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足浴的樂趣》2009/5/8

腳底上的神經最多,因此腳底按摩可以活血,防治疾病。在國內就很流行足療。每個大城市都有。其實,我想早年不興洗澡,在意識上洗洗腳也就代替洗澡了。在許多有鄉土味兒的電影或電視劇中,洗腳好像是必有的一幕。大部分是在天寒地凍的夜晚。家裡的端了一盆滾熱的水盆,當家的坐在炕邊,一雙絕對不香的腳往盆裡一伸。家裡的就用那雙幹粗活的手,給當家的洗起來。好像只是洗洗,搓搓,不記得有打肥皂或按摩之類的。當家的一副舒服的樣子,一天的疲勞也就舒緩了許多。洗完之後,輪到家裡的再把自己的兩隻玉腳深入盆中(節約用水)。夫妻二人洗完了腳,吹滅了燈,就上炕了。有人就好奇地問,吹滅了燈,做什麼?俺也不知道。不過旁邊有個多事的人說了,他們彼此在黑暗中捉臭蟲。

從小俺娘就說俺長個米漢腳(莊稼腳啦)。小小的肥肥有肉,平平的腳板,五個爪子排的整整齊齊的。看起來實在不怎麼耀眼。加上老娘不時的提醒,要好好讀書,不然將來長大了,就真要做莊稼人種地了。有時實在為自己的腳感到可悲。記得小時候,在台灣炎熱的夏天,每次脫鞋溢出的異味兒,就更自慚了。慢慢的能不看就不看了,符合眼不見為淨。甚至有時還忘了自己還有雙腳的存在。

好了,到了上海工作。有一個週日在小區附近商街轄逛,就注意到腳底按摩的廣告。一條街居然就有好幾家。想想多少年來對自己小足的冷落,是應該補償補償了。我昂首邁著大步走向一家看起來很正經又乾淨的理髮店。當時剛好碰到促銷活動。對新加入的會員,交了會費以後,每次理髮、足浴、按摩、做臉等等一律五折優待。討了個便宜,入了會也交了會費。我就順便叫師傅給理了髮,洗了頭。剩下的的就是足浴腳底按摩了。

我被請到一個特別足浴的小房間。有好幾個可以調高位子的沙發。坐定後,師傅就進來了。自我介紹姓朱。朱師傅大概三十出頭,一看就知道是個老實人。他告訴我,出道十年了,安徽人。在揚州學的手藝。他拿了一個木盆,裝著熱水,還泡著中藥包。接著,幫我把襪子給拖了。我還很不好意思地要自己脫襪(其實我還始終忌諱著以前的腳臭,不願別人動手)。但實在拗不過他的好意。我立即也意識到,其實我的米漢腳早就不臭了。今天在朱師傅的調理下,可要好好做一天老大爺了。

大家都知道揚州三把刀。當師傅問我要不要修腳趾甲時,我立刻就答應了。我大膽的假設,這修指甲的小刀也應該算是揚州一把刀吧。泡完了腳,師傅用白毛巾把我的腳包起來。看起來就好像女同志洗完頭,用毛巾包起來一樣。我立即感到一股暖流,我的腳在有生以來,第一次被像模像樣的被尊為頭了。緊接著,師傅把我的一支腳放在他的膝蓋上。各種不同的小刀,銼子,上了酒精,就開始來美化我那看起來實在不上眼的腳指甲了。

他一邊悉心的修著,一邊用嘴吹去削下的指屑。把我這支腳彷彿當做一個藝術品在雕琢。他的聚精會神,使我當時真的愣了一下。而會心地發出對自己小足的微笑。還好朱師傅的專心雕琢,並沒有注意到我這個突如其來的傻笑。我的內心是滿足的。多少年來對自己兩足的鄙視與忽視,一下子感覺很對不起他們。修完指甲之後,我定神一看,真的嚇了一跳。這是我那雙米漢腳嗎?老娘如果看到,絕對再也不會笑胡俺了。

緊接著就是腳底按摩了。朱師傅的手藝的確不錯。舉凡抓、搓、扭、揉、壓,各種方法發揮的淋漓盡致。我還一直拜託他,不要怕使勁。我可以忍得住。這一個多小時的按摩,覺得全身舒服。按摩完了,看看自己的腳底又紅潤又平滑。臨走,我堅持給朱師傅小費。他堅持拒收。我告訴他,這不是我給的,是我兩隻腳的意思。在他還沒搞清楚以前,我就離開店了。

回到公寓,迫不及待的泡了一杯好茶。脫了鞋,去了襪。把兩腳翹在我的咖啡桌上,慢慢的又欣賞了好一陣子。我又笑了。這真是我的腳嗎?我們都說人要衣裝,佛要金裝。三分長相,七分靠打扮。對我這雙米漢腳來說,雖然只配一份長相,但是經過朱師傅的九分打扮,我可是越看越順眼啊。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