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留學生活記趣(一)》2007/9/28

每個人離開自己的國家,到國外求學或發展總有個人的考量。我們早年在台灣長大的孩子,出國留學是家長對我們最大的期望了。尤其是我們這些從大陸逃到台灣的難民。家裡的大人,因為自己當年深受共產黨的迫害。從心裡就產生一種恐共感。不得已的離鄉背井到了台灣。後來大陸的三反五反、反右、大耀進,一直到人民公社,使這些當年逃到台灣的老一輩人對共產黨算是徹底的失望。蔣介石的國民黨,初到台灣雖然勵精圖治,可是反攻大陸也變成了無望的事實。我們這些外省人始終也無法融入台灣本地人的社會。在對共產黨絕望,對國民黨失望,加上也從未從心底打算認同台灣這個地方,出國留洋,自然而然變成了一個大家共同追逐的目標。這種趨勢一直延續到七零年代初期。我們一家大小,當然也不例外。從小學開始,一直到大學畢業,出國留學,一直就是家裡給我們預定的奮鬥目標。

七零年大學畢業。畢業前為了出國而該考的試都全考完了。那時所有的大學畢業男生需要服兵役一年。幸好我被分發在本島,而且離家不遠。所以那一年還有足夠時間申請學校。退役後,就開始辦理出國手續了。記得最清楚的就是所有準留學生必須參加台灣教育部舉辦的「留學生講習班」。讓我們能夠在出國以前,有機會從留美學生口中瞭解到美國學校的實際生活情形及一些風土人情。同時也給我們這些就要出國的同學們,有個彼此互相認識的機會。對於同學前往同一個學校或同一州的,就可順便約好結伴而行。

這三天的講習班是免費的。管吃管住。除了上課、座談,還有餘興節目。總之,台灣政府,對我們這一批行將出國的人是十分優待與重視的。有一位早年留學生,那年特地應聘擔任我們的講員。他已經念完書就業了。他一再提醒我們在出國前最要緊的就是把個人的感情處理好。多少男女情侶,因為一方出國而勞燕分飛。同時他也再三強調,在美國找異性朋友的困難。由於他的建議,結訓後,我立刻向我交往四年的老婆(那時我們都稱女友為老婆)求婚。其實那個時候,距離出國只有兩個星期了。我要她盡快的考慮。起初她還以為我在開玩笑。經過我再三的逼迫,警告(我這一走,誰知道何時見面),幾經周旋,我們就決定以最快的方式完婚了。我的說法是,結婚就像賭博一樣,下了注,還有贏的機會。不下注,免議。老婆的想法是,我們認識這麼久了,結婚是早晚的結果。我們只是把結果提前而已。決定後我們就到台北地方法院登記,在法官面前公證完婚。沒有典型的婚禮儀式,沒有禮服,也沒有蜜月。我們彼此約了要好的同學,在婚禮完成後吃了一頓飯,也算是喜酒了。等一切辦完,我們就只剩三天的時間相聚了。

那時台北松山國際機場的規模很小。但是每逢出國季節,人山人海。對我們這些出國的人而言,確實是個非常熟悉的地方。在自己出國前,已經不知送走了多少的同學、親友。那時,交通、電訊沒有現在那麼發達。從美國打電話幾乎是不可能的(那時根本連網路的影子都沒有)。機票絕不便宜。一出國,真的不知何時能衣錦還鄉。說那是一個生離死別的場面並不過分。那時男的,幾乎都留個小平頭(知道美國理髮很貴),穿著西裝,打著領帶。女的都打扮得花枝招展。不管男女,總是有人送上花圈,套在脖子上。好不風光。說實在話,我們的心是興奮的,而真正難過的只是送行的人。臨走,告訴老婆,我們很快的就會見面的,同時要她積極的申請學校。我們坐的是當年的留學生包機,一飛機幾乎全是台灣培養出來的精英留學生。每個人也都是經過一番折騰,才順利飛向新大陸的。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