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美國的醫生》2013/3/29

大家都知道美國的醫學教育是很了不起的。我說了不起是因為,第一,醫學院不好進,好的醫學院更難。第二,醫學院的訓練時間不短,尤其是手術外科,眼科,心臟科,皮膚科等等。拿到一個醫生的執照,能夠獨立行醫自然是很了不起的成就。因此,我看到美國的醫生,總是肅然起敬的。來美國這麼多年,接觸不少的醫生,公司裡面都是搞臨床實驗的就不提了。凡是在醫院看病人的醫生,在我個人看起來有問題的還真是不少。自從20年前得了一場大病,在黃泉路上逛了一圈,覺得這個世界還沒有待夠,回來之後,首先接觸的就是我自己的各科專門醫生。以前孩子們的醫生,到最近外孫的醫生,還有朋友以及他們孩子的醫生。這些醫生,好的大家都留在心裡,但是有問題的還真是不少。所以決定寫出來,多少在大家以後跟醫生打交道的時候,要心裡有所提防。因為你遇到的可能就是個二大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對病人說些啥。

我們的外孫,出生後,小兒科醫生說,心臟可能有點毛病。這個毛病經常在東方人出生嬰孩身上。孩子九個月大的時候,小兒科醫生建議找個心臟科醫生診斷一下。這位小兒科醫生,是哈佛大學醫學院畢業的美國女醫生。看起來頂多不超過40歲。做家長的為了求得心安,就按照推薦看了心臟科醫生。其實我認為是多餘。因為孩子,看不出來有任何異狀。不看心臟科醫生還好,看了之後,他說孩子的問題還真不小。女兒回來說著說著好像末日的來臨。我說這個醫生到底是怎麼診斷出來說孩子的心臟有問題。女兒說,醫生用聽診器就聽出來心臟有毛病。我一聽,嚇了一跳。如果孩子心臟的毛病,能用聽診器聽出毛病來,那絕對不是小病,還能讓孩子回來?能夠讓孩子回來,又說心臟問題不小,這位醫生的聽診器一定是特製的,有點像中醫的把脈。我說這個醫生太了不起了,總要說點出名堂來嚇人。我要女兒不用耽心。最後,小兒科醫生推薦到另外一位心臟科醫生,看看他的說法如何。我始終覺得,孩子是耶和華的產物,因此在孩子牙牙學語之前,身上只要有任何毛病,絕對會表現出來。我天天和小孩在一起,一個不舒服馬上可以感覺出來。結果第二個心臟科醫生,用超聲波給外孫檢查之後,說沒有問題。我說有了超聲波的實際檢查,可信度是比用聽診器大多了。我們的外孫已經滿三周歲了,每天活蹦亂跳的。想到第一個心臟科醫生,為啥當時不用超聲波?然後就憑著兩隻耳朵加上聽診器,就說孩子的心臟毛病不小?我們一家老老少少為孩子的心臟診斷,成天的禱告,求神的保守。無故的耽心,不知道殺死了我們多少健康的細胞。

我們可愛的老三,每天快快樂樂的長大,各方面發展極端的正常。去年聖誕節前,六個月的例行檢查,醫生說孩子的額頭兩邊的太陽穴有點內凹而且額頭兩邊有點窄……醫生說她有點耽心。回到家後,女兒就時常問,是不是的確有點窄。我說孩子額頭高,而且胖胖的,看起來自然有點窄。可是孩子的頭挺大的。而且孩子一切發育正常,眼睛非常靈活,每天高高興興的,晚上睡眠一覺到天亮。能吃能睡,沒有不舒服的樣子。到了二月份去打預防針,醫生說她還是耽心。同時就推薦了一位腦神經的醫生檢查。這位腦神經醫生看完之後,一直是給模稜兩可的答案。說百分之八十到百分之九十沒有問題。醫生建議做個CT掃描。女兒回來告訴我們,醫生說前額頭的骨頭可能要打開。這一番談話,把我們一家人的心情打入谷底。每次看著老三,活活潑潑的樣子,我自己告訴自己,絕對不能讓醫生亂來。做掃描,就必須全身麻醉,一個不到周歲的孩子,誰敢保證沒有問題。女兒從腦神經醫生得不到肯定的答案,就再度向小兒科醫生追問。回來的答案是美容的問題。我聽了之後覺得這個腦神經的醫生,為啥當時不能明白告訴女兒,那是美容的問題而要間接的告訴小兒科醫生。既然是美容的問題,就沒有必要去做掃描了。回來後,女兒決定還是找另外一個腦神經醫生檢查。這一拖就是三個禮拜。看到孩子一副無辜的樣子,明明知道沒有事,可是心裡就是忐忑不安。這三個禮拜簡直度日如年。有一天,我還怪女兒,幹嘛要再去找醫生。萬一這個醫生也是個二百五,那怎麼辦。我怕的是醫生拿孩子來做實驗品,做一些不必要的診斷研究。

檢查頭一天晚上,女兒問我是不是一起去看醫生。我說好啊。至少在旁邊可以看看醫生是否在糊弄病人。第二天女婿、女兒、我,帶著孩子到三藩市大學醫學院。這位醫生,一見面我就安心了一半。他看了孩子的病例,解釋說孩子有五處頭骨接縫的地方。只有前面額頭在六個月左右就縫合了。有的會提前一個月,就是老三的情形。頭的其他四個地方縫合的比較慢,要等到腦子發育完成才會縫合。看了孩子病例,醫生說孩子頭部體積一切正常。所以就是額頭部分提前縫合,只是美容的問題,跟腦子發育沒有關係。如果覺得有必要美容,也沒有必要現在去做手術,長大了再說。既然不做手術,就沒有必要做掃描了。看看這位醫生說的多清楚。聽了這番談話,我們大家心裡的一塊巨石才放下來。難道前面看的那位腦科醫生,沒有這樣的能力來解釋病情?

在回來的路上,我想了想,孩子的小兒科醫生,還真的有點奇怪。孩子每次固定檢查,都有測量頭部的體積。既然體積正常就表示發育正常。再說,孩子的頭部有5個要縫合的部位。難道不知道只有後面四個地方對腦子發育有直接的影響。我以前也不知道。可是做為一個小兒科醫生,每次例行檢查,都要量身高,體重,頭部體積,難道對頭部體積的數據,沒有這些基本的瞭解?這一點我是十分的納悶。因為我知道,不管幹那一行,最怕的就是對一些基本常識缺乏瞭解。只知道去做,而不知道為啥要去做。每次量頭的體積,不就是在告訴我們孩子的腦子發育是否正常?不過有一點我對這位小兒科醫生,還是蠻感激的就是她十分關心孩子的發展。問題就是她的十分關心,換來的是我們每一個人日日耽心的煎熬。禱告,隨時的禱告,一再要神堅定我們的信心。有時候想想我如果是個醫生,一定是個很好的醫生。因為我最講究的就是徹底瞭解一些最基本的知識。如果每個醫生,都能非常肯定自己的診斷,那不是給家長們減輕了多少無謂的心裡負擔。

我們的禱告就是要神給我們一個好的醫生,一個對自己有信心的醫生。兩個月以前,我做例行的直腸鏡檢查。完畢以後,這位來自大陸的醫生,以還算流利的英文告訴我,一切正常。發現的一個小小的破粒也清除乾淨。同時會檢驗是否是惡性。在我謝謝出門之前,卻撂下一句話。他說有一小部份,因為腸內留有糞便,也許有可能藏有破粒。上一次檢查,臨走的時候,醫生也對我說了同樣的話。所以這一次,檢查頭一天灌腸的時候,我就告訴自己,頭兩天就幾乎是不進固體食物。而且頭一天就是喝水。所以這一次灌腸,我自己特別注意,一定要乾淨。到了早上到醫院以前,如廁還特地看了一眼,覺得是絕對乾淨,就是清水。所以當這位醫生告訴我,還留有糞便的時候,我就很納悶。可是當時我並沒有說話。檢查後沒有多久,醫生給我來了電郵。說我一切正常,同時又提到有些地方有殘餘的糞便,因此無法判斷是否有破粒。看了這一段,我有了想法。我回信說,這一次檢查,我特地注意灌腸。如果真的因為留有糞便,而影響到檢查的結果,我願意再度灌腸(絕對不好受),再度進行檢查。因為我的祖母就是直腸癌去世的。他回信說,這種疾病跟遺傳沒有關係(他錯了,誰都知道是有關係的)。我再度回信詢問是否需要檢查確定。結果就沒有下文了。沒有回信,沒有關係,我們的來往信件是永遠保留下來了。這裡只有一個問題,大概這是所有醫生,做直腸檢查,為了保護自己,千篇一律的最後給病人留下一點“以後有病我不負責”的警告。再也沒有想到居然碰到我這種好問的病人。

美國每年因為醫生診斷錯誤,導致病人死亡的例子不少。如果人死了也就罷了。問題是死不了而活下來的代價太大了。有一位朋友的小孩,小時候被診斷出有注意力不集中的毛病。這種病例在美國不少。有的孩子,接受治療後和常人無異。有的孩子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一般就是以藥物治療,加上心理輔導。美國很多成功的名人,就是這樣走出來的。早年奇異公司的總裁,還有目前查理許娃的創始人,童年都患有此病。我認識這位朋友的小孩,最後治療到開腦子,然後通了一條管子到腹部排水。孩子自己不能做決定,所以治療的方案都是做父母決定的。做父母的,如果沒有基本常識,百分之一百的信任醫生,結果就有可能誤入歧途。所以我一再強調,有病就要看醫生,但是我們自己也要從醫生的診斷中發現問題。絕對不能懷著凡事相信醫生的說法。所以在美國,做一個醫生最重要的就是與病人溝通。這種溝通是雙方面的。如果醫生說啥,我們就認為是對的,那不是溝通,那是甘心被醫生糊弄。醫生當然無意去糊弄病人,可是如果從病人口中,得不到回應,他也只有繼續執行他要做的治療方案。所以我常說,我們到醫院看病,千萬要動腦子,不要把自己變成醫生的一個標本,提供給他們做個案研究的例子。我聽過不少的例子,最後病人都一個個走上黃泉之路。相信醫生固然是應該的,但是我們的生命還是要掌握在自己手上。任何醫生的治療方案,我們必須打破砂鍋問到底。自己的身體,絕對馬虎不得。共勉之。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