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再談性騷擾》2012/8/3

第二件可以說是真正的性騷擾。在美國工作了三十幾年,如果略為注意一下,職場上的性騷擾可說是到處可見。受害者,其實或者應該說是受益者,有的挺身而出,訴諸公堂。有的吃了啞吧虧,有的獲得了應當得到的利益,自然就啞口無言。再說,抖摟了出去,也不是啥風光的事。你想,沒有結婚的單身自然守口如瓶,結婚的更不會張揚。在我們中國人的社會裡,我們稱做潛規則。在美國當然也有。只是還不至於那麼的膽大公開。多半在自以為人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進行。這麼多年我知道的例子,大部分都是女孩子得利。至於是不是主動或被動,我想只有當事人自己知道。我們所看到的只是結果。最重要的就是很少聽到有女孩子翻臉的情形。多年前我工作的一個公司。老總就有色癖,喜歡年輕漂亮的女孩子。可是老總從不拿來威脅或引誘女孩子。他看上了一個女孩子,經過交往認識,會邀她出遊。也就是在老總出差的時候,請她伴隨。所謂伴隨只是工作後一起消遣娛樂。從來都是女孩子,單獨出行,只有等老總電話,大家見面。而且在公司內部還不止一個女孩子。有一位年輕的男同事,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對一位老總的相好,展開攻勢。結果不但沒有成功,反而被炒魷魚走路。當然也有的女孩子,藉著自己的姿色,爭取了升遷的機會。有的藉著而保持了自己的職位。凡此種種可以寫一本書。內中俺們中國女孩也不甘落後,頗有後來居上的架勢。

我要說的是今年五月份,一位在此地一個風險投資公司的華裔女合夥人,控告公司性騷擾,對婦女員工歧視而訴諸公堂。當天的報紙以非常醒目的標題,講述了這個故事。這位女士P,擁有哈佛大學雙料的學位,先是從普林斯頓大學主修電機工程畢業,然後取得了法學博士以及企管碩士。根據畢業日期,今年大概四十歲出頭。畢業後就業於幾個大的公司,最後在二○○五年加入此地非常有名成功的風險投資公司KP。從這個女孩的學歷,經歷算是華裔高階白領。有了這樣的背景,自然是佼佼者。在沒有達到自己期望,加上過去的獻身,難免產生了挫折感,最後走上法庭之路。她在控訴書中指出,有一位男同事與她發生性行為。這位同事告訴P女士,他可以為他在公司的前途提供幫助。經過多次的引誘和威脅,終於在一次到德國公務旅行,女方在極不願意的情況下答應男方的要求。但事發之後,男方食髓知味,由於女方不再答應連續的要求,而使他蓄意報復,而使她在公司的前途受到傷害。她指出公司對女性合夥人的不公,比男性合夥人較低的利潤分享以及較少的董事名額。她被公司孤立,甚至曾經想到把她調職外放到中國。她雖然屢次向公司高層反映,但是始終沒有得到公司正面的回應。公司對她公開的訴諸公堂表示非常遺憾。同時認為她在公司服務七年,彼此應該可以在庭外互相解決問題。同時指出,公司透過獨立的調查,相信她的指控不實,並決定抗爭到底。

當P向公司反映受到同事的性騷擾一事,所得到的答案是建議他們兩人成婚,而明知道那位男士已經結婚。那位男同事於今年初已經辭職離開公司。一般這種員工控告公司的案子,很多都是預留後路達到庭外和解。但是P女士從頭開始,沒有打算這樣做。當然她自己擁有法學博士,自然對自己的前途孤注一擲有她自己的考量。他這樣一告,不管輸贏,在美國職場上算是走到盡頭。雖然目前仍在公司上班,可是處境之艱難與尷尬不難想像。再來看看P女士的私人生活部分。根據網上的消息,她已經結婚。他的先生是非裔美籍,此人也是哈佛大學的畢業生。是經營股票投資公司的大老闆,過去曾經是非常成功的大亨。這幾年幾近破產邊緣。最值得注意的是此人曾與他的同性戀人同居十年。在與P結婚前分開。其他關於P女士個人的資料,都是一般就職後提供給公司的基本介紹。不過我想她可能是華人移民的第二代,從她的英文名字來看,應該是姓包或鮑。

本案在七月份已經兩次開庭。公司兩次要求庭外和解的建議被法官拒絕。公司提出在員工與每一個負責的創投公司客戶簽約的時候,合約上面很明白的說明員工不可以對公司向法庭提出告訴,而須要經過庭外仲裁和解。根據這個合約,所以P是只能與公司和解,不能對公司提出控訴。但是法官顯然是站在被害者的這一邊。認為公司本身與P之間並沒有一份很清楚的合約,說明不能控訴公司。我問了孩子一些有關的問題。一般公司在員工上任的時候,應該有一份所謂黑白的合約。內中有一條就是不能走上法庭控告公司,必須經過庭外仲裁和解。顯然這個公司忽略了這一點。以為只要有員工與自己負責的公司有合約就可以保護公司。顯然公司本身忽略了這一點。當然,如果說P和自己的公司,即使有合約,公司也未必能得逞。因為在加州的勞工保護法,法官總是站在保護勞工的這一邊。法官總是會想辦法從原告與被告雙方當中提出漏洞來達到儘量保護勞工的目的。此案第二次被法官否決之後,意味著被告將會上訴。上訴最少要等待一年才有結果。這是被告絕對不願意看到的結果。因為時間拖的越長,花費與賠償費用自然無形的增加。

這個案子的發展目前就是等待下一步的上訴開庭。當然也不是說沒有庭外和解的可能。一般說來P的目的就是要公司賠償巨款。P本身的財務情況不知。可是有人把他先生目前的財務危機與P的案子連在一起。而且他的先生先前曾經控告他的房東種族歧視,拒絕把公寓出售給他。這些種種跡象顯示P多少受了他先生的影響。他們結婚五年,而且有一女孩。先生居住在紐約。有一則新聞報導,P曾經把一棟價值三百多萬美元的豪華共渡公寓出售給一位印度人。而引起大家的猜測她是一位享受奢華的女士。這些都是挖牆角的新聞,在美國買賣房地產都是公開的訊息。說了一大堆,我要說的是這些在職場上的女白領,受了最良好的教育,但是為了切身的利益,居然也難逃俗世的引誘。公司曾經要求外界對P做過獨立的調查,認為P女士多年來在工作上表現不佳。很明顯的,公司藉著這些來迫使P低頭和解。不過這也是意料當中的事。沒有公司會讚揚對公司提起控告的員工。在美國大家一天到晚強調誠實,可是真正到了互相廝殺的時候,好像誰也不會輕易放過對方。我個人認為,P女士很可惜。如果當初自己能夠守住底線,我想結局可能不一樣。因為一旦自己所為超過了自己的底線,別人對妳的看法自然有所改變。而妳過去的成就,別人總會加上也許不正確的揣測。最後就算贏得官司,也是傷痕累累的伴度餘生。

我在上海工作兩年,就聽過許多女孩子藉著色相,取得了自己不夠格的工作崗位。最後都一一下馬。說到最後還是我經常說的,做事就是按部就班靠自己的本領,就是出不了頭,至少,你可以心安理得的過你的日子。否則,一輩子將生活在自己創造出的陰影裡。你的孩子,家人將一同跟著你在陰影裡翻滾。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