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管家博士》2012/8/10

我念大學的時候,學校有家政營養系。還有一個學校是謝東閔創辦的實踐家專。當時男同學們都說,要找老婆就得往這個方向。因為她們在學校裡所學的就是如何做一個賢妻良母。當年我們這一班還經常與家政營養系的女同學辦活動。大家在一起玩的很愉快。可是迸出火花的不多。其實現在看來,如果以我自己的標準,來衡量,我想真正夠得上賢妻良母的可能不多。我想主要的原因就是來了美國,大部分女孩子總有那麼兩把刷子。我一向認為,有兩把刷子的女人,管家絕對很難夠得上是她們的一把刷子。你看,會讀書的女孩子,大部分長得平平。因為全部心思都放在讀書上了,自然對其它就不會那麼注意。不會讀書的女孩子,或者不愛讀書的女孩子,長得漂亮的,大部分與家事無緣。我想這些女孩不會待在廚房裡,油煙火燎的炒宮保雞丁,也不會有那個耐心做個回鍋肉。更不要說要她們切雞絲,肉絲,乾絲。那有多麻煩而且搞不好還會把纖細的玉手來上一口子。更不用說燉湯,紅燒肉,滷肉了。麵食就更不用提了。市面上從來都有現成的,幹嘛把自己弄的灰頭土臉。還有如果你喜歡吃海鮮的話,如果她能夠給你一個驚喜,來個清蒸海上鮮,保證你得到的不是沒有熟就是海上腥。你不批評還好,如果你口是心非的說好吃,她會覺得你是巧言令色,不誠實而牢記在心理。更不要說不好吃了,那簡直比說她長得醜,還要她更傷心,痛心,灰心,視你如仇寇同時發誓今生絕對不再做海鮮了。

退休快兩年了,這兩年來,我的主要工作就是管家。慢慢的我覺得做個管家不容易。尤其對於我這個博士管家自認做的很不錯,所以自然又多了一個頭銜,就是管家博士。這個頭銜當然是我自己給自己封的。絕對不是自己往臉上貼金。事實上,人老了,就是硬往上貼,恐怕也未必蘸上去。更何況,給自己加上一個封號,既不能升官爵也不能發財。這個封號有最接近我的幾個人做見證。第一當然是老婆,第二就是女兒了。女兒那天還問媽媽,怎麼爸爸好像什麼事都會做,而且做的那麼好。管家的一般事情,大體包括清理打掃,還有最重要的就是做飯。給自己做不難,給挑嘴的人做飯就不易。而且還有個三歲不到的孩子,更難。千萬別小看這位小不丁點。每次要吃飯了,我總是要他先嚐嚐,看看姥爺做的好吃不好吃。在等他回答的那一剎那,比當初在台灣聽大學放榜還緊張。小鬼總是先聞一下。這一關過不了,你怎麼要他入口嚐嚐,那是不可能的。入了口,當他說摩爾(還要)的時候,心裡那塊石頭才掉下來。

我時常在想,做個家庭主婦真的不容易。光是一天三餐就夠嗆的了。好在我只是負責晚上一餐。而且只是週一到週五。首先,五天之內,菜肴絕對不能重復。所以我說五天為限,再要我做恐怕就要重復了。其實我會做的菜不少。可是有的這個不吃,那個不吃。兩人吃不上塊兒,所以困難度增加了不少。有一點肯定的是,我不做飯的那兩天,都是女婿負責外購。當然還是我出意見。舉凡墨西哥,印度,漢堡,炸雞,炸魚,日本料理,泰國飯,韓國飯,中國菜等等。大家吃的心曠神怡,只是對不起鈔票。那天中午女兒說想吃漢堡。我一向認為那是最不好吃的了。也許太久沒吃了。看到女兒吃的好香。我說這個星期六,我們就全家買漢堡做為晚飯。結果吃了,沒啥。我問女婿多少銀子。你猜?七十美元。我的媽呀,我說以後我是不吃了。女婿說,在這個地方,只要是餐館出來的東西,都差不多這個價錢。連中國菜都不便宜。

管家的另一個工作就是清理房間。家裡每週有墨西哥阿姨來清理一次。我只是負責樓下部分。從吸塵到拖地,大概要四十分鐘。這是每天的例行工作。地板是黑色竹子的,因此有一點灰塵就看得很不舒服。對我自己而言,看到乾淨發亮的地板,心裡就很舒服。我的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帶我的小孫女。還有兩個老大,早上八點上學,下午不到六點回來。上學之前的打理,放學之後的晚飯。帶小孩,絕對沒有犯錯誤的空間。因為任何的錯誤,導致的後果難以想像。尤其是半夜起來,睡得糊裡糊塗。告訴自己絕對不能立刻去碰小孩。都是先上個廁所,讓自己醒醒。然後告訴自己要做什麼。最近孩子病了,半夜起來餵藥餵奶,腦子更要清楚。我還自己做了個紀錄。時間,體溫,奶量,用藥,都寫的清清楚楚。尤其是餵藥,更是小心翼翼。就怕孩子吐出來。孩子病了,自然就比較鬧。所以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耐心。我這個人的耐心,是做實驗訓練出來的。細心也是如此。有了細心,耐心還不夠,要有愛心做一切的前導。帶孩子對我來說,每一個難處,都是挑戰。孩子哭了,我就想為啥哭然後想辦法,到孩子不哭為止。孩子吃不飽會鬧,吃的過飽也會鬧。尿布溼了會鬧,肚子不舒服也會鬧。啥都打發好了,偶爾也會故意來兩下讓你不知所措。

我每天還為小的洗頭。說起來,洗頭不是難事。但是抱著一個小不丁點,把頭放在水龍頭底下沖洗,就得特別小心。第一要夾緊小小的身體,不能太用力,當然也不能太鬆。這個洗頭的工作,三個外孫一直都是我一個人來擔當。孩子大一點就可以躺在澡盆裡面洗頭了。三個小孩的剪指甲也是我的工作。記得小時候,有一次幫女兒剪指甲,結果剪到手指,還流血。那時真是懊惱,焦心。後來到了外孫,有一次也是剪到手指,同樣的流血。心疼不已。後來在店裡買到小剪刀,就再也沒有意外發生了。那年到上海步行街,還特地到張小泉的店面,買了兩把平頭小剪子。小孩子指甲長得很快,一個禮拜總要修剪一次。老大經常賴皮,對我說明天(英文),到了第二天又來了。我說今天就是土膜柔,這樣才完成。老二最乖了,每次說剪指甲,立刻把小手伸出來。老二最近學走路,晚飯後,帶著她在後院草坪練習。走著走著,自己就把小手鬆開。走了一段。老二學走路有好幾個禮拜了。當初我就說老二有冒險的個性,和哥哥不一樣。哥哥一直不肯放手自己走路。一直到二十個月大的時候,突然就完全會走路而且再也沒有跌跌撞撞的了。

再也沒想到,到了我的晚年,居然有了這麼一個艱巨的任務。每天過的居然比以前上班還要緊湊,忙碌。日子過的飛快,一天一下子就過了。有人說退休了,不知道如何打發時間。對我來說,我還真嫌一天二十四小時太少了。我希望能有更多的時間,可以看看書,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出去走走看看。這些不知道要那一年才能辦到。但是我自己非常享受目前的日子。每天累了,倒頭大睡。醒了,又是一天的開始。看到孩子一天一天的長大,自己也一天一天的老去。所盼望的就是孩子能夠健康的成長而我自己能夠繼續有個健康的身體,繼續看到孩子們的長大成人。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