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種族歧視》2012/9/21

前幾天報紙上刊登了一則種族歧視的新聞。一個漢堡連鎖店,多少年來生意特別興隆。剛搬到灣區的頭幾年,孩子還上小學。每隔一陣子週末,帶著老婆孩子一起到離家四十分鐘車城的一個小鎮,也是此地大蒜的產地。那邊有一個很大的購物中心,有各家名牌店的外店。我說外店英文叫Outlet。第一次去就發現這家漢堡店,大排長龍。不但堂吃就是駕車購買線也是一樣。看到這種光景,孩子立刻興奮的要吃漢堡。停好了車,進入店裡。叫孩子們先找好位子,我就上櫃台排隊。往裡面一看,服務人員清一色的白人。再瞧瞧櫃台上的幾個服務人員,我心理就嘀咕,這是一個種族歧視的店。來美國這麼多年,和老美打交道,還沒有開口,光看他們那一張臉的表情,就知道他們心理在想啥。有一陣子我就不去那家店了,可是他們的漢堡還真不賴。漢堡裡面除了牛肉,有生菜、蕃茄,最棒的就是烤過的洋蔥。另外薯條也很好,都是新鮮的土豆,現剝,現壓,現炸。這幾年,住家附近也開了。一個雙層漢堡,加上薯條,一杯冷飲也就是五美元。在美國西部成了很有名氣的漢堡連鎖店。

這個種族歧視的案子,是一群非洲裔的美國人(以下簡稱黑人),控告漢堡店在僱用人員的時候,不但有種族歧視,而且還有年齡歧視。關於種族歧視,我倒不驚奇,因為那麼多年來,我就一直覺得他們看起來就是有點怪怪的,與我的想法,不謀而合。至於年齡,本來這種店僱用的都是孩子。大部分都是高中生。我想孩子們靈巧,動作又快。你可以看到那些美國孩子,在廚房裡工作的情形。簡直就是沒有停止。附近的這家店,在前台可以看到東方女孩的面孔。我想在這個以華人為主的小城,恐怕還真是少不了華人。可是廚房的工作人員,幾乎清一色的是美國白人。這起案子說來有點玄。你想,人家僱用人員的資料,當然是不會對外公佈的。可是控告種族歧視,總不能空穴來風。我的猜想是這個店一定叫人家抓到小辮子了。美國人最會表面工作,可是這個漢堡店,不知咋的,居然就叫人給瞄上了。

在美國這麼多年,任何時間我和老美打交道,尤其是第一次見面的時候,總是避免給他們種族歧視的機會,我都是先下手為強。最簡單的辦法就是遞上我的名片。尤其是看醫生的時候。不但是我的醫生,孩子的醫生也是一樣。先讓他們知道,我的來歷。這也算是防患於未然。我以前的醫生,不管是那一科,都對我都特別的注意。我的視網膜早年就有剝落的現象,不管到那裡,我的眼科醫生對我都是特別的關照。而且每次因為保險要換醫生,一定特別寫信給推薦的醫生。有一次我偷偷的描了推薦信一眼,一開口就說俺是化學博士,是個Fine Man。你看,老美是不是我說的那樣。那年我血管堵塞,到了急診室,首先就告訴他們我是做藥物研究的而且是化學博士。我不知道是否有用,但是我知道在醫院裡他們對我這個病人是極端的注意。不然我想那一年可能就走上黃泉之路了。為了保護自己,我一直覺得這是必須的。

女兒女婿對我的做法好像不太同意。所以經常吃虧。我要他們以後無論任何場合,就把名片遞上。這也是為啥到每個公司都提供名片的原因。總要讓對方知道你是幹啥的。別小看名片,在美國可不便宜。我上一個公司,二百五十張花了公司近六百美元。看看,我離開公司後,第一件事就是趕緊自己花錢把名片給印好了(當然不是六百),還給自己公司搞個名字,頭銜就是博士總裁。後來還加上了中文名字。回大陸講課的時候,大家都搶著索取我的名片。印的真棒,比我以前任何公司的名片都好看而且壯觀。女兒的寶馬車不知道出了多少毛病。每次送修聽了服務人員對她的做法,我是極端的憤怒。如果他們知道女兒是律師,我跟你打賭,保證態度轉變。我的兩個外孫上學,他們的圍兜兜,上面寫的就是「相信我,我的爸爸是律師」。你看,美國人多會做生意,連圍兜兜上面的字眼都打好家長的主意了。還有一個圍兜兜上面寫的是「這是律師們的產物」。當然,我不是說處處都存在種族歧視,可是在外國人的地方,總要懂得保護自己,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採取一些必然的措施還是必須的。

最過癮的就是在聖路易孟山都上班了。人家只要知道你是公司職員,都是另眼看待的。尤其是老中,除了開餐館的,老中上班的幾乎都有博士學位。貸款、租房子,只要填上公司的名字,馬上辦好。搬到南灣來以後,我說這個地方就是天堂。可是偶爾還是會看到那些中西部老美看外國人的眼光。多年前有一位公司的同事,是打雜的美國工友。當年在好區買了房子,攢夠了退休金。年紀大了就要退休。告訴我,他再也不喜歡這個地方了。因為外國人越來越多。最後把房子賣了,搬到猶他州去過他的退休生活。所以我們這個地方,老美越來越少,老中就越來越多,好不熱鬧。我去游泳的地方是小城的體育中心。很少很少看到黑人。灣區很多小城,一○一高速路這一邊要找到黑人還不容易。我想因為房價太高,無法負擔的關係。那次那位黑人下水後,沒有多久就離開了。有一次,我去游泳,每條泳道都有人,我就找到靠邊的一條,徵得那位老美同意後,我就下水開始我的游泳。按照規定,每條泳道是可以容納三人的。再也沒想到,這位看起來有點黑黑的老美,居然沒有多久就出水了。停留在池邊活動筋骨,一會兒彎腰,一會兒伏地挺身(俯臥撐),走來走去的東張西望。我可以看出他那難過的樣子。我想大概是有老頭而且是老中跟他在一個泳道上,感覺不太舒服。我還是照樣游泳,心理想,你還嫌棄老頭,老頭不嫌棄你,算是你的福氣了。有幾個老中願意跟老美一起蹚渾水的,不多。

在美國那麼多年,每到一個地方幾乎總有黑人同學同事。說起來,我還蠻願意和黑人聊天。他們直爽,幽默。要不就是傻傻的老實。我很會和他們哼哼哈哈,打成一片。那幾年常去新奧爾良的工廠出差。工人們都是南方的黑人。他們工作賣力,勤奮,一幹就是一輩子。當然年輕一代就比較懶散。做個一年半載的就要休息,拿著失業保險金。等到花完了,再回到崗位。現在我想可能沒有那麼好混了。有一次在一個小公司碰到一位非洲來的女同事,長得真是漂亮。大家都說,上帝造人是公平的。黑人皮膚雖然暗了一點,可是你知道他們的皮膚卻是非常的光滑。這位女同事是我們的會計,經常有業務上的接觸,慢慢的混熟了。有一次大家一起吃中飯。不知道怎麼就談起皮膚來。她居然要我們在坐的摸摸她的皮膚。告訴你,那可真是又細又滑。我沒有試過黑人男士的皮膚,我相信也是一樣的。

早年美國的電視,經常有拿黑人來取笑的鏡頭出現。現在可是再也看不見了。黑人都幹上了美國總統了。最近看了一則笑話,做為本文的結尾。美國人的幽默是無孔不鑽,而且還真的帶刺。美國前總統布希,俄國的普金,還有伊莉莎白女皇都死了而且都到了地獄。有一天妖魔大王特別優待,讓他們打電話,問候他們在世的家人。女皇只說了一分鐘,繳了一百萬。普金說了五分鐘,繳了五百萬。布希話多,又不著邊際,整整說了三個小時,還欲罷不能。結果只繳了五塊錢。大家都很生氣的說,太不公平了。結果妖魔大王說,有啥不公平的!自從奧巴馬當了總統之後,那個地方早就變成了地獄,所以他打的電話費不算長途,當然便宜!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