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有個好助理真好》2013/11/15

一九七七年第一次上班,就是一個人,天天做實驗。剛上班,要表現,就是累死了,都還在提心吊膽的苦幹。我曾經有過午夜回到辦公室,去看實驗的結果。現在想想真有夠驢了。午夜到清晨也不過是幾個小時,實在沒有嚴重到,連睡覺都放棄。做了不到一年,有一天老闆說給我一個助手。這樣我可以把一些簡單的工作,交待給助手。我就不必要做一些重複性的實驗了。就這樣我的第一位助手來了。她是美國人,芭芭拉歐文。一個中西部的金髮女孩。取得化學碩士後完婚。那時她工作了兩三年。女孩個兒很高,甚至比我還高。手長,腳大。我時常覺得,女孩子太高,就失掉女孩子的可愛。不過,這位助手,做事非常認真,絕不馬虎。早上準八點進實驗室,準五點下班。從不偷懶也從不死幹。每天早上我會交待她要完成的工作。這位助理很合作,不需要我費心。下班的時間到了,手裏拿著皮包,會跟我打個招呼,同時兩句話告訴我今天她的工作進度。我從來也沒有意思要耽誤她的離開。有了她,的確幫了我不少。做了不到一年,老公換工作,就這樣夫唱婦隨的離開。

接著而來的是一位剛從大學畢業的小女孩,也是個美國人,珍巴克萊。公司一直雇用大學剛畢業的學生,也是經過仔細挑選面試。一般說來,化學的底子相當不錯。因為底子不錯,所以就很自信,因為自信,自然就有點自負。老闆曾經告訴她,這是她跟我學習的好機會。因此,聰明的小女孩,工作認真,時常有工作上的問題向我請益,我也極力的把她說懂。那時她不會開車,每天騎腳踏車上班。小女孩說自己家境不好,從高中就是自食其力。她也不打扮,看起來就是來自鄉下刻苦的農民。也是跟我做了一年,離開公司另有高就。小女孩幫了我不少的忙。很多實驗室的雜事,都由她一手包辦。我那時上班不久,也不知道如何去對待屬下。唯一知道的,就是少說話,保持距離。我們很少談工作以外的事情。工作外還是工作。基本上,我的做法,就是我老闆的做法。把他們要做的工作說清楚,然後就放手讓他們去處理。有問題,我隨時在場幫忙。需要任何實驗用品,隨時簽名放行。我當時的想法是,又不是從我的腰包掏錢。沒有必要刁難。只要把工作做好。這兩位美國女助手,和後來的美國人助手,都有一個特點,就是老實,按部就班,負責認真。

緊接著來接替的是一位漂亮的美國女孩。沒來報到之前,老闆特地打招呼。她來只是暫時性,不會待的很久。老闆要我千萬別過份的支使她工作。也就是睜一眼閉一眼。當時我的確非常的納悶,心裡越想越不對。最後老闆實在受不了我的再三詢問,才告訴我實情。這位女孩非常迷人,有點像電影明星。每天把自己打扮的乾乾淨淨,很有風度,看起來也很有韻味。只要她從你身邊經過,保證你會看上一眼,而且還會回頭再多瞧上一眼。大學畢業後,在東部一個大公司工作了四年,然後轉到我們這個單位。這一點就非常的特殊。因為當時公司的政策是絕對不雇用任何外來有工作經驗的人員。我們兩人在一個實驗室,辦公桌也是緊鄰。所以每天抬頭不見,低頭見。這位助手,每天忙著打電話。她是當時州長候選人的助選人員。所以經常要陪著州長競選。上班對她來說,就是副業。沒有多久,州長當選連任。她還是忙,忙著到處應酬。她在辦公室的時候,經常找我聊天。我這個人,看到漂亮的女孩子,話就多起來。從她那裡,我還真的知道了不少的競選花聞。她非常的健談,而且對我非常的客氣。不到半年,這位助手,被高升到總部的一個單位擔任經理職務。當時我的老闆,博士學位,幹了快十年,還比不上這位女孩的官位。她走後,各種有關她的種種傳說紛紛出籠。當時聽了之後,我覺得這個女孩,看起來是那麼的有風度修養,絕不像他們口中所說的那樣。她臨走,還特地謝謝我。認為能夠認識我,是她的幸運。走後就再也沒有消息了。這段經歷,使我對美國公司內部的運作,算是開了眼界。原來一個女孩子,不需要工作上的任何表現,一下子就可以擔任別人苦幹多少年,夢寐以求的高官職位。

值得一提的,曾經有位當時年紀比我大的助手。只是高中畢業。在九零年代以前,公司雇用不少只有高中畢業文憑的助手。別看這些人只有高中畢業,但是幹起活來,非常認真而且賣力。這些人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你交待做的工作,他們絕對一五一十按部就班的完成。而且不會擅自主張的更改。舉凡大學畢業的助手,在工作的過程當中,有時候會自以為是,未經同意的更改你的方案。這種情形如果不影響結果還好,可是往往都必須從頭來過。而且等你發現的時候,已經過了好幾個禮拜。這也是為啥公司雇用高中畢業助手的主要原因。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經過這些人重複過的實驗,會更增加實驗的可靠性。我的這位助手,弗萊德史特斯,留個大黑鬍子,戴一副黑框眼睛,身體魁梧。大粗手,可是做起實驗來,比女孩還要仔細。跟他在一起工作,其樂也融融。因為從他那裡知道了美國人是如何過他們的日子。他們努力的工作,非常眷顧家庭而且知道如何去享受生活。因為他,我認識了不少和他一樣的員工。他們是公司內部消息的來源,風吹草動,也都是從他們那裡首先得知。因為他,我得知了公司裁員的名單。而且還及時通知了老中的同僚。在這個公司待了十年,始終我都有助手,可是就是一位。因為多了,他們就必須給我管理的頭銜。這點從頭到尾都不在他們的計劃之內。

到了灣區,第二個工作開始,總算有我管理的小團隊了。最大的曾經有十幾個人,而且在不同的公司。有了團隊,我還是繼續動手做實驗。只是選擇重要的課題。有了初步的結果,就讓手下接棒。這樣我可以完全掌控進度。因為很多開發性的問題,如果自己沒有具體的概念,交給手下去完成,一下子好幾個禮拜就過去了,結果可能還是在原地踏步。大體說來,有博士學位的助手,最難纏。這麼多年以來,我從來沒有碰到一位得力的博士助手。有時候甚至懷疑,他們的博士學位是如何拿到的。而且最難纏的就是從大陸出來的女博士。在灣區工作,可以接觸來自世界各地的員工。老中當然是第一,然後中東、印巴、東南亞,還有歐洲、白俄等等。形形色色,好不熱鬧。雖然團隊的人不少,可是真正直接管轄的也就是兩三個人。這些就是經理或組長。美國這個國家,很講究管理階層的次序。我的組員很少直接找我。我也很少和他們打交道。這樣可以避免管理上的矛盾。這麼多年以來,很少發生糾紛。美國人常說,做一個管理人員,必須充分授權給屬下,但是責任是不能授權的。這也是我一向的原則。我的組員未必都喜歡我這個老闆,但是這麼多年在各個不同的公司,他們在心裡是尊敬我的。一直到現在二十幾年都過去了,我們還是保持聯絡。

那年有一位大陸來的女博士助手。這位女博士是杭州人,可是絕對不是上有天堂,下有蘇杭那種。女博士在我到這個公司以前,曾經工作過三年。後來完婚後,搬到外州而辭職。她的老公是美國人,還是搞電腦的。她來口試的時候,我的老闆告訴我,口試只是形式,因為上層已經決定雇用了。老闆還強調,我是聰明人,應該支持上層的決定。當時我立刻告訴老闆,俺以前第一個工作,就有過同樣的經歷。老闆笑笑的說「古的」。沒有多久,她就報到上班了。來後,慢慢的瞭解她的來歷。這位女博士的先生,過的是原始的生活。他們住在此地北邊的一個小島。沒有水電。清晨如廁,必須帶個鏟子到戶外,完事之後,一把土掩埋。婚後,大概受不了了,所以決定再回來工作。星期一上午來上班,星期五中午必須離開公司,回到那荒涼的小島。這位女博士在公司附近租了一個房間。每天從早到晚在公司,工作十幾個小時。有時候根本就宿在公司。她一直是大家公認的工作狂。因為是博士,所以我特別注意如何與她交往。把該交待的工作說清楚,就讓她單飛。老闆時常問我她的情形,我的答覆就是她正在翱翔。老闆永遠都是點頭笑笑。意思就是千萬別出紕漏。小公司在這些人事方面的佈局,做老闆的,不管在那個階層,永遠不要較真。順水推舟。

每天看她忙碌的樣子,從星期一到星期五,臉上給大家的感覺就是憔悴。你說星期一,看起來不好也就算了,到了星期五,也沒有看回家是多麼高興的事。就這樣讓她自由自在的在公司飛翔。突然間,她負責的工作必須派上用場。我告訴老闆,她還可以一樣的自由翱翔,但是工作必須交出來。老闆認為暫時繼續讓她單飛,過一段時間再說。到了最後關頭,經過老闆同意,她的工作還是繼續。同時我自己下實驗室,開始做她的工作。可是人家不願意啊。這不兩位老中,開始一連串的較勁。不久,我把工作完成,交差。可是她還在摸索階段。摸索也就罷了,她開始對大家抱怨,實驗室的儀器,沒有一台符合她的須求。為了要找到她滿意的儀器,開始猜謎遊戲。在實驗室,每一個儀器,都有固定保養使用的規範。不是任何人可以動手。當我的經理告訴我這些情況時,心裡自然十分的憤怒。沒有別的原因,因為她的所為,攪亂了一個團隊的正常運作。

這時候,每個禮拜由我主持的固定小組會議,她雖然還是參加。可是會議開始後,不到幾分鐘,總要離開。手上拿著馬錶,明白的告訴大家,她是必須回到實驗室。一個十幾個人的會議,有一個人隨時起身離開,然後再回來,對會議的連續性有極大的破壞力。剛開始,我就當作沒事發生一樣。幾個禮拜過去了,我覺得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就去找老闆。老闆的說法是可以警告她這種不當的行為。不得已,為了這個問題,我提出的解決辦法,就是她可以不必參加會議。有重要的議題,我會單獨通知她。可是她堅持要參加會議。同時答應把工作延緩到會議結束後。這樣大家都讓一步,應該是皆大歡喜。可是好景不長,過不了多久,毛病又來了。其實,我們之間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階段。有一天,我要她開始積極的找工作,我答應在她找到工作前,不會讓她走路。同時要她把手邊的工作停止。這樣不再影響其他組員的工作。這是經過老闆同意,採取的辦法。這樣折騰了好幾個禮拜,終於看到她的辭職信。老闆也算鬆了一口氣。老闆不斷的提醒我,說她的先生是美國白人,會控告我們。我說控告啥,種族歧視?老闆笑笑。在美國這些年來,我還沒有聽過老中告老中種族歧視的。

這麼多年來,一起工作的助手真是不少。除了極少數的助手,給一些麻煩之外,其他的大家都相處的很好。我的一向原則就是放,還有就是和每一位助手保持距離。談得來的,大家多說兩句,偶爾也一起吃中飯,算是聯絡感情。大體說來,美國人的專業知識沒有外國人強,可是他們絕對敬業,不存在混的心裡。對我而言,有了助手,我的工作變成非常輕鬆。有時候閑的發慌。還好後來網絡發達,打發了不少的時間。現在想想當初一直要進入管理階層,就是我時常說,我有過那麼多的老闆,只要我不犯他們對我犯過的錯誤,我就是一位最好的老闆。做老闆有很多好處,自然薪水高,股票給的多,還有就是工作輕鬆。最大的好處,因為人多,自然好辦事。本來一個人做一件事,現在有多少人就可以做多少事。無形當中,可以從別人那裡得到許多寶貴的經驗。最後,我由衷的祝福,以前跟我共事過的助手。希望他們也都能夠有做老闆的一天。這樣我不就變成祖師爺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