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小吃》2012/6/15

最近看了中央電視臺播放的紀錄片「舌頭上的中國」,不得不為我們中國人的吃感到驕傲。也許有的人會說,有啥驕傲的,不就是吃嘛。那年我住在上海,週末經常一人搭地鐵到南京路的步行街,然後步行經過西藏中路,一直到襄陽路的成衣市場。這一路走走看看,最後在陝西南路再搭地鐵回浦東的世紀公園。這一程剛好六個小時。走路保守估計也快五個小時。週末的上海,總是那麼多人。有本地的,也有外地來的訪客,男男女女。越到假日,越是擁擠。記得○四年大年初一,我帶著第一次到上海的老婆,就是在步行街度過的。天氣又冷又溼。寒風刺骨,可是街上還是人擠人,我還沒有去過,一個比上海更擁擠的城市。

在步行的當頭,最過癮的就是可以停下來,買點小吃來補充一下體力。說穿了就是解饞。步行街上有許多出售江南產品的商店,附帶著出售小吃。這些小吃,不貴,又可口。有的隊伍排的還蠻長的。可是為了滿足口慾,要吃,只有耐心的等待。有一家是賣鮮肉月餅的。每次去都是大排長龍。每次經過,我都會駐足旁觀。上海人很喜歡這種月餅。一買就是一盒。那兩年在上海,我就從來沒有試過。一來是自己特別注意這種在窗口賣的食品。二來實在懶得排隊。一直到前年世博。我帶著天津的朋友,充作上海的嚮導,居然排起隊來等著這鮮肉月餅。那天下著小雨,等了一陣子,買了兩個。就是嚐嚐而已。結果大失所望。朋友也是同樣的感覺。可是上海就喜歡吃啊。再往西走,一個路口的窗戶,就是賣糯米糕。我一向喜歡吃豆沙。自然赤豆糕總是要買來嚐一嚐。還有花生粉的,還有椰子糕。每次去也都是要排隊。而且雖然不算是插隊,但是你的手總要往前伸著付賬,不然根本就沒法拿到你要買的。有一次我到了一家南貨店,看到好多人排隊,打聽之下,才知道那天黑芝麻、核桃在大減價。我也湊熱鬧的排了隊。我就問前面的一位男士,為啥怎麼多人排隊。他說上海人,認為黑芝麻、核桃是最佳的補品。我說要怎麼吃啊。他說黑芝麻,就用調羹挖著吃。核桃就生吃。這兩樣,我也買了,後來也說是養顏的補品。上海人是很注重自己的形象,養顏自然是很重要的了。

在上海的王家沙是老字號的商店。大家都說蟹粉湯圓好吃。那是○五年的冬天,一個星期六,突然心血來潮,就專門到王家沙看看。他們有兩個店,一個在靜安寺附近,另外一個在南京西路。兩個店我都去過了。靜安寺那個店,沒有那麼擁擠。買了兩盒蟹粉湯圓。回到公寓後,立刻下鍋。我還真是第一次吃鹹湯圓。味道真棒。老哥經常到上海出差,那一年我在上海的時候,就特地把他叫來,嚐嚐這個湯圓。到現在還是常常想著這美味。大家一定都知道城隍廟的各式小吃。南翔的小籠包,每次去,總要排隊買幾個嚐嚐。大家都說上海的生煎好吃。每次到吳江路附近,總要拐個彎去吃上兩個。第一次,也是和老婆一起去的。吃了,不覺得怎麼樣,跟我住的小區小餐館的生煎沒有多大的差別。我想在上海,很多東西都是一樣,不是東西真的有那麼的好吃,而是名氣大一點,吃了,表示某一種特殊的含義。我到天津狗不理餐廳,吃過幾次狗不理的包子,而且還是師傅當面給包出來,蒸出來的。好吃是好吃,但是再想想也沒啥。包子就是包子,他們的差異是可以下嚥,另外一種就是真難吃,難以下嚥。

八六年第一次回大陸,到頤和園御膳坊吃午餐,說好了就是吃慈禧的小點心。除了肉餡燒餅之外,其他的真沒吃頭。到西安也是一樣,餃子宴吆呼的聲音蠻響亮的,吃下來,真是沒味。還真不如當年在台北街頭賣的餃子呢。還有老孫家的羊肉泡饃,好吃吧?一也點不。又葷又膩,來上那麼一碗,就算是吃下了,別的東西就沒有胃口了。我想對平時缺油水的人,可能是好吃。不過,我們到北京的全聚德吃烤鴨,還真的不錯。似乎還沒有吃過類似的烤鴨。還有蘭州的牛肉麵,應該是拉麵,不知道為啥吃起來,一點咬勁兒都沒有。老婆說好吃,我說大概是便宜的關係,所以覺得好吃。那年我們星期日到臺北的南陽街補習托福。中午跑到博愛路臺北郵政總局附近那個巷子裡,去吃清真牛肉麵。麵條像筷子一般粗,很有咬勁兒,而且那清清的牛肉湯,偶而漂上一點黃油,那才是真正的牛肉麵。現在的一般辣與不辣的牛肉麵,還沒有俺做的好吃。做牛肉麵的要訣是一定要放一點甜麵醬。不信,試試。當年中華商場還在的時候,我們只要到西門町,一定去金園吃排骨飯,還有就是春卷。再有就是回校前,會到附近賣鴨肉扁的小攤,帶上鵝肉回宿舍過癮。這些小吃,絕對不比大陸的小吃差。就是學校外面,一位本省太太的小麵攤,賣的是台灣黃色那種油麵,放在一個竹子做的小勺內,加上豆芽、韭菜,還有其他不記得的佐料,開水一燙,放在碗裡,清清淡淡,可是好吃。吃完了,意猶未足,情不自禁的會再來一碗。這就是我喜歡的小吃。這麼多年了,喜歡的小吃,可能再也吃不到了。反而那些不怎麼樣的小吃,到處可以吃到。燒餅油條,當年是多麼的普遍,好吃的早餐。現在無論在那裡,油條像跟鐵棒子,咬都要不動,燒餅更別提了。此地還有冷凍的燒餅油條,更是難以下嚥。當年把油條夾在燒餅內,一捏,油條都會碎掉。現在,油條又粗又長,你要是沒有健康的牙齒,小心大牙都會卡在燒餅裡面。

說起餃子,那時候在廈門街靠螢橋國小附近的合作社門口。下班後,空出了門前的走廊,幾位山東老鄉就開始賣水餃,還有小菜。到現在為止,走遍各地,再也沒有一家的水餃比得上。那時候每天晚上生意興隆。有兩三位師傅負責扞皮包餃子,一位負責煮水餃 ,另外一位管招待。這位招待把每一桌叫幾個水餃,記得清清楚楚。煮好了,再每桌的送上。餃子不大,咬起來的灌湯水餃,真是可口。還有配上滷菜、海帶、豆干、牛肚等等,這麼多年了,還是經常在夢裡,又回到了廈門街的小攤,吃的永遠是那一種水餃,還有同樣的滷菜。就是那麼的好吃。八四年回去的時候,就再也找不到那個小攤了。要說小吃,我還是蠻喜歡廣東人的飲茶。此地的餐館,有幾家做的不錯,可惜價錢有點死貴。而且非常的油膩。因此必須飲茶。可是偏偏餐館的茶葉,簡直差的不像話。上海的茶館,茶葉不錯,可惜小吃上不了譜。如果廣東餐館的飲茶,能夠提供高檔茶葉就更好了。

我們中國人的早餐,我一直是認為最令人垂涎了。你看,稀飯配點小菜,花生。吃起來多麼的爽口。稀飯一定要現時熬出來的。不是拿剩飯加水,燒開,那種是泡飯。可是又有誰有那個功夫,耐心來做呢。那天我心血來潮,按著食譜熬一鍋粥。足足花了我兩個小時。好吃,當然好吃。第二天,從冰箱拿出來,居然出水了。再一加熱,根本就變成了稀飯湯了。每次回大陸,吃的最過癮的就是早餐。各式各樣的小菜、小米粥、綠豆稀飯、豆漿等等。一個早飯吃完了,一天都不覺得餓。偏偏回去,每天就得吃三餐。到了中午時間,肚子根本不餓。可是又吃上一肚子。到了晚上,又是滿滿的酒席。連續吃上三天,所想的就是回美國吃的簡單食物了。說來說去,我最喜歡小吃,可是小吃的重點是多樣少量。多樣,說起來容易,真正做起來,又點不切實際,所以只有到外面餐館去享用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