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死要面子》2012/8/31

人是個非常奇怪的動物。我想如果你問十個男人,保證沒有一個舉手說自己不要面子的。可是男孩在談戀愛的時候,如果在女孩子面前,還是死要面子,我跟你打賭,這個男人可能一輩子就要打光棍。所以我一直認為,在女孩子面前,千萬別死要面子。而且一旦結婚以後,更不能死要面子。你如果在老婆面前還是死要面子,這一輩子,恐怕下一輩子,你都會很慘。偏偏俺們中國人,不管走到那裡,時時刻刻顧及自己的面子。頭可斷,血可流,面子可不能隨意的往外丟。

前幾天看到一篇網上的文章說到中國五十年以後就沒有了。沒有的最大原因是俺們中國人都死要面子。死要面子的後果就是不團結。不團結就是亡國滅種的第二個原因。俺們中國是不是以後就沒有了,不是我要討論的題目。但是作者把咱們國人死要面子這件事看成了亡國滅種的致命傷,可見的這個面子有多麼的重要。拿一個小故事來看看死要面子,到底能使一個人瘋狂到啥地步。

我高一那一年,我們的生物老師楊義賢,是當年台灣臺北師範大學生物系畢業的。然後受聘到建中來教書。大家都知道當年師大的生物系是很不錯的。楊老師每次上課就在強調科學精神的重要。開學後第一次上課,老師問我們一個問題。肛門是啥器官。大家異口同聲的說是排泄器官。老師說,我們的教育是失敗的,連肛門是啥器官都搞不清楚,不知道啥是科學精神。大家正在發愣,老師露出一口整齊然而泛黃的牙齒,得意的笑著說,錯了!肛門是消化器官。同時大聲疾呼的訓斥我們只會俗(死)讀書,讀俗書,最後讀書死。其實後來長大了,有了一點學問,想想,肛門固然是消化器官,可是說成排泄器官,也未嘗不可。這好像跟科學精神沒啥大關係。難道把肛門說成消化器官就有科學精神了,反之,就有科學精神了。科學精神到底是啥玩意,到底又有多少人能說清楚。那年我認識老婆談戀愛的時候,我就問她這個問題,看看她到底有沒有科學精神。老婆說了,你的那位老師真無聊,啥問題不好問,偏偏問這個那麼髒的問題。到現在老婆還是沒有給我答案。

楊老師的科學精神,在那一年的生物課,對我而言好像沒有啥進展。那時上課老師要我們記筆記。學期末了,老師在我的筆記本上給了八十分。還有不錯的評語。可是沒有提到我有是否有了科學精神、科學頭腦之類的。老師在學校成立了一個科學研究小組。當年我是打算學理工,對生物系沒有興趣。自然就沒有參加。班上有位同學黃華洲,坐在我的隔壁,參加了。他們的研究題目是淡水河蜉蝣生物的研究。記得我們上生物課,第一個實驗就是做青蛙骨骼的標本。每兩位同學一組。我們到菜市場買了頗大號的美國牛蛙。把牠給宰了,然後放在滾水裡煮熟了,最後小心翼翼的,把大小骨頭拼起來,最後做成標本。大的骨頭自然沒有問題,難就難在四肢的小不丁點的骨頭。青蛙會跳,會游,自然頭腦簡單,四肢發達。而且牛蛙肥碩,我想在分離的時候,小的骨頭就連肉一起丟了。現在想想如果我們能夠當時加點醬油麻油醋之類的,做成紅燒牛蛙,保證把小骨頭一個不漏的給吐出來。可惜沒有人想到。結果是四肢的骨頭,怎麼拼都是少那麼幾小塊。而且不只是我們這一組。沒有辦法,只有多買幾隻牛蛙,大家開始拼湊。最後老師一組一組的點評。你們這株(隻)青蛙的竹骨(趾骨)是從別的青蛙借來的。當時我自己是愣了。心裡想的是哇,這位楊老師真厲害,居然還看出來了。真有科學精神,對他崇拜的簡直是五體投地。

我們第一次學看顯微鏡。老師告訴我們看顯微鏡,兩隻眼都要張開,不可以把另外一隻眼閉起來。同時批評當時的許多大學教授,在看顯微鏡的時候都是閉著一隻眼,一點科學精神都沒有。後來我上了大學,甚至一直到美國留學,上班,我都一直在留意,看別人的眼睛在使用顯微鏡的時候,是否張開兩眼。結果是一半一半。可是那些人,好像還是蠻有科學精神的耶。老師最出名的是我們初中用的生理衛生教科書是他編的。還有當年他帶著我們學校的蜉蝣生物科學研究到日本展覽,得了一個獎回來。因為根據他搜集淡水河的蜉蝣生物,幫助刑警大隊破了一件兇殺案。從死者的胃裡如果看到蜉蝣生物,表示此人是生前落水而淹死。如果胃裡沒有蜉蝣生物,是死了以後再將屍體投入河中。現在想想我們這位一天到晚在訓斥別人沒有科學精神的的老師,他的研究課題與成果,好像不需要多少的科學精神就可以完成。

大家一定覺得我是文不對題。這個跟死要面子有何關係。話說楊老師從日本光榮的凱旋回來,整個人一下子變成了更有精神。走起路來大搖大擺,頗有架勢。那個年代,建中校門口每天早上有兩位同學站崗。那天是個雨天。老師穿著長筒雨靴,帶著雨帽,身上披著斗篷似的雨衣,浩浩蕩蕩的騎著一輛死褲脫進入校門。偏偏兩位站衛兵的同學,大概是老師進入校門速度太快,或者看著老師的穿著不像是老師,就沒有行舉手禮。這下子這兩位同學可闖下了大禍。無獨有偶,第一堂上課,老師經過我們的教室,班上一位同學看到老師穿著一件長毛灰白相間的毛衣,口裡很自然的發出「夷」的一聲。這一聲剛好那麼巧,居然讓老師聽到了。老師立刻止步,站在窗戶前面,大叫是誰喊「夷」。同學不覺得有啥嚴重性。老師說等我下節課上課時候再來跟你算帳。前面兩位同學,還有我的同學,絕對沒有看不起老師的意思。再說,在那個年頭,我們心裡上還是挺怕老師的。而且上課都是乖乖的,不敢造次。

老師那一節課根本算是訓話課。先是把兩位衛兵給臭訓了一頓。然後把我們的同學好好的折騰了一番。我是記得那麼的清楚。老師說,偶這件毛衣是從辱(日)本帶回來的。難道你認為老書(師)沒有竹(資)格穿這種衣服。說實話,當年建中老師佼佼者不少。而且都在補習班或者其它學校兼課,銀子絕對少不少。看看有的老師西裝一套一套的,皮鞋一雙一雙的發亮。怎麼會認為老師沒有資格穿好看的毛衣。之後,老師把他到日本的經過給我們說了一些。對日本的崇拜,溢於言表。大有恨不得立刻變成日本人。同時嚴厲批評了我們的教育,與日本的差距是如此的大。使我們這些同學,各個沈默不語的,再沒想到小日本居然這麼了不起。這兩件意外,引起許多老師在課堂上的討論。我的同學拒絕道歉,家長也來了,表示了同樣的態度。最後還是逃不過學校的處分。因為楊老師認為孰可忍,孰不可忍。我們大家彼此互相提醒,以後不管何時只要看到楊老師,一就是躲而且要快,二就是好好的來個日本式的九十度鞠躬大禮。

其實老師的表現最能闡釋的就是死要面子。我想每個人多少都會顧及一些自己的臉面。老師當然也不例外。尤其我們中國人一直追捧尊師重道。記得剛來美國念書的時候,看到老美學生上課時抽煙,把兩隻長腿搭在前面的椅子上,覺得非常的不習慣。可是看看老美的教授們,根本就不把這些事放在眼裡。慢慢在美國待久了,發現人家也是要面子的。可是要的方式好像和咱們不太一樣。我想這就是文化的差異。我們的死要面子是覺得出門在外,絕對不能吃虧,讓人欺負。大家都是父母所生,憑啥你不給老子面子。說啥也得把面子給搶回來。不管在那個場合,講究的就是把自己搞得風風光光。你想一個社會大家都如此的為面子拼命,打腫臉充胖子,自然就無法團結起來。今天你不給我面子,我就對你懷恨在心,伺機報復。惡性循環,永無止境。

最近看到朋友寄來的一組幻燈片,題目是「分離」。看了之後,覺得寫的真好。人之不如意十有八九。如何不讓這些不如意的事情,攪亂了自己的心情。我們日常生活不管在何地,何時所看到,聽到的,不合己意就可能立刻動氣。在家裡和老婆鬧彆扭,在工作場合和同事不合,把自己搞得烏烟瘴氣的。每天過著怨天尤人的日子。說來說去,很多就是為了保持自己的面子。不願在人前丟臉。所以拼命也要把面子給掙回來。我們自己想想,如果能夠把這些使自己憤怒的因素分離出來,不再構成對自己的威脅,不久避免了一些無謂的煩惱。換句話說,別人要面子,那是你的事情,我就微儘量不把自己的面子當做一回事。如果有一方把面子給分離出來,我想很多死要面子的事情就沒有發生的機會了。另外就是個人價值的問題。如果我們每個人把自己的價值固定在一個點上。譬如,我的價值在於我個人如何立身,而不受其他人的影響。我的價值不在於死要面子,如果面對了死要面子的人,我仍舊是我。這樣另外一個死要面子的人自然沒有必要去死要面子。如果人人都能這樣,還有誰會爭先恐後的去死要面子。共勉之。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