在方便,我也開始練習坐公交車了。然而就得忍受擁擠之苦。有位子坐還好,沒有位子的時候,就只有忍受緊急剎車之苦了。這也是個好機會,嘗試過過小市民一般的生活。有的車子只有司機,沒有售票員,乘客必須自備零錢投入票櫃。票櫃通常是靠在司機旁邊,有的乘客從後門上車就只有麻煩其他乘客代為傳遞過去。如果沒有零錢,只有站在司機旁邊,等乘客上車時交換。據說上海人在某些地方是很節省的。為了省一塊車錢,寧願早下一站車而走路的。有一個笑話,有位先生下班回家,決定不坐公交車省下車錢。他就跟著一個出租車跑回家,到了家告訴他的太太說他今天省了十塊錢的出租車費。

有一次我到中山公園去看迪斯奈的花車燈展。看到許多家長在門外等小孩。後來才知道,因票價昂貴,做父母的只讓小孩子去玩,而自己就在門外等候了。還有在許多速食店,都是小朋友在享用而做父母的在一旁觀看。可憐天下父母心。在公共場合,時常可以看到爺爺奶奶爸爸媽媽一起在哄一個淘氣的小孩,這種場面實在很壯觀。那個寶貝,似乎越哄卻來勁。一家只能有一個孩子,無怪乎嬌生慣養了。不過上海父母對小孩的教育是十分重視的。雖然自己很節省,但是對孩子絕對捨得花錢。我組裡的一位小朋友,有個寶貝兒子。才五歲就送去學英文。她告訴我,報了名,還要經過考試,選拔才進得去。光是書籍費就是四千五人民幣。我說那是哪一國的書。她說是個美國人回上海辦的。我一直要她帶來讓我開開眼界,始終就是沒看到。這些美國人還挺會耍噱頭,還會釣釣家長的胃口,還特別設立了Waiting List。我們這些有小孩的小朋友,經常湊在一起就談小孩的教育。她們說上海現在流行,在嬰兒時期就要開始接受學前教育,等到會走路了,就有點晚了。我只是聽聽,總不能反對,掃人興。

二十三

中國的錦繡河山的確給國家帶來了不少的觀光收入。對上班族的人來說,大家都是逢年過節最擁擠的時候出去旅遊。到處是人山人海苦不堪言。一般都是跟旅遊團出遊。坐著大巴或小巴,有人講解也算方便。最令人受不了的就是帶我們去買東西。杭州一日遊,有一半的時間是買東西。後來參加幾個團也都是如此,總要去看幾個店買買東西。慢慢的發現價錢並不便宜。很明顯的我們是做了冤大頭了。可是剛開始時,不覺得貴,而且銷售人員的能說善道,很容易就動心了。

那年四月,我們幾位同事約好開車到杭州遊西湖。星期五下班出發,晚上到杭州。進入杭州,就可以看到馬路上有招手攔車的。原來是帶路的年青人。對我們這些外來的人,花點小錢,很快的帶我們到達目的地,絕對值得。第二天我們一早起來繞西湖慢跑一圈。一圈是十公里,大概花了兩個小時。想想這是最令人回味無窮了。我們一面跑,一面看西湖,的卻是好好的欣賞了一番。跑完了西湖,我們就到附近的一家館子吃廣東點心。回到旅館換完了衣服,我們就租船遊西湖了。四人一組,有師傅划著,繞湖一周。之後,我們開往附近的茶莊。那時春茶剛剛上市,每人也都採購了。到了傍晚時間,我們用了晚餐就打道回府。這次旅遊,玩的非常盡興。

有幾次和老婆出外旅遊,為了圖方便,就是參加大巴旅遊。在上海萬體附近的旅遊中心上車。這個旅遊中心是由上海到附近景點旅遊發車的集合點。實在方便。隨車的地陪也都受過訓練。把每個景點講的非常清楚。可惜每到一個景點,似乎都是短暫停留照相無。然後附近總是有個大廟要看看,拜拜的。有的還要排隊抽個籤,看看你的時運。一旁還有道士和尚為你講解。末了還要你燒三炷香以示誠意。而且還可以討價還價。和尚看你不願燒三炷就立刻改口勸您只燒一炷。百元三炷,一炷三十。這都是新興的名堂。也給廟宇平添了不少的收入。在寺廟中,還看到小和尚坐在電腦前上網啦。早期這些景點區,很少有小販推銷紀念品的。可是現在到處都是。雖然顯得凌亂,我想,也算多少也為老百姓解決了不少的民生問題。

在每一個景點,其實有一大部分時間是停留在商店裡。剛去上海時,出外旅遊,還覺得參觀,採購蠻有意思的。慢慢的發現不太對勁。有一次到了北京一個中藥研究院。有位教授還自告奮勇的為我把脈。說了一大堆,還要我採購一些補藥。我一問價碼居然要一千多美元。從此我告訴老婆,以後不必說我們是海外回來的。就說俺是山東來的。有時俺道地的山東土話也出籠了。回美國後,知道我的一些台灣的老朋友,這幾年他們幾乎每年回去觀光,遊玩不同的景點。他們最得意的就是花錢採購。我想手上多少都有了些積蓄,兒女也都大了。出手很大方的。買的東西都是上萬美元。這也是一種聊以自慰的心態反映。提到買補藥,給我理髮的一位香港來的師傅,自己開了一個美髮店。每年回去度假。告訴我,他最近回去光買冬蟲夏草補藥就花了近萬美元。我還開玩笑的是不是金子提煉出來的。

我也碰到變相的郎中。有次和太太在杭州碰到一位中年男士,一看到我就說我的面有福相,必定大發。我沒有理會他。然而太太在旁慫恿我,這下子給這個人來了機會。還是要我抽籤,當我看出他的伎倆之後,我說夠了。順手給他二十元,沒想到他居然向我要張紅的(一百元)。我沒理他就走開了。太太還在怪我為什麼不讓他說完。我說,再讓他說,那就不是二十元可以打發了。在大陸待了一段日子,這些郎中的伎倆時常可以碰到的。有次經過人民廣場附近,有個賣強力吸鐵石的。一個水桶裝了水泵及一個水表。這個吸鐵石放在水表指針上面,水表就不動了。他還口口聲聲地說,水是國家的不偷白不偷。每個賣十元,兩個賣十五。每個月可省下好幾十元的水費(其實上海的水費,煤氣費相當的便宜的)。還真有不少人問顧呢。沒多久看到報上登了這段消息,還說在上海九十九%的水表都已經早就改裝完成,吸鐵石是沒有作用的。看來又有不少人上當了。最有意思的是有一次在一個橋上有一堆人圍觀,我剛好路過也湊個熱鬧。有一個婦女主持下象棋的殘局。有一位穿西裝的老先生和一位中年人要比賽。言明每人出四百元,誰贏了誰拿錢。這位老先生表現的很謙虛,用激將法把這個年輕人給激了起來。還口口聲聲說他是來向年青人請教,教學費的。老先生唯一的要求是他要先下。結果走了不到幾步,老先生贏了。說時遲那時快,一轉眼,只見他拿了錢就不見了。旁邊的人都議論紛紛說這個年輕人上當了。這盤棋誰先下,誰就會贏。旁邊的主持人還大吼說,她應該收二十元的費用。可是那個老先生早就不見了。這位年青人講一口台灣國語,很明顯的被鹵了。大家都還安慰他,就算是破財消災吧。

二十四

到上海的人,總要去逛逛有名的襄陽路水貨,假貨市場。外國人光顧的也不少。各式各樣的名牌充斥了整個市場。我也經常去逛逛。不過剛到上海時也的確被敲了不少而學會了討價還價。這些小販一眼可以看出你是本地人,外地人或海外回來的。有一次我看到一個外國人買手錶。出價一百元一支,那個老外大概覺得半價應該不會吃太大的虧。結果成交了。他走了以後我對那個小販說,這個錶頂多十元。他對我說不宰老外還宰誰。其實只要他賣給你,你就被宰了。所以,如果你不打算買,根本不必去問價錢。只要一開口,他們會講到你掏錢。如果講了價你還不買,他們就會開口罵人了。我就聽到有客人被罵為垃圾的。通常我都是從五分之一開始給價。如果不合,他們根本不會理你。如果他要求往上加一點,那就意味著你開的價是在他出售的範圍內。後來發現最好的辦法就是貨比三家。想要不花大錢,又買到自己要的東西,而且不挨罵,那只有自己去體會,去磨練技巧了。在市場的周圍有許多住家,陳列的像個商店。一般售貨員是流動性的。把你帶到他們的住處。他們用電話隨時聯絡取貨,很有組織的。有個好處,這些人混熟了,至少可以換貨。當然被宰還是逃不過的。這些人都在五十歲左右,都是下崗的工人。我看他們日子過的是相當不錯的。雖然襄陽路市場整個拆除了,然而我相信這一批人一定有辦法繼續生存下去的。也多少為國家爭取一點外匯。外國人也喜歡貪點小便宜,用很少的錢買買名牌。畢竟有錢能負擔起名貴的名牌的人還是少數。

我在上海某些服裝小店也看到名牌的衣服。質料及樣式都和真品差不多。據老闆說,他們是從工廠裡面批發出來的。那些衣服都是外銷品。價錢比外面要高出很多,但還是比真品便宜。據說是工廠的員工特地流出來作為外快。至於一般百貨公司的衣服就美不勝收了。我覺得所有的擺設,佈置都很時尚入流的。不論什麼時候,永遠都是人擠人。似乎看的人多,買的人少。然而碰到減價時,大家都是擠著搶購的。在熱鬧區的商店走廊,也經常有出售圍巾,絲巾這類的地攤。大體說來,東西不錯,價錢也算公道。最過癮的就是模特秀了。在淮海路上,有時會看到在店門口鋪起紅地毯。不久,就看到時裝模特從地毯這一頭走到另一頭。總有個二十五米距離。每個女孩高個,走起路來真是婀娜多姿,一扭一扭的,煞是好看。有的時裝店的展示櫥窗,還有真人模特。有一次,我駐足觀賞了好久。結果,大概是女模煩了,開始移動。我立馬搖手,示意不能亂動。看看她的表情,好像很想給我一巴掌。最後,她大概生氣了,一皺眉,我就很知趣的擺擺手,跟她說再見。回來,告訴老婆,老婆說我有夠無聊的了。不過,我覺得好玩。我經常一個人到淮海路。從黃陂南路下地鐵,走到襄陽路。一個來回。大家都說,在淮海路上可以見到所有上海不同年齡的時尚美女。這句話實在不假。這也是我樂此不疲的原因。

上海每天幾乎都有各種不同藝術表演。有國內、港台,更有國外的藝人。有交響樂、芭蕾、舞蹈、歌劇、話劇等等。靠人民廣場的上海藝術中心是上海的有名建築之一。那年歌聲魅影舞台劇在上海公演,連續上演一百多場,場場爆滿。打破了該劇團在全球上演的記錄。也有許多管弦小樂團,在週末利用五星級的旅館,舉辦小型演奏會。這些演奏者都是音樂學院的在校學生。一來可以娛樂喜愛音樂者,二來也給這些學生一些演出的機會。我認為上海是個文藝氣息很重的城市。只要有好的節目,上海的居民是不會輕易放過的。有一次我和一位同事臨時起意想去上海大舞廳看台灣費玉清的演唱會。試試是否可以買到黃牛票。我們想到,等到開演以後,票一定會降價求售的。原來三百元的少於二百八不賣。那時已經開場快一個小時了。我們出二百他就是不賣。他說他不能賣。原來他們這幫人也有行規的。寧願損失二百元也不能破壞他們的規矩。可見黃牛幫在上海也
是很有組織的一群。買了票之後,他們會帶你入場,以證明不是假票。很明顯的他們這群人與劇場的驗票人員也是一夥的。中國人的小聰明可是無處不發揮,也著實給小百姓找出一條生路。閘北區的馬戲城,好像一年四季都有國內外的雜耍表演。我們同事有小孩的,偶爾也會帶小孩去觀賞。一張最普通的票價都要四百多元。我也去了一次。看到許多家長陪著小孩。那次是俄羅斯來的雜技團。雖然票價昂貴,但還是爆滿。可見上海是有不少人捨得在娛樂上花錢。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