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硅谷發生的大事件》2009/7/24

最近硅谷(矽谷)發生了兩件有關美籍華人的大事。當事人也都是來自國內的同胞。聖荷西的美國水星報還一直在跟蹤報導。寫出來的目的,只有一個,有則改過,無則嘉勉。二十年前搬來硅谷的時候,華人不少但絕對不像現在的有如過江之鯽。就拿我們住的這一排房子來說,我們是第一家中國人搬進來的。旁邊後面,都被老美的鄰居的圍牆圍繞著。那時從聖路易搬來,還真不習慣。在那裡,每家院子接著院子,沒有界限。大家嘻嘻哈哈的打招呼。可以說是路不拾遺,夜不閉戶。小孩子上學,路口就有巴士。放學自己回家。雖然沒有門雖設而常開,可是隨手一推就可以進門。街坊四鄰彼此照應著。討厭的是,夏天的悶熱,冬天的寒風刺骨。中餐館太差,中國的東西又少。公司的白人老闆一個個神氣活現的德行,似乎地球上只有他們這一類人。二十年過後,那些德行的老美都下崗了。老中也慢慢的不見了。我們有幸搬到硅谷,過著一年四季如春滋潤的日子。每次出差一上飛機再一下機,只要不是回國,就好像才真正飛到美國一樣。現在我們這一排房子,老美都走了,也不知道跑那裡去了。我知道的兩家都是退休了。一家搬到墨西哥,一家搬到了太浩湖。搬來的幾乎都是清一色的老中。很少面對面碰頭。圍牆還是把人與人之間隔得遠遠的,井水不犯河水的不相往來。這點倒是蠻入境隨俗的呀。又扯遠了。

話說一位在附近名校的訪問學者,六月初,帶著夫人、兒子、女兒,前往歐馬哈(內布拉斯加首府)參加他們十二歲女兒奪得一個國際畫展的頒獎典禮。她是個天才小畫家。在開車的路上,十三歲的兒子大概是無聊過了頭就開始逗著妹妹。想必是有點過火了。老媽看不過去,老爸就把車停了下來。做媽媽的,大概教訓了兒子一頓。緊接著發生的就是兒子的反抗。老媽一氣之下,就朝臉上打了幾下。在我們生長的環境裡,打耳光似乎是一個很自然的舉動。顯然,兒子也回手了呀。十三歲的毛孩子,反叛性開始茁壯。您想啊,不會就這樣挨老媽的耳巴子吧。好了,這個時候老爸沉不住氣了,大概也給了兒子一點教訓。說巧還真是巧,旁邊自認為頗有正義感的老美看見了呀。心裡想的是好呀,中國父母在公共場合打兒子,這還了得。一個電話,警察大老爺自然就趕到現場。一看,媽媽的臉上還帶有血跡。當然一家四口就進了警察局了。結果是兩個孩子,被指定的監護人收養。夫婦倆人被拘留了一天,最後回到了灣區。我想大家也都知道,打小孩,在我們看來是管教。人不打,不知義。玉不琢,不成器嘛。打孩子的教育方式,在老祖宗的國度裡,就是打死了都是無罪的啊。不要說那個朝代了,就是民國時期的連續劇裡頭,大宅門裡的兒子不就是被老爺子把腿都給打折了嗎。可是在美國這個文化上相對落後的民族,那就變成了兒童虐待了呀。想到這裡,還是奉勸諸位做父母的,以後管小孩,可千萬別打耳巴子。實在忍不過去,打打小屁股,意思意思還是可以的呀。可是只能用手,因為如果覺得自己手心痛的時候,就可以停止了。媽媽們啊,可以輕輕的扭一兩下。可別扭出青來。我想有時候,對小孩子這種懲罰是必須的。而且,千萬記住,可別在孩子懂得打九一一的時候才下手啊,那就太晚了。切記,切記。我們小時候,大孩子打不過同齡的孩子,就找小的孩子出氣。那個年代,小的挨了揍以後還不干示弱。口裡還嘀咕著,大欺小,死得早,我給你媽媽洗個澡。人雖小,可是還想的真遠啊。不過,放心,作父母的打打孩子,絕對不算大欺小的。

事發之後,有的美國人也覺得硬把這兩個孩子移開不能回灣區也有點過分。畢竟父母不方便探望啊。最可憐的就是無辜的小女兒了。寫信啊,想媽媽啊(沒有提哥哥,也沒有提爸爸,還是女兒貼心啊),希望能夠趕快回家等等。媽媽也著急啊。因為八月份,原先計劃要帶女兒到朝鮮國去參加另外一項國際大賽啊。在這個節骨眼上,想到的還是女兒的錦繡前程。目前雖然沒有結果,但是一般的看法,這兩個孩子即使回到灣區,恐怕也沒有辦法立刻與父母團聚。這裡面又有一個小插曲。這對夫婦,還有家庭暴力的前科。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啊。您說天底下那裡有不吵架的夫妻啊。這不就是那一次,兩人吵起來了。吵得顯然不輕。因為老婆就要離家出去住旅館。其實出去就出去唄。結果,老公啊,硬是不准她出門。這下子大概是警察知道了呀。就說她的先生妨害了老婆的自由,任意拘留老婆啊。人啊,在衝動的時候,真是啥事都做得出來。其實老婆火大了,做先生的就千萬別來硬的呀。老婆說啊,我討厭你啊,我受不了你了,我不要和你在一個屋簷下過了呀。做先生的要想辦法救火,消火,而不是火上加油。老婆要住旅館,好呀,把東西準備好啊,我送您去啊。開車兜風誰都會啊。要不找個六星級的高級豪華旅館,要不就找個極不乾淨又有老鼠,又有蟑螂的地方。老婆看了高級的一定覺得太貴了呀,太爛的,能住嗎?還不如回家啊。可惜這位訪問學者,可能是書讀得太多了。知道有那麼一句話「天下豪傑不讀書」嗎?不知道是咋想的,居然把老婆給軟禁起來。我想大概也是連續劇看多了。在國內,尤其是在古老的中國,也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就過去了呀。可是這是在美國呀。大家的看法是,這兩個孩子最後是可以回灣區的。但是不會讓他們立刻回自己的家。最可能的辦法,就是找個他們夫婦最熟的朋友代為監護。至於母親提出帶女兒到韓國首爾參加世界繪圖比賽的事,法官說,那可是比較遙遠了。先把案子發回到灣區的地方法庭等候他們的決定吧。

另外一件大事,就是一位窮途潦倒的男士,從南加州找到了以前的女朋友,把她給殺了。然後自己也結束了生命。這個男的嗜賭成性。倆人有了一個女兒。因為好賭,這個女的一直想要擺脫他的糾纏。看照片是個很不錯的女孩。可惜就是眼光太差,找了一個無賴。兩三年前,花了一筆錢終於擺脫了男的束縛,就和一位外籍人士同居了。孩子也帶來了呀。一家三口過得是喜樂融融的日子。女的在醫院裡做物理治療的工作。沒想到,這個男人存心的要結束這段孽緣。何苦呢?剩下的這位極度傷心的洋人,對著記者說,他的好夢被破滅了呀。如今,必須重整自己,要好好撫養這個無父無母的中國女孩。我們常說一失足成千古恨。我深深的為這位女孩感到惋惜啊。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