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再談學生暴亂》2014/4/4

這一個禮拜繼續收到朋友的來信,對於台灣學生的暴亂有了更進一步的瞭解。其實一開始,看了服貿的一些背景資料,我就知道這次反服貿是民進黨千盼萬盼望,千載難逢的機會。一個處處在等待可以施展暴亂,表現天不怕地不怕的政黨,不可能放過這麼好的一個機會去製造社會紊亂,達到為自己做宣傳的目的。偏偏就有本來就已經為民進黨跑腿的職業學生,逮到這個天上掉餡餅的機會,自然緊緊抓住不放,抗爭到底,恐怕連死的決心都有。我說職業學生,一點也不過分。那位林姓的延博生,不就是在狡辯拿的是民進黨的津貼而不是薪水。我時常說,我們這些上了年紀的人,一定要好好保養身體,因為只要活著,能看能聽,保證就能夠看到聽到,一輩子都不可能想到的鮮事。

老頭第一次聽到有延博這個字眼。那位林姓的學生就是代表。聽說進入立法院霸佔會議台的就是他來領頭。沒有經過別人的推舉,大概他是打最前鋒,我前面說過連死的決心都有了,自然不足為怪。所謂延博大概就是攻讀博士期間,除了讀書以外的「正事」太多,而沒有時間專心讀書,所以必須延長時間來完成學位。我想這次學生的暴亂的始末,剛好可以做他的博士論文。如果他的指導教授剛好也是一樣的貨色,學位大概可以到手了。果真如此,就更證明我在前文所說的,台灣的社會學跟一般的社會學是大大的不相同。那天我還真看了一段視頻,是佔領總統府前格蘭大道那一天,他手拿著麥克風,發表談話。聽了幾分鐘,覺得唯一可取的就是沒有看演講稿,也之所以,聽了半天,說話像羊大便一樣,一粒一粒的,不知所云。小學六年級的時候,老師經常要我們站起來背書,我的記憶力一向不錯,所以經常一氣呵成。可是有的同學,或者是因為緊張,或者是沒有背熟。一個字一個字的念出來,老師的評語就是「羊大便」。

立法院已經被暴亂的學生佔據了快三個禮拜了,也就是說把服貿給擱置了三個禮拜。堂堂的台灣立法院,一個全國最高的民意機關,就這樣被暴亂學生給關門大吉了。這自然是天下奇聞。台灣的勞工聯盟代表,已經到立法院向學生抗議。自然是反反服貿。馬英九也再三重申服貿必須通過的決心,而且強調條文沒有更改的空間。大家都說馬英九無能,聽久了,好像馬英九真的就是草包一個。像上次把鹿茸當作耳朵毛一樣,引起了大家的譏笑與跺腳。其實我聽了之後,覺得馬英九還挺幽默的。我在想他一定看到鹿茸這個茸字,好好的一個耳朵,上面長了草是不可能的,那一定是長了毛。可是馬總統一定知道鹿茸挺貴的,所以就猜想到鹿的耳朵毛了。物以稀為貴嘛。老頭的耳朵,自從過了六十以後,就開始長那麼幾根雜毛。有時後自己用指甲就拔掉了。老婆有時候看到,立刻藉機好好的損老頭一番。「看看你那點出息,連耳朵都會長毛,難怪越老越聽不進人話」。如今老頭決定蓄人茸,看看到底是啥模樣。說實在話,我倒沒有覺得馬英九因為鹿耳毛而小看大家選出來的總統。最少,兩岸的往來,馬英九算是做了一件人事。不但是人事,而且在歷史上還可以留下一筆。問題是,他應該為國民黨的繼續執政有所計劃。不然,他所立下的功績,在他下台後不但沒有了,搞不好,可能被民進黨把他像阿扁一樣,關進監獄。這絕不是危言聳聽。看看連那位黃檢察總長,不是為了王金平的關說而無辜的被判了一年兩個月。除了自己感到萬分的悲憤,他還能做些啥,這也是台灣施行民主以後的偉大奇聞之一。

另外一位領頭攻佔行政院的學生,被警察逮捕。可是在過堂的時候,居然被無罪釋放。看看台灣民主後的另外一個偉大的奇聞。我的一位好朋友,從台灣寄來一則在加拿大發生的事情。說出來讓大家見識見識人家的所謂民主。一個小鎮的會議上,一位當地的居民,佔據發言台,發言超過三分鐘的極限。幾次被主席警告,不肯下台。結果當時就被警察逮捕。根據當地的法律,他可能面臨一年多的徒刑。美國在台協會,曾經好幾次發表談話,說明台灣學生佔據立法院,攻擊行政院,都是犯違法的行為。這一點,我想不須要在美國,都應該知道。那是妨害公務,擾亂秩序。我沒有意思拿外國來說事。那天偶爾看到中天的視頻,大概是在立法院附近的住民,在回家的路上,居然被學運的義工攔阻,要他們出示身分證才能通過。看看,看看,我們說亂,亂的真的可以了。我要回家,走自己每天走的路,居然還要經過小毛頭子查驗我的身分證。可愛的台灣老百姓,居然也老老實實的拿出來,讓他們檢查。好在有一位中年婦女,算是有膽量,和學生爭論了一陣子。學生不好好呆在學校,居然在大馬路上,檢查行人的身分證。你說是不是台灣民主又一偉大的奇聞。

我要說的是,台灣在早期從反白色恐怖,反國民大會,反立法院的老賊,反一黨專政,這個反,那個反,反到最後,把動員戡亂的條款給廢了,同時還宣布解嚴。解嚴是對的,兩岸開始往來自然也是必然的結果。可是一個本土化的政策,不但沒有讓台灣郎反躬自省,反而使他們更加囂張。囂張後的結果就是連總統都敢貪污。貪污自然要受法律制裁。可是那位還口口聲聲的說「難道我錯了嗎?」。可愛的台灣郎,不是還時常叫囂他被司法迫害。他的兒子還有老婆,不是一樣的逍遙法外。更有一批不是一天到晚還在強調自己很可憐,還在繼續被壓迫,被迫害。好像,在心裏永遠都是可憐的小毛蟲,你要幫他站起來,做個大丈夫,都那麼的困難。

習近平最近訪問歐洲四個國家。接受到每一個國家的隆重歡迎。可是到現在,馬英九還在為服貿和小毛頭子抗爭。今天大家都說馬英九無能,可是想想到底國民黨台上的那一個人物,能夠讓學生安安靜靜的在學校讀書。這不是馬英九有沒有能力的問題,而是整個教育制度徹底失敗的結果。學生的天職就是在學校好好讀書。以前國父不是說過,學生,軍人,還有公務人員沒有權利享受自由嗎。至少今天台灣的學生,自由的比天上的小鳥還要自由。而且還能夠一齊集中在任何人頭上拉屎。拉完之後還唧唧的朝你唱歌。你說是不是很恐怖。每每想到這裡,真是為我在台灣的好朋友耽心。如果我還在台灣,看到民進黨這幾年小人得志的得瑟,恐怕不是被嚇死,就是被氣死。再不,可能就會在學生暴亂中粹死。

這兩天看到習近平訪問歐洲的報導。其中提到歐盟正式要求中國加入他們的「促進國際服務貿易自由化」的商業組織,如果加入之後,自然可以享受彼此服務業的來往。也就是說歐盟已經邀請中國簽訂「服貿」。台灣目前已經加入這個組織。因此在中國加入之後,台灣對該組織成員開放的項目,也必須對大陸開放。屆時兩岸還有沒有目前吵翻天的服貿這個協議,已經不是問題。台灣目前與歐盟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貿易往來。在這個結構下,如果台灣做不到對大陸開放,那麼只能選擇退出。退出的話,歐盟內的國家自然不會對台灣開放。看看台灣是不是徹底的被邊緣化。這也是為啥,大陸方面對台灣學生暴亂的反服貿沒有啥動作的原因。因為習近平一夥人,覺得一旦大陸加入這個歐盟的服貿組織,就是對台灣釜底抽薪(台灣是否同意服貿根本不是問題)。看看這些搗亂的學生對台灣的破害有多大。說到這裡,真是咬牙切齒,恨不得把那些混賬學生,狠狠的往屁股打上三十大板。不看到皮綻血流,不足以洩恨。我說這話一點也不覺得過分。看看那些在立法院的學生,坐著,躺著,手裏玩著手機,還面對記者,要他們的父母不要耽心。他們知道自己在做甚麼。看到這些對自己不負責的孩子,實在應該轉送到新加坡去接受他們的鞭刑。

四月一日,竹聯幫的老大張安樂,還有一位政大的研究生林炳忠終於出現在立法院。要求反服貿的學生退出霸佔的立法院。一直到現在讓我覺得莫名其妙的是,既然學生非法佔領了立法院,為啥就沒有人管管,強制他們離開。難道台灣真是一個無法無天的所在。再想想,那位王院長心裏想的大概和民進黨一樣,就是唯恐天下不亂。這位死皮賴臉的保住了院長的職位,看著立法院不能運作,心裏大概十分的暢快。終於對馬英九報了一箭之仇。我始終認為正道永遠是可以戰勝邪道,只是遲早而已。我也一直相信台灣的老百姓大部份都是老老實實,腳踏實地的過日子。早晚會發現這些窮極無聊的學生,是如何在破壞台灣這片安寧的土地。到那個時候,我想這批暴亂學生,會像過街的老鼠人人喊打。民進黨想要藉此而爭取年底的選票,大概是偷雞不著,而不止只是賒把米而已。但願天佑台灣,可愛的台灣。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