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我的大學生活(十)》2010/11/5

很快的我們就進入大學的最後一年了。一到了大四,我們大家一起上課的時間就少了。一星期,難得見一兩次面。見面在一起,談的就是準備留學。考托福,考GRE。那時留在國內念研究生的還不普遍。我們這一班五十幾位同學,後來就有三十幾位同學都出國留學了,其中有一大半拿到了博士學位。想想,我們當年那個讀書環境、師資,居然有一大半人能拿到博士,不得不佩服我們的聰明。只是我們當年沒有一個良好的環境讓我們發揮。一旦有了好的教授,環境,我們的潛力就爆發出來了。說實在話,後來我們同學見面談起來,都說當年在學校許多女同學都是眼光短淺,覺得我們這些男學生沒啥出息,也沒把我們這些同學放在眼裡。不然,一定會觸成更多的美滿的姻緣。

大學最後一年,我們最大的團體活動就是畢業旅行。為了要使大家都能參加,我們選出了最適合的班代表。這位班代表外號王大媽。比我們高一屆,可是因為家庭變故休學一年。我們的王大媽,就是個大媽類型的人。處處表顯出一份領導人的架勢。我們這個班,各個都是一條龍。不管是高個、矮個,不管是洋、土,都是不買賬的一群。我們班上一些本省籍的同學,功課不錯。每次到了考試的時候,就變成了大家求哥哥的時候了。這時候,他們會自高奮勇的組織起來,開課。就是考前提示。這幾位同學,神氣活現的在講台上,口沫橫飛的講解著重點。我們就臨時抱佛腳的緊緊跟著。考完試,就把這些同學,老遠的拋開了。到了,下次考試的時候,這些同學又來了。似乎,只有在考期才能展示他們的威風。當中有位小矮個,在大三的時候,就看上了大小姐。我們經常看到,他在給大小姐單獨開課。這一下子,我們都傻眼了。人家功課好,自然大小姐願意請教啊。可是,兩人一站起來,大小姐就是穿平底鞋,也比他高出個兩個頭。我們都說如果兩人做嘴,還得站個小板凳才夠得著。可是,我們這位同學,不死心,就覺得自己是個主。我們也在後面,拚命鼓勵這位同學。還捏造了不少的好話鼓勵他,勇往直前。我們拚命的為他營造氣氛,結果,當然惹火了大小姐。

那年寒假,我們的畢業旅行如期進行。為了熱鬧,我們還邀請了別系的女同學一起參加。來的都是比我們小一屆的女同學。一路上,我們嘻嘻哈哈。從台北出發,這是個環島旅行。大家相處的非常好。我們幾個男同學,把這些女孩子真的給困住了。她們一致的認為與我們相見恨晚。沒想到我們這個學校,還有像我們這樣的男孩子。我們的幽默,使她們開懷大笑,我們的多才多藝,使她們大吃一驚。當她們知道,我們這些都是托福,GRE過關的準留學生,就更加覺得自己怎麼可能會放過這些眼前的大魚。我的同房是個有名的小鐵嘴,把她們每個人的命,算得清清楚楚,頭頭是道。引起了她們極大的興趣。這個小鐵嘴,那幾天,把每個女同學的小手,看遍了也摸遍了。我們還在一旁鼓動他應該摸骨算命。那時,台灣最有名的就是摸骨算命了。

記得旅行到了第三天,大小姐大概受不了小矮個的猛追就提前離隊了。以後幾天的日子,小矮個的失落,看在我們眼裡也實在不是滋味。在台中,我們拜訪了我們同學叔叔家的動物園。說起這位同學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就是味全機構老闆的黃公子。在那個年代,他就開個小汽車上學了。一上課,就把汽車停在教室的外邊。那時學校,除了校長,很少有轎車的。這位公子當然很醒目。只是人長得好像兩眼永遠睜不開。有點癡癡傻傻的,我們背地裡叫他撒克。聽說,他也追過大小姐。在那個時候,開著小汽車,帶著大小姐看畫展,音樂會等高檔次的活動。對我們這些俗人來說,那是天方夜譚。不過後來,還是沒追上。多少年後,這位公子在大小姐婚後,還的確為大小姐做了不少的事。

那天我們在黃公子叔叔家院子中的瓜籐棚下午餐。那是一頓豐盛的西餐。那個時候,能出去吃頓西餐,都是值得大書特書的一檔子事。吃完了飯,我們參觀他的動物園。這個動物園,說起來是搜集了全世界的珍禽,就是沒有獸類。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養了很多又壯又大的狼狗。這些狗都具有一個特殊技能就是爬牆。我們都知道狗急了會跳牆,可是從來也沒見過。院子裡的工人,當時把狗牽出來,還在我們同學面前表演。剎那間,那狗就爬到牆上了。黃家的闊綽富有,在台灣是名列前茅的。在那個年代,看到他們的豪宅,那種擺設,是令我們難以忘懷的。我們才知道,啥是有錢人啊。

結尾


整個大學四年,我們班上有四位男同學公開的追求大小姐。追到後來,這四位同學之間幾乎成了仇人。到了畢業的時候,據說大小姐的母親,把這四位男同學聚在一起。發表了談話。末了,每人還拿到了一本聖經。談話內容,我們不知,但是知道,老太太要每個男同學好好的讀聖經。畢業後大小姐,就來美國留學了。那時候我們都入伍服兵役。我來美國後,那年暑假在紐約打工,還打電話給她,聊了幾句。看她也沒有要見面的意思,我也就罷了。後來,大小姐和我們班上的一位同學(那四位之一)結婚了。說起來,是很令我們大家吃驚的。想想當年有多少人追她,到了後來,她是反過來追我們的這位同學。我這位同學,當年成績很棒,個子很高,又會打籃球。拿到博士後,做了一年的事情就回台灣了。回台灣後,大小姐做起生意來了。開了一個建築裝潢的公司。這個買賣據說是黃公子幫了不少的忙。也算我們同學彼此照顧到一個好榜樣。畢業這麼多年,我就始終沒有見過大小姐一面。那年我到洛杉磯出差,在瘌痢頭家碰到了大小姐的先生。他已經不是當年的樣子了。頭也禿了,人也發胖了。他還拿出老婆的照片,讓我們過目。大小姐也老了,可是似乎還是可以看到當年的那份傲勁兒。

我們大學畢業後幾年,經常出班刊。每個人報道自己的求學情形,後來就是就業,完婚成家。每個人向大家報告著自己的奮鬥事跡。慢慢的講的是自己的子女。每個人都像給自己做廣告似的。一直到了九十年代,就沒有同學願意負責收集,編輯了。雖然如此,我們幾個要好的同學還是繼續保持聯繫。也曾經在美國辦過聚會。想想我們一九六六年進入大學,到現在足足四十餘年了。一轉眼,我們也都是過了六十歲的老人了。我們幾位在台灣奮鬥的同學,也都功成名就的退休了。反而在美國混的同學,還在繼續為生活奔波。想想當年一股腦的出國,也未必得到了更多。其實,是無法比較的。我經常在想,如果我們每個人有個分身的本事,那該有多好。到了末了,就可以很客觀的比一比了。我們的每一步路,一旦踏出去,那就得接受結果。是好是壞,實在很難下斷語。我始終覺得,我們總要懷著一顆豁達的心,把一切事情看開。好好的過著我們每一天的日子。高高興興做個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日子就可以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