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靠捧出名》2009/10/23

人怕出名,豬怕肥。豬怕肥好像頗有道理。一肥了,鐵定要被宰。人怕出名,就有辯駁的空間。看看最近鬧得挺大的就是一對美國夫婦。為了出名,放了一個大氣球,還放出空氣說自己的小兒子在氣球上。結果,美國電視新聞,警察可是動員起來了。大家關心的當然是那個小男孩的安全問題。一家美國電視法克斯公司,居然打斷了總統的談話而插播這個新聞。最後,小朋友根本沒在氣球上,而是躲在家裡的小閣樓。在接受記者訪問的時候,這個天真無邪的小朋友,說這是一場秀。當地的警察老爺接下了這個案子,自然要對這個主人起訴了。原來,這家的主人,就是想出風頭。已經不是第一次製造類似的故事。我就有點奇怪,出風頭就出唄,幹嘛把自己無辜的孩子給搭上。出名的好處我想一定不少,不然,咋會有那麼多新聞炒作呢。

我的老爸是個戲迷。從小我就跟著老爸聽戲,也看戲。讀到小學六年級,要考初中了。每天被老師逼得死去活來。有一天,我居然向最疼愛我的老爸提出要求。不想上學了,也不想考初中了。乾脆送我去學戲。那個時候台灣有復興劇校,還有陸光劇校,專門招收小學畢業的孩子。老爸看了我一眼,狠狠的把我給臭訓了一頓,還好我跑得快。不然一頓打可是少不了的。後來,慢慢的長大了,也慢慢的讀書讀出名堂來了。我就問老爸,為啥不讓我去學戲。老爸說戲子是要人捧出來的。天才,苦幹固然重要,但是沒有人捧,要出名可不容易。做戲子不出名,那坐著吃西北風啊。那年我告訴老爸,我對京戲還是很有興趣。老爸回大陸探親,還特地買了一把胡琴給我。要我學學拉琴,然後自拉自唱。老爸可是一直對我的學習具有極高度的信心。老爸當時還露了一手,一邊拉著,一邊唱著。再也沒想到,我的老爸居然還有這一手。以前老娘就說老爸在老家就是喜歡拉拉唱唱。後來共產黨來了,逃啊逃,這門子技藝,一甩就是五十個年頭。

老爸這句「戲子是人捧起來的」這句話,可真是不錯。這幾年沒事,經常看看電視劇。幾個大明星慢慢的都能道出來。當前最紅的孫紅雷,是個不錯的演員。可是看多了,幾乎就是一個德行。再看同樣的表情,同樣的動作,說實在話還真有點煩。人間正道是滄桑是個不錯的連續劇。其實我覺得裡面每一個演員都非常的稱職。甚至我覺得裡面演的最差的可能就是孫紅雷。可是一提孫紅雷,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在梅蘭芳電影裡又看到了孫紅雷。這次是以不同的角色出現。越看越不對勁。根本連個邊都沾不上(連他自己都承認)。那個士兵突擊不也是一樣。王寶強還因為這部片子出了名。一雙癡呆的大眼睛,還能當兵,真是不易。結果後來拍的幾個連續劇,一看到他那同樣的兩個大魚眼,馬上就沒有興趣了。我倒是挺喜歡裡面的段亦宏的。也看過他不少的連續劇。他的確是一個難得的好演員。可是咋就沒有那麼出名呢。有一次看到電視訪問士兵突擊的幾個重要演員,我才發現段亦宏是個非常低調的人,不像其他演員那麼的找機會說話,顯耀自己。顯然,凸顯自己,才能引起別人的注意,可能才會有人願意捧你。女演員就更不用說了。好像各個出名女演員的長相都不錯。長得漂亮才是出名的首要條件。演技好像不是那麼重要。我發現中國女演員,真正演技好的,好像都不怎麼漂亮。自然也就紅不起來了。男人不都是喜歡漂亮的女孩子,自然捧的對象也要有好的長相了。

我很少看國產電影。主要是沒有耐心看下去。最近逼了自己看了梅蘭芳,還有非誠勿擾。陳凱歌、馮小剛算是名導演了。說實在話,實在不敢領教。早年在台灣的時候,看電影還是一個主要的娛樂。看了不少好萊塢的片子。一直到現在還記得幾個出名的演員。他們也演過不同的電影,可是就是百看不厭,而且不止一遍的看。好電影,看完了,一直會去想它。不是看完了,沒啥好留念的。可是看看國內拍的電影,一上演票房就是好幾個億。難道就那麼好看。再看看,每次新片上映,主角等等必定來個發佈會。穿著挺露的衣服,花枝招展的全國跑跑。製造一點花邊新聞,為的就是讓大家知道,電影要上映了,快來捧捧場啊。你看最近被逮捕那個四川貪官文強不就交代了。前一陣子章子怡拍的完美上映,不就是那樣到處宣傳。每次打開視頻,我真還沒有慾望也沒有勇氣去按那部電影的普雷鍵。所以高票房也是媒體瞎捧出來,老百姓就跟在後面起哄。

所以我又想到老爸說的戲子是要人捧的那句話了。在這個資訊發達的時代,媒體的追捧自然是首當其衝的重要一環。看看那個東北二人轉的趙本山,病了一場,結果看看媒體的追蹤報導。簡直不可思議。一個記者可以報導的事情多了,幹嘛就追著一個老頭東訪問,西談話的。人家病了,就讓人家好好的休息。可是趙老頭本人好像也挺高興出面,讓大家照照像之類的。什麼住地療養,一天要花上四萬人民幣。每天還要吃外叫的東北菜,少不了小雞燉蘑菇。我們附近有一家東北館子。有一次和老婆帶著岳父母去品嚐了這道名菜。恕我直言,比台灣夜市裡的任何一道小吃都要差。最近二人轉不是到台灣訪問,就直誇台灣的小吃嘛。東北二人轉還在各地熱演中。在電視上看過了,也就夠了。要我花錢,排隊買票去看,那絕對不是必須的。不就是兩個人,轉呀轉的,居然也算是藝術。好像在我們中國,唱唱小調,扭扭屁股,只要媒體記者老爺猛來上一筆,報導報導都算是藝術。我不知道,我們真正學藝術的人,他們心裡是怎麼想的。就拿歌星來說,不錯,是有唱的很好的。可是好像都沒有那些唱的不怎麼樣的出名。你看那個宋祖英,每次聽她唱歌,尖叫的聲音使我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可是人家紅的很呢。最近看到網上說她出場費的要求是兩百萬人民幣呢。地方上辦晚會,拿著老百姓的稅錢請她。為啥,因為她有名啊。好像有了她的出場,這個晚會才叫做晚會。沒有人當年把她捧出名,就憑她的歌聲,未必有人願意出那個價碼吧。想想對老爸當年一聲斥責,阻斷了我上劇校的路子還是蠻感激的。如今老人作古多年,那天看到那個胡琴還掛在牆上。等我退休了,一定找個老師來學學。老爸一直認為我要學啥就可以學好的。一個父親對我這個不怎麼樣的孩子一直是那麼樣的有信心,也是我一直往前走的驅動力啊。有一天,我會自拉自唱了,也希望各界尊敬的先生們,女士們好好的大書特書捧捧我。到那個時候,讓我這個老頭也來嘗嘗出名的滋味。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