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送禮》2013/11/22

禮多人不怪,大家都這麼說。所以送禮自然不算壞事。從我記事開始,每逢過年過節,老娘就開始算計著如何送禮。不過我不記得老娘動用過現金買禮物。那個年頭,主食沒啥問題,要感謝蔣總統對軍公教人員的照顧。大人有大口,小孩有小口,夾在中間的還有中口,配給足夠的大米。所以吃飽是絕對沒有問題。至於肉菜副食類就要靠薪水,也就是現金了。那幾年,俺家是不可能拿現金去買東西送禮。還好逢年過節,總有親戚送禮。老娘可是很少留下來,都是立馬轉送出去。所以當年,有一個漫畫。一個小孩對媽媽說,那條火腿不是前幾天我們才送出去的,怎麼又回來了。可見得,拿著別人送的禮物而禮尚往來是常見的。

認識老婆後第一個大年初一,我提了老娘選出來的一條特大的金華火腿,前往大溪老婆家拜年。那年家裡有好幾條,而且每條看起來都非常醒目。火腿不便宜而且挺重的。我穿著西裝,打著領帶,風塵僕僕的提著火腿,一路倒車,到老婆家的時候,一身大汗的狼狽不堪。多少年後,老婆說我真的很驢。她們一家人對火腿根本沒啥興趣。後來也是轉手送人了。也難怪,那年俺家不就是收到好多條火腿。在台灣求學時代,不記得給老師教授送過禮。大一那一年,我們有一位微積分教授,外號武火腿。在學期結束前,會把自己的住址寫在黑板上。同時宣布成績公佈三天後,才會交給學校。意思就是說,成績可以更改。因為這位教授也在別的學校兼課,所以大家早已知道他的外號來由。還好,我的微積分及格,用不著靠火腿過關。大學畢業,進入部隊服役。逢年過節,老娘早就把要孝敬長官的禮物準備好了。為了送禮,那個禮拜的休息日,只有專程跑到老闆的府上。看看,老闆對我就特別照顧。那時候,我要申請美國研究所,跑教授家,跑學校,老闆都是一口答應給假。每年二二八這天是警戒日,根本不准休假。頭一天晚飯後,我大搖大擺的回家。第二天照例收假返營,一進入大門,看到兩旁道路都是坦克車,這下子可把我嚇呆了。三步並兩步的跑回單位。我的同僚說,不是老闆為我圓謊,我可是要遭殃了。回去告訴老娘,老娘說送禮就有這點好處。就是不看人面也要看禮面。況且俺們送的禮都是大禮。

來美國後,第一個聖誕節,照理應該給指導教授送禮。可是第一個學期,我的成績很差。怕送禮反而給教授負面的印象。只有打馬虎眼裝傻。第二學期,我又修了一門他的課。經過教授的提醒,帶著錄音機上課。教授一小時的講課,我要花上六個小時,把他的講課內容,全部聽寫出來。這樣的苦聽,再三的來回聽,到完全弄懂為止。學期末了,我居然拿了個全班第一。打鐵趁熱,當天晚上我就跑到購物中心,買了一對鍍銀的蠟燭臺。當時對我,可是一筆不小的開銷(相當於接近三十小時的打工)。第二天走進老闆的辦公室,把禮物交給他。用著自以為流利的英文,由衷的感謝他的教導。當時他笑的很燦爛,可是不忘記更改我的用字。他說應該用heartfelt thanks而不是heartfull thanks。原來那是我自己發明的(字典上根本沒有這個字!)。接下來,他特別要求系裡撥出經費,為我安排一位英語系的學生,大鬍子菲利普,教我一個人英文。這還不算,又為我在實驗室安排工作,賺取我的生活費用。看看,這一對蠟燭臺,產生的經濟效益有多大。也讓我感覺到,美國人也是知道禮尚往來的。

換學校念博士,選定了指導教授。老娘,老爸後來跟著來美定居。老娘時常提醒我,不要忘了給教授送禮。老爸還特地給我帶來一套大理石製造的酒壺酒杯。做工很細,看起來非常高雅。當時看了,我還問老爸多少錢。老爸說,我要多少就給我買多少。老爸一向很會買東西。可是我並沒有送給教授。因為我知道,這位猶太人老闆,重視的是學問。不太重視與學生往來。我一直認為,只要我把書念好了,不送禮都無所謂。這一套大理石的禮物,就安放在俺的床底下。一直到我博士口試通過後,我跟老闆約定午飯後,在他的辦公室見面。回到家吃完飯,帶著頭一天就包好的禮物,再度回到老闆的辦公室。老闆一看到我手裏拿著禮物,他那驚訝,興奮的表情(我可能是第一位送禮的徒弟),到現在還牢牢印在我的腦子裡。當我告訴他,這是一套大理石的酒器,他迫不及待的打開,然後口裡一直說我過份了(beyond your duty)。自然,我這次用的是純正的英文heartfelt thanks(也同時出現在我的論文裡)。說完了,要我把酒器放回原來的盒子,同時要我放在書架的高處。當時我很奇怪,為啥要放在高處。放完之後,想想,他是個小矮子,大概怕酒器掉在地上砸爛吧。後來告訴老爸,那套酒器終於送給了老闆。同時問老爸,到底多少錢買的。老爸說就是一百多台幣,也就是三元美金。可是老闆喜歡啊。所以送禮,不在乎貴賤,在乎時機,還有就是禮物本身是否具有吸引力。俺的老爸就有這個本事,花點小錢就可以買到看起來挺上眼的禮物。

上班後,第一個工作幹了十年,我就從來沒有想到給老闆送禮。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感覺那些白人,一個個那幅德行,送禮物給他們?沒門。而且我自己的工作優異,沒有必要去拍那個馬屁。那時候我的想法是,在一個保守的工作環境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把自己分內的工作做好是最重要的。再說,剛剛上班,不知道那些人的底細,搞不好弄巧成拙。搬到南灣上班後,發現美國的老闆好多了。第一個工作,我的大老闆,在我跟小老闆鬥爭的時候,並沒有特別支持我。一直到最後關頭轉向。結果小老闆被迫離職,同時我自己也找到工作辭職。臨走,為了答謝他當年的網羅,我終於送禮了。每次想到當年送的禮物,自己都會覺得好笑。那年回老家,在青島買到一對石雕獅子。看起來栩栩如生,就是有點重量。我也沒有啥包裝,就放在超市購物紙袋內。那天下班,看到老闆兩手捧著紙袋,小心翼翼的走向自己的車子。到現在那幅模樣,我還覺得好笑。我想,在他心裡一定覺得這下子可撈到了。殊不知……不說了,說出來,你一定會覺得我這個人不老實。老婆每次看到我帶回來的那一對獅子,說我真的有夠無聊了。幾次都被我從垃圾箱中拿回來。因為我知道總有一天,一定可以找到合適的美國人送出去。

在美國呆久了,自然對美國人也慢慢的瞭解。想想自己以前的不送禮,多少應該有些彈性的改變。我最喜歡的印度老闆,在送禮這一點上就比我高段。那年他回老家度假,回來準備了許多同樣的紀念品。下班的時候,他把車廂打開。遞給了我一份。當時我真是感激萬分。居然還有老闆給俺送禮,還真是頭一次。回來後,就一直記掛在心,應該如何禮尚往來。我一直收集美國的銀幣。那年聖誕節,我就挑了一個相當有分量的大銀幣。當他看到時,十分驚喜,愛不釋手的來回觀看。可能覺得自己終於釣到一條大魚了。後來我到上海工作,還時常與他有工作上的往來。每次回來見面,我都會從上海帶一些紀念品。不管我帶啥,在他的心裡,那都是很有價值的。因為,俺的那個大銀幣真的打動了他。從上海回來,找到新工作後,報到上班的第一天,我的新印度老闆告訴我,之所以雇我,就是因為老印度老闆的大力推薦。

看看送禮的重要性了吧。不要以為人走了,就不聯絡了。就是聯絡,送點看起來像樣的土產禮物,還是必須的。記住,花點小錢,在節骨眼上,可成大事。就是不成,也沒啥損失。

那年在一個小公司呆了一年多,剛好上海有個機會,我就決定辭職離開了。臨走,我也是很細心的挑選了一個小銀幣,送給我的老闆。同時說了一些人話。在上海的那兩個聖誕節,我把以前美國的老闆,同事的名單地址交給秘書。給他們發了由公司付印的聖誕卡。這位老闆也特地回了一張帶有同事的簽名。工作結束後,回到美國。開始找工作的初期,忙著面試,就一直沒有想到和他聯絡。有一天,福至心靈的打電話給他。再也沒想到,他居然要我立刻回公司擔任顧問。第二個禮拜一,我又回到原來的公司,坐在我原來的位子。顧問的待遇比正式員工的薪水高出甚多。我做了兩個多月,終於找到了工作而辭職。因為我自己覺得,老闆之所以讓我回去,並不是因為那麼的需要我回去,而是俺的那個小小銀幣,深深打動了老闆的心。賺錢就不說了。手邊有工作,找工作自然容易多了。看看,送禮有多麼的重要。

我想最難對付的可能就是在大陸的中國老闆了。送與不送,對一些不上道的老闆,其實結局是一樣的。送小了,看不起眼,覺得你在應付。送大了,再大,心裡面總是不夠大。所以,你看看國內那些貪官,都是以億為單位。為啥,就是因為送禮,一定要大到接近他心中的無限大。另外就是你還不敢不送。因為,別人都送。為了圖求心安,只有入境隨俗的隨波逐流。想想一年有三節,偏偏還是海歸,自然得加上聖誕節。光是送啥就夠煩的了。現在想想,最精彩的就是,當老闆接受禮物那一剎那的表情。點頭,微笑,說聲客氣了。同時不忘加上兩句,好好幹,前途無“量”。說的讓你覺得,這下子可以放心了。可惜好景不長,剛剛安穩的過了幾天放心的日子,突然關鍵時刻到來。奉命進入辦公室,他的眼睛看的是桌上擺著當時你送的禮物。心裡想的自然也是以前對你所說的前途無“亮”。表情是那麼的正義秉然。這時候,你會想到,禮尚往來對那些不上道的人,簡直就是高山滾石,撲通,撲通的。

說了一大堆送禮的經歷和感想。我的感覺就是對美國人送禮,一定要是給自己錦上添花。換句話說,就是自己要幹的好,老闆打心裡覺得你是個可造之才。送禮,純粹是表示由衷的感謝有一起工作的機會。否則,就算你傾家蕩產的送禮,恐怕也挽回不了局面。再說,有可能,人家一口拒絕你的禮物,那個場面可不好受。所以送禮之前,總要三思。不要小氣,當然也不要過於大氣。我想你看了我送禮的故事,應該可以從中學到一點經驗。好在,我算是退休了,再也不必為這些瑣事煩惱。對於年輕的朋友們,來日方長,可得好好把握送禮的機會。過了這山,可能就再也沒有回頭的機會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