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搬家》2013/6/7

美國人平均一生要搬家六次。首先看看老爸當年逃共產黨,從老家日照到青島。其實那不算搬家。當年老爸的老爸也就是俺爺爺,在青島就有錢莊,可以說是老家的一部分。民國三十八年逃難在高雄落腳。就住在五塊厝,算是鄉下。後來搬到市裡的新樂街,再搬到七賢二路(靠火車站)。到了民國四十四年搬到台北的金華街三軍托兒所附近,也是當時大同中學的原址。民國四十六年搬到了同安街底靠水源路,靠著淡水河。中間還搬到臺中的中興新村暫時的住了兩三個月,又回到了台北。一直到後來出國,所以老爸算是搬了六次家。我到美國後,第一個落腳的地方是三姐的家,住了不到一個月找到房子就搬出來。兩年的碩士搬了三次。念博士的時候,搬了兩次。畢業後搬到聖路易,住在公寓不到一年,遷入了新居。最後八八年搬到舊金山。前後一共九次。頭兩年,一個人,行李少,說走就走。到了念博士,因為轉校必須搬家。兩年攢下的東西不少。麻煩三姐夫開車,後面拖了一個租來的空殼,一百多英里足足開了三個多小時到達目的地。其實真正驚動到搬家公司,那是到聖路易就任新職以及後來到舊金山上任新的工作。所以算是搬了九次家。其實學生時代,搬家還算容易。東西少,麻煩有車的同學幫幫忙就解決了。

隨著大環境的改變,搬家的方式自然也跟著進步。當年我們從高雄搬到台北,先是雇了人力板車,把東西運到火車站。人力板車顧名思義當然是用人來拉車。到了台北,過了幾天,也是一個人力板車把東西搬到家。那時我念小學二年級。清清楚楚早上九點鐘上的火車。我的一位堂哥洪原,到火車上送我們。我叫他大哥,當然是大哥了,他那年總有四十幾歲了。後來,我這位大哥也搬到台北來了。記得在北投一個陶瓷廠工作。大概手藝不錯,是個有才藝的人。後來就沒有消息了。到了台北車站,已經是晚上九點了。火車停妥了就看到大姐和她當時的男朋友,也是我一位遠房的表哥來接我們。我開口就很有禮貌的叫表哥,其實是我大姐男朋友的哥哥。兩人長得是那麼的像。在台北我從小學一直到大學畢業出國。原來新生南路兩側的大水溝不見了。後來從萬華到新店的小火車也沒有了,變成了叮州路。我也離開了居住多年的台北老居,來到了美國。那時是民國六十一年。

到了美國報到上學,略為安定後,找到了公寓就第一次搬家。公寓是一棟很老很老的木造樓。一共是三層,我住的是二樓,就是一個房間。裡面有床,有廚房,洗手間。這一棟大樓,還住有另外兩位老中。一位不是別人,是我高中的同學,另外一位是香港來的小弟,念大學部。我們三人個人都有自己的房間。講好了,晚上一起搭伙吃晚飯。小弟不會燒飯,負責洗碗打掃。我的同學小李有車,就負責採購。我就負責掌廚。開始大家覺得我的菜太鹹,以後到了炒菜的時候,小李就負責下鹽。這樣大家合作愉快,吃的開心。可是好景不長。因為都是在我的房間炒菜。油煙自然彌漫。有一天油膩的洗碗水把下水道給堵塞了。眼看著污水從一樓的地板冒出。可惡的美國房東老太太跑來,對我下逐客令要我立刻搬家。其實還挺順利的,沒有幾天我就找到地方了。有一位非洲來的學生,他的公寓挺大的,有兩個房間。為了減輕負擔,把一個房間讓給了我。我也收斂了許多,儘量避免油煙火燎的炒菜。有一個晚上,這位老黑,拿出一把勃郎寧手槍,讓我瞧瞧。然後告訴我,要不要嘗一口鴉片。我看到他把香煙前頭掏空,然後加入白粉,就暢快的吸起來過癮。看了之後,我很委婉的拒絕了,同時下決心走路。沒有多久,我就找到了房子,立刻搬家。沒有別的,心裡害怕。一個學生,有槍還吸毒。住久了,早晚要出事。好不容易來美國留學,書還沒有念完,就死在別人的槍口或上了毒癮,豈不是無顏見江東父老?

這次住的地方,是個兩層樓的木房,也是老房子了。裡面住的全是退休的老人,而且都是獨居一人。我還是住二樓,二樓有一個共用的廚房,有餐桌。我的隔壁老太太叫凱薩林,戴了一副銀框眼鏡。樓下住的是一位老頭,叫斯單來。老頭有氣喘病,經常說話上氣不接下氣。這次來,我學會做人了,學會如何和美國人相處。偶爾我會做點炒飯之類讓老先生老太太一起享用。有了良好的關係,他們也默默的忍受老中廚房給他們的煎熬。老太太經常對我說,樓下的老頭很不知趣等等。我知道老太太對老先生還瞞有興趣的。只是老頭大概身體不好,不太領情。我在這個公寓住了一年多。臨走的時候,告訴老先生老太太,我拿到碩士了,要去念博士了。他們都為我高興。還說從認識我,就知道我是個好人。可是他們永遠不知道,我還曾經被美國老太太趕出過公寓呢。那天下午,我跟他們說再見,我的心裡還真有點難過。因為我知道,這一走是不可能再看到他們了。以後雖然我又回到小城幾次,可是居然就沒有任何心思拐個彎去看看他們。沒有別的,怕的就是知道他們的噩耗。

到了大學城,住進了找好的公寓。老婆那時候還在外州念書。為了減輕負擔,我找了同房。說起這位同房,我們在一起住了一個學期,也就是三個月。兩人都會做菜。一天到晚計劃著吃啥。互相切磋啥菜好吃。到了週末,兩人一起做飯,邀請學校單身同學來吃飯。當時的熱鬧,給我們這些遠離台灣的同學許多溫暖。聖誕節老婆完成了學業來此團聚。沒有多久,我們申請到了學校的已婚宿舍。宿舍就在校園裡面。一個客廳,臥室,廚房,洗手間。每月房租八十美元,包括水電垃圾費用。住了不到四年,完成了我的學業。我們的鄰居有許多老中。也都是成家的,自然經常往來。到了週末大家一定聚在一起。大家都說留學生活辛苦,是辛苦。可是那一段在一起的時光,我們是那麼的無憂無慮。盡情享受著友誼帶來的樂趣。最後大家也都一一的如期完成了學業,各奔前程。

第一次正式的搬家,是畢業後上任工作。搬家前,老婆說人家搬家公司來搬家,總要有東西搬啊。看看我們的傢具都是留學生的傢具。不是免費互相贈送的就是以最便宜價買來湊數的。實在不上眼。總不能讓搬家公司覺得我們寒蟬。所以利用週末的時間,我和老婆開始為未來的家選購傢具。而且說好了,先買了,等到搬家的時候,再送貨。就這樣,到了搬家前夕,我們買的傢具堆進了我們的小屋。沒有多久,我們煞有其事的,搬到了聖路易。到了聖路易,很快的找到了公司附近的公寓。是兩個臥室。我們買的傢具剛好用上。不到兩個月,我們看了新開發的社區,就訂了新房。八個月之後,我們的新房落成了。那天我們懷著一顆無比興奮的心情去拿鑰匙。一棟兩層樓的洋房就這樣成了我們來美國後真正屬於自己的小窩。這個小窩一住就是十年。十年之內,我們的女兒兒子相繼出生在這個房子裡。在心裡,我一直想到要離開。我心中嚮往之地就是舊金山,或者加州任何地方。一晃十年,八七年的十月份終於在灣區找到了工作。一直到了第二年的二月,我們又要搬家了。搬家之前,計劃不是要添購而是要丟棄那些不要的東西。整整兩個多月的時間,我們把十年來累積的東西,大部分全部扔到垃圾桶。多少個晚上,老婆和我開著車子,把不要的東西丟進購物中心的大垃圾桶。也就是那一年,把我念研究所的書,筆記本,還有論文的數據,全部清掃一空。搬家公司來了,逛了一圈。看了我們要搬的東西,傢具。到了搬家的頭一天,來了好幾位人員負責打包。他們說,只要房裡面的東西,絕對全部打包,運到目的地。雖然我們已經花了兩個月的時間清理,但是打包之後,大大小小真是可觀。光是搬家費用,那個時候就將近兩萬美元。我們預計星期六啟程。所以搬家公司說星期三上路。早上卡車如期到來。等到東西都上完了,也到了傍晚。最後我們的兩輛車子也開進了卡車的上層。

離開聖路易的早上,下著大雪。臨走之前,兒子突然像決堤一樣的大哭起來。之前,沒有一定跡象顯出兒子不願意搬家。結果才念一年級的兒子,哭著對我們說,我們不顧他的感覺。他要離開他的朋友,老師。他不願意離開這個地方。女兒那時三年級,看起來傻乎乎的,好像沒有半點依戀。老婆一直說我莫名其妙的為啥好好的要跑到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說那是加州,那是我夢寐以求的地方。兒子出生的時候,老婆為了成全我的心願,還特地把兒子取名加加。就這樣我們離開了住了十年的地方。那天中午我們抵達了舊金山。取了租車,一路頂著冬天溫暖的陽光,開往我們預定居住的公寓。拿了鑰匙,我們的老友就來了。帶著我們找到了超市,當天我就買了一個大魚頭。多少年了,沒有見到這麼大的魚頭。晚上就做了一道魚頭燉豆腐。第二天,我們的車子也運到了。其他的傢具一律儲存在搬家公司的倉庫裡。我們隨身需要的東西,全都裝在我們的兩部車子裡面。就這樣我們開始了新的生活。兩個月後,我們正式的遷入了新居。孩子也轉入最好學區的學校。那天帶著孩子走向學校,看到孩子們在戶外嬉戲,坐在教室外面木桌木椅享受午餐。我告訴孩子,看看,這就是加州的生活。一年四季享受陽光美麗的戶外生活。孩子再也不提他以前的那些同學和老師了。因為,這裡有的是他的新朋友和新老師。

一晃二十五年過去了。從來沒有想到再搬家了。這個地方有的是新鮮的空氣,美麗的陽光。昨天美國總統專機在附近的軍用機場降落。一下飛機,他對歡迎的人群說,這裡的天氣真好!就像所有的人一樣,這是經常的口頭讚譽。看到的是蔚藍的天空,不帶一絲雲彩。一年四季,我可以幾乎每天早上在戶外跑步。在傍晚飯後散步。帶著孩子,推著車子享受微微海風的吹來。我說再怎麼我都不走了,就待在這個地方,直到那天。教會的人都說,不信教的人,如果信教了,神會給他一個絕對的應許。八七年七月份我決定在教會受洗,受洗的時候,我對神的祈求就是帶領我走向加州。不到一個月,看看神的大能真的就把我帶到加州來了。這麼多年來,感謝神的憐憫,感謝神的應許,讓我們享受不盡加給我們的福份。咨爾多士,走進教會吧,和我一樣開始享受神加給我們的福份,保證讓你福杯滿溢。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