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剩餘價值》2015/11/13

五年以前離開全職工作以後,由於每天看顧外孫的繁忙,沒有時間覺得無聊寂寞,也沒有太多的去時間思考切身的問題。說出來,也許令人難以相信。很久以前的一位華人同事,因為公司合併而下崗。下崗的時候,也就是五十出頭。看著手上的一大堆股票,對於視金錢如糞土的人來說,起不了大的作用。每天起床後,不再是二十幾年來一貫的例行整裝,上班,下班。唯一放在心上的自然就是拼命的找工作。下崗前是公司的高級主管,自然找的工作也是高級主管。對老中來說,可能不會那麼的順利。再說不管任何人,從基層幹起,到高級主管,一直在同一個公司,找類似的工作就更有難度。手上有了銀子,沒有後顧之憂,就更不可能屈就。過去那麼多年,在同一個環境裏,日出而作,日落而歸。一下子,沒有固定的地方可以施展自己的抱負,心裏產生的鬱悶可以想像。結果,不到半年就那麼的走了耶。老頭聽了這個消息,一直為這位同事叫屈跺腳。怎麼那麼放不開。照理說,看著金山銀山,時間應該是不難打發的。可惜,這位同事一直不好交際,如果早早知道老頭百般武藝,恐怕不致於想不開。不過,人各有志,不可強求也。

半年以前,老頭離開了女兒全職管家的工作。離開的主要的原因,是看著三個孩子都大了。老三都過了三歲了。年青人有年青人的生活方式,再說大家都頗為重視個人的隱私。有時候,看到他們一家五口,其樂也融融在一起,覺得自己在旁實在有點多餘。所以決定打道回府。同時再三囑咐,只要須要老爸幫忙,一個電話,立馬上府服務。回到家後開始過著安靜的生活。想想自己都快到七十古來稀的年齡了,是應該開始享受晚年的生活。剛開始,對三個孩子自然十分的想念。好在,女兒離家不遠,也就是二十分鐘的車程,要見面不是難事。一天二十四小時,一下子就過去了。慢慢的習慣了日常的作息,就開始經常想一些瑣事。譬如,老頭的剩餘價值。想到我的那位同事,大概也曾經想過剩餘價值的問題。我說剩餘價值,就是過去那麼多年累積下來的知識,還有工作經驗。如果找不到機會使用,價值就是零。每次想到零這個字,心裏就不舒服。這幾年,經常收到獵頭寄來應徵工作的廣告。試了幾個,全時工作似乎是石沉大海。畢竟人家一看老頭的經歷,就是阿呆也猜得出老頭今年高壽。這一點,令老頭十分不服氣。老頭每天急速步行六公里,每週三次游泳,每次80分鐘。生理,心理狀態,簡直好的不像話。最近,心血來潮,還特地找了老朋友,為我攝了一張人頭像。決定做為老頭的官方玉照(也可能是老頭未來的遺照)。幾個禮拜以前,把以前在不同地方使用的老照片就換下了。朋友們看到照片,紛紛搶吃這塊老豆腐。令老頭十分振奮。

說起來,老頭運氣還是不錯的。這幾年還時常接一些散工。最大的安慰,當然是自己過去累積的專長和經驗,並沒有荒廢。還有就是賺點外快那份喜滋滋的感覺。這些散工都是以往同事,朋友推薦的。自己硬要去找,不是那麼容易。在美國工作了快四十年,在自己的領域裏面,自然累積了不少的經驗。這些經驗,年青的孩子們,甚至同齡的同行,都未必能趕上老頭。別的不說了,老頭過去二十八年就換了八個工作。這些不平凡的經歷,造就了今天老頭自以為傲的剩餘價值。如何利用老頭剩下的歲月,妥為善用這些剩餘價值,就是老頭經常思考的問題。

最近在看台大開放式課程,由傅佩榮教授主講的先秦儒家哲學,聽到教授講解論語,開宗明義第一章,「學而時習之,不亦樂乎」,才知道這麼多年以來,居然沒有想到以前的理解是多麼的無知。至少,老頭就很少把以前學過的東西,拿來複習。就算有,也不覺得有啥樂乎。原來,「習之」的意思,就是實習,練習,就是把以前學到的東西,應用到日常生活當中。說的通俗一點,就是找點外快嘛。想想,老頭退休下來以後,其實就一直在善用老頭這些年來累積下的剩餘價值。譬如,帶三個外孫,就是老頭當年累積下來的經驗。老頭強壯的身體,帶小孩還是勝任愉快的,這一點剩餘價值算是發揮了。打打散工,靠的是腦袋,不須要啥體力。這個散工只要頭腦清醒,不胡說八道,可以幹上好幾年。看看那些老教授們,不都是終身在學校的研究室裏。老頭認為,他們也是為了妥善利用個人的剩餘價值。這麼說來,不管年青的,年老的,都應該時常想想如何善用自己的剩餘價值。如果真的想要要發揮自己的剩餘價值,可行的方法太多了(切記,未必都能搞到外快)。重要的是把心放寬,不要往死胡同裏硬鑽。硬鑽的結果,就是自怨自哀,最後為了自己的剩餘價值而一命嗚呼。連最後的剩餘價值就一點都沒有剩餘了。可悲吧?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