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王立山殺人事件》2010/5/7

這一陣子網絡、報紙不停的報導有關王立山的殺人事件。王立山是北京醫科大學醫學九一年本科畢業生。九五年來美國,在印第安納大學遺傳系就讀博士學位。沒有念完就離開了。後來到了紐約布魯克林區不是很好的一家醫院做住院的實習醫生。主要服務對象是沒有收入的移民和窮人。主治醫師大部分是從印度、巴基斯坦、中東還有國內來的移民為主。這些在國外取得醫生學位的人,接受兩年的住院醫生訓練,考上執照,就可以在美國行醫了。王立山在國內一向是成績皎皎,自然自恃甚重。來美國前,他在北京的房子被拆遷,也沒有得到適當的補償。自然海歸的路子給斷了。這些都是網絡上的報導。是否完全屬實,還待證實。不過這個不是重點,重點是王立山本人做人處事的態度的問題。

在美國醫學院的教育除了本科技術,最重要的就是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技巧。這一點可以從醫學院入學的要求看出來。所以很多文科大學畢業生一樣可以申請醫學院。我的侄子侄女在大學一個主修英文,另外一個主修美國歷史。目前侄女是外科手術醫生,侄子是麻醉科的教授兼醫生。美國醫學院的教育很嚴格,尤其在實習醫生的階段。大學醫學院四年,基本上的訓練已經具備做一個醫生的基本條件。從外國招聘來的住院醫生,沒有經過美國式的醫學院訓練,就直接做實習醫生,別的不說,就是在倫理、醫德上的看法,可能就差上一截。光是技術上勝人一籌,缺乏其他各方面的素質,自然會格格不入。我們老中,最吃虧的就是語文方面的能力。溝通不好,往往就會認為人家種族歧視。這種種族歧視的心態一旦存在,自然在與人交往的時候,處處以高姿態出現。提高聲調,保護自己,有理講倒人等等我們老祖先傳下來的民族國粹,自然表現無遺。在別人看來就是激動,衝動,精神不正常了。在美國人的眼裡,你越有理,你就越應該冷靜,把道理講清楚。鬼吼鬼叫的為自己爭取應該得到的,往往得到的就是別人的歧視。這種歧視,不一定因為你是中國人,就是美國人,他們也一樣會如此地看待你。

這些說起來容易,但是做起來就不容易。我自己當年剛從學校畢業就業,就曾經不止一次的情緒失控,對著老闆大吼大叫。老闆也曾經警告我。他說要不是我對公司做了極大的貢獻,早就把我炒魷魚了。我當時還理直氣壯的,認為自己有理講倒人。後來換了公司,毛病依然不改。對那些有意整我的老闆,絕不口軟、心軟。有一次我的大老闆告訴我,我們每個人身體上都有許多熱紐扣。很多小鬼就喜歡去按那些熱紐扣,讓你發火。當他看到你大吼大叫的時候,他的目的達到了,反而得意的以笑容來對付你。這樣,你的衝動易怒的個性就給傳揚出去了。到了那個時候,你還不知道剎車,繼續對你周圍的人大吼大叫,就是你再有本事,恐怕很難在那個環境生存下去。這不只是針對我們老中而言,就是老美他們之間也是如此。我的一位美國老闆,早年剛完婚的時候,就被派到工廠監督新廠的生產。每週日出城,週五晚回來。結果,有一次在酒吧,多喝了兩杯,要求老闆提早結束出差被拒,就對著老闆大吼大叫那麼一次。後來一直到他退休時候,那個個性易怒激動的結論還無法除去。最後幹了二十五年以一個小組長退休。他自己認為,不是自己當年年輕激動,就憑著自己多年對公司的貢獻,早就幹上高層的工作了。所以無論如何,我們在任何情況之下都要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緒。千萬不要衝動,大吼大叫的傷了自己的前程。

很多國內出來的留學生,不客氣的說,英文不是那麼順暢。我自己就碰到過好多。當然英文好的也不少。英文好的,不用說了。我說英文差的,不是一般的差,是連講話都講不清楚。學位越高,人家對你的期望就越大。你做了實習醫生,自然對你各方面的要求就高。我們時常在網上看到報導說我們老中受印度人的欺負。最常說的就是老印搶我們老中的功勞。我時常想,在一個公司裡頭,講的是團隊作業。功勞是自己的沒錯,但是老闆拿去那也是理所當然。我們可以要求的就是老闆要給予員工應當得到的報酬與認可。我們得不到,是可以循管道平和爭取。我自己以前在一個公司,一共有三位老印。我的老闆也是印度人。我就從來不覺得他們處處想佔便宜。大家相處的非常融洽。一直到現在這麼多年了,我們還保持聯繫。不要忘了老祖宗不是說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醫院方面都說王立山精神有問題,然後利用這個理由把他給革職了。王立山也找了律師打官司,結果無疾而終。我們就說華人的地位不如黑人。前一陣子,休士頓領事館的一位外交人員,被警察一直追到領事館內,還被手銬拷了起來。我們也說這是種族歧視。大家也許還記得去年在哈佛大學的一位教授,不也是拒絕警察的調查,手不也是被拷起來了。如果那也是種族歧視的話,我想美國黑人組織是不會放過那個美國白人警察的。我相信種族歧視是存在的,但是任何事情發生了,就說是種族歧視也有商榷的餘地。

這兩天和女兒及女婿談到王立山的案子。女兒、女婿都說王立山在法庭上如果以精神病殺人要求無罪開釋,可能有極大的問題。因為他從老遠的地方開車到紐約,然後見了那位印度人,講了話後才開槍。這是有預謀的殺人事件。一個精神病犯是沒有能力在這麼長的時間作案殺人的。我覺得王立山沒有精神病,只是自己覺得被逼的走投無路了。目前看到許多華人紛紛的救助王立山的家人,也看出來,我們在美國的華人漸漸覺得我們有必要團結起來。過去老中的殺人事件,都是同樣的理由。我們除了亡羊補牢,最重要的還是要控制我們自己的情緒。遇到了困難,就要想辦法解決,不要走上不歸路。目前大環境不好,失業的老中不少。這也不只是老中,連老美、老歐、老印也一樣的被迫下崗。藉著王立山的事件,希望我們大家隨時提醒自己,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則天下太平也。共勉之。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