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姥爺躲不了的災難》2009/2/27

我從沒有見過姥爺。所有的印象都是小時候從照片和俺娘的口中得知。只知道,早年,大舅參加了國民黨,很少回家。後來又到日本去留學,回國後就在中央政府任職。跟著中央政府到處移動。共產黨來了,就到處要抓大舅。抓不到大舅,他們就開始找姥爺,今天來請安,明天來問好。其實俺娘家就是個普通人家,也不像俺家還是個大地主。姥爺是個讀書人,早年經常替人寫狀子,上衙門為人打抱不平。大陸解放了,姥爺、姥娘因為種種原因,沒能逃到台灣。我小時候,還記得經常看到姥爺寄給老爸的信。後來,長大了,再看姥爺的信,知道他寫的一筆好字。記得那是四九年,佬爺的信上寫著,高雄船炸,重慶大火,國家將亡,必有妖孽。不久,就再也沒有姥爺的消息了。過了幾年,大舅託人從香港打聽到佬爺在成都過世了。可是誰也不知道姥爺到底是如何去世的。只記得,老娘接到噩耗,在家痛嚎,頻呼沒有老爹了。那時我大概是五六歲。以後就是每年過年,大舅會在自己的家擺上供桌,牆上掛著姥爺的照片。一個光頭,長臉,看起就是個有學位聰明的老人。老娘帶著我,每年都要到大舅家跪下給姥爺磕頭。一直到我出國那年。

多少年過去了,老娘、大舅也都先後去世了。八六年,我第一次回大陸。住在北京飯店。有一天晚上,。正要上床,就聽到有人敲門。我穿好了衣服就去開門。一開門我嚇了一跳。我還以為老娘來找我了。原來是我的四姨(俺娘在家行大)那年六十多了,一個人由成都坐火車到北京兒子家。為的是要看看我這個外甥。四姨還記得那年,我在襁褓中離開青島。我和四姨、表哥就這樣拉呱了。當然,先談起老娘到台灣,又到美國,一直到病逝。最後,就談起姥爺的去世了。老娘當年一直認為姥爺是被迫害而死的。因為姥爺身體很好,沒病沒痛的。好好的不會那麼早就去世了。這個多年的謎,四姨終於就給揭開了。

大陸解放以後,共產黨知道大舅一家到了台灣。姥爺就告訴佬娘,他必須要離開老家了。共產黨決對不會放過他的。姥爺告別了佬娘。隱名埋姓,一人獨自到甘肅蘭州當個煤礦工人。那年他已經六十大多了。在煤礦採煤,不久就得了關節炎。想想那時剛剛建國,百廢俱興,沒有人會去注意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況且又是在地底下,成天不見天日的。再也沒想到,法網恢恢,共產黨還是找到姥爺了。這一下子,姥爺的膽都快嚇破了。可是共產黨自始至終都是對姥爺非常客氣,還給予各種招待。可是這樣並沒有除去老爺忐忑不安的心理。不久就遞解到山東老家。那時後佬娘早已跟隨二舅到了成都。二舅是個醫生,又是個共產黨員。姥爺又被護送到成都與佬娘團聚。故事說到這裡,我當時是鬆了一口氣。可是,四姨接著說,共產黨並沒有因此而放過老爺。還是經常來拜訪姥爺。他們的目的就是要瞭解,為什麼姥爺在解放後,要一人隱名埋姓的跑到蘭州去做煤礦工人。明顯的是對新中國的不信任。這個不信任,把姥爺可給整垮了。今天來問好,明天來請安,就是要找出佬爺外逃的原因,同時還給姥爺洗腦。對一個與世無爭的老人,這個心理負擔是何等的沉重。姥爺知道無論說啥話都無法挽回。為了不連累家人,姥爺就是不說話。可是不說話也不對,共產黨說沉默就是對共產黨無言的抗議。這樣來回折騰了一段日子,姥爺終於告訴佬娘,他不能如此生活下去了。早晚也會把二舅拖垮的。就在那年除夕的晚上,姥爺告訴佬娘守在他住的房門外。佬娘搬了一把椅子,坐在門前。過了午夜,二舅起來,看到老娘坐在門外,就問何故。姥爹在那兒。佬娘不准二舅靠近。二舅立即意識到有事發生了,破門而入。姥爺已經上吊身亡。這就是俺的姥爺。在新中國成立後,大家都解放過好日子的時候,他自己為了不去拖累其他的人,不得不尋求解放了自己,選擇了絕路。從小到大,老娘時常重複著這個故事。她自己在共產黨控制下生活了大半年。老娘說他們非常的客氣、仁義。但是老娘的心裡就是覺得這些人不正。所以後來,在階級鬥爭的輪迴中,老幹部覺得自己也不保了,為了報答老娘當年對他們的恩德,硬是把老娘送到了青島。這樣我們一家人在青島和老爸會合。在青島又待了幾年,老娘看大事不好,又硬逼著老爸一起帶著我們逃難到了台灣。老娘後來來了美國,知道大陸開放了,可是她的心裡始終嘀咕著,一直告訴我們「共產黨再怎麼變,就是千萬別相信他們,狗改不了吃屎啊」。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