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口徑一致》2015/2/27

崔永元是中國大陸有名的主持人。大家叫他小崔。前一陣子離開了中央電視,加入上海的東方衛視,主持了東方眼的欄目。還是他所擅長的脫口秀。在中國大陸,有些人說實話,結果不是網站被封就是被監視甚至被逮捕入獄。最近看了小崔的視頻,還有他的演講,覺得小崔是如何在不准說實話的環境下說了實話,而且還可以一樣的逍遙法外。毫無疑問的這就是仰賴於說話的技巧。小崔算是國內少數幾位具有高度幽默感的名嘴,而他的幽默感是與生俱來的。還有一點就是指桑罵槐的能力。一個語言能夠巧妙運用,達到自己想要表達的目的,而官方又對他無可奈何,小崔算是辦到了。

小崔去年自費到美國做轉基因的節目。我一直沒有看他做的這個節目。主要的原因,看了一些有關的新聞,我覺得小崔有點打鴨子上架,硬是把自己捲入沒有答案的漩渦裏面。在科學方面,從他和方舟子對話,可以看出小崔不是對手。這不是老頭要談的。小崔在美國,接受華府華語的邀請,發表有關教育的演講。一個小時的演講,小崔侃侃而談,沒有大綱。其實不能算是正式演講,可是內容卻比一般學者演講要實際要精彩。裏面小崔提到了“口徑一致”四個大字,說明了今天中國大陸,各個階層反映出了所接受教育的結果,真是太精闢正點了。大家都知道指鹿為馬這個典故。一個高高在上的皇帝或者土匪,硬是指鹿為馬,只要大家口徑一致,那就是馬了。何止是指鹿為馬。國家的任何政策措施,不也是一樣。只要命令一下,大家就得口徑一致,只要口徑一致,事實的假象就變成了真像。謊話就變成了實話。

來到美國這些年,接觸到不少大陸的新聞,舊聞。看看一直到現在口徑一致還是在主導著一切。早期所有共產黨的運動,都是一人開了口,大家立刻就體會到口徑一致的必要。別小看這個口徑一致,不是一天兩天,一年兩年的功夫就可以立竿見影的口徑一致。大陸一天到晚在講依法治國,一天到晚強調要用憲法來保護老百姓。台灣一天到晚在強調民主。說穿了,總是有人在製造口徑一致。台灣和大陸的媒體,都是口徑一致的推行者。口徑一致的教育,結果就是沒有個人思想。一切要仰望發號施令者。想想一個孩子,從上學開始就給予這種不講事實,一切以口徑一致做為教育的藍本。長大了,自然而然變成了騙子。沒有人會說真話,因為說真話的就是一枝獨秀,引發不了共鳴還好,果真引發了共鳴,你就得必須接受批評甚至下獄。

李敖曾經說,台灣的民主根本不是民主,台灣的民主就是欺騙善良老百姓,就是假民主。從蔣家王朝到李登輝,陳水扁,一直到現在台灣推行的還是假民主。當年國民黨在台灣,靠著權威,白色恐怖來製造口徑一致推行所謂的民主。民進黨的同路人(包含李登輝),藉著欺騙,金錢繼續發揚光大。根據李敖的調查,台灣一次總統的大選的消費,是美國大選的二十倍。想想台灣這麼一個小島,兩千三百萬人,居然在競選的花費超過美國二十倍。想想這些錢實際上就是用在製造口徑一致,來達到欺騙老百姓的目的。有一點老頭感到十分不解。為啥台灣的老百姓就那麼的容易被政客收買。在蔣家王朝時代就不提了。你不和他們口徑一致,那就把嘴巴閉的嚴實一點,至少還有不說話的自由。不像共產黨早年,連不說話的自由都沒有。可是自從台灣解嚴,實行了所謂的民主,當台灣的老百姓能夠暢所欲言的時候,居然和那些政客一樣的口徑一致。看看台灣目前的媒體,不是從頭到尾和民進黨口徑一致的對付執政黨。台灣多年來的價值教育,可能再也看不到了。我們的教育和共產黨其實沒有兩樣,只是披著民主的外衣,而為所欲為的製造口徑一致。共產黨的目標是口徑一致的聽黨的話。而台灣是口徑一致的為反對而反對。最近媒體又是口徑一致的批評馬英九自戀。就是因為馬英九,一天要量三次體重。老頭多年以前就開始量體重,有時候一天不只三次。量量自己的體重,是對自己的身體負責,有啥不妥?那些每天打扮的花枝招展,坐在電視機螢幕前的女主持人和來賓,臉上塗了一臉的白石灰,是不是也算自戀?看看連批評馬英九量體重都是那麼的口徑一致,這不就是台灣這幾年教育的結果?

最近看了在十年前鳳凰衛視的李敖有話說的視頻。對李登輝有了詳細的討論。大家都知道李登輝早年是共產黨員。詭詐的李登輝宣布退出了共產黨,並且向國民黨自首。因為國民黨對自首的匪諜,一切不究既往,所以他能在台灣安居樂業。可是喪心病狂的李登輝,不但背叛了共產黨,而且居然還向國民黨檢舉了當時共產黨在台灣的同志,最後全部被國民黨槍斃。李登輝從一個無名小卒,在十七年之內擢升到台灣的總統,之後的為非作歹,把國民黨政權移轉到民進黨手裡。這個過程,我們不得不承認,那些當年和他口徑一致的下屬,真是如李敖所說的,就是奴才。李登輝當年在蔣經國面前,畢恭畢敬儼如一個奴才,所以奴才才會仰望奴才,而導致台灣今天的局面。我們一天到晚在台灣為台灣的民主驕傲,可是仔細的看看,實際上台灣的民主,就像李敖所說的假民主,也就是瘋狂的民主。之所以有到了今天這個地步,我想最大的原因就是從小就教育我們要聽話,做一個口徑一致的人。我們沒有自己的想法,別人說啥,我們不但不假思索的相信,而且更加以發揚光大。如何有獨立思想,不隨波逐流,都是應該時時思考的問題。共勉之。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