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送禮的技巧》2009/12/11

禮多人不怪,我想不管到那兒都是這個理。小時候,逢年過節總有人送禮。老爸輩份高,自然晚輩送禮算是禮數。那個時代,大環境不好,家境也不好。老娘收了禮再轉手送給別人,那是常事。搞得我們一看到有人送禮,立刻就問老娘是不是可以留下來。後來,環境改善了。我們終於可以保留而自己享受了。而且多餘的可以轉送給別人。老哥念大學的時候,擔任家教。而且學生的家長都是當年台灣有頭有臉的大戶人家。老哥高中三年都是第一,最後畢業的時候保送到台大。自然很多望子成龍的家長,也願意自己的孩子能夠考上好的大學。而且老哥的學生,不管多差,經過老哥一調教,還都考上了大學。老哥精通各個科目。人家一個孩子要找好幾個家教,可是只要找到老哥,一人就全包了。名聲一好,自然找老哥的人就多了。老哥又要讀書,又要家教,大學四年可是沒輕鬆過。孩子成才,家長自然會好好報答老師了。所以一到年節,我們那個陋居門前,總是,著私家車,都是家長來送禮的。所以那個時候,我們可風光了,逢年過節總是有吃不完的好東東。真是羨慕死鄰居的小孩了。

慢慢的我長大了,也到了我該給人送禮的時後了。從小學到大學,我一直沒有給老師們送過禮。因為老爸說沒有必要。讀書就是靠自己的本事。老師有薪水,誰有那個閒錢給老師。不過那個時候是有同學送禮的。也都是因為成績不好或者犯了大錯,破財消災。往往老師也都欣然收下了事。讀高中的時候,有位同學考試作弊,給老師抓到了。可是老師並沒有立刻嚴厲處罰。隔了一天老師當面告訴那位同學,下課後到辦公室把那盒餅乾拿回去。老師說不要侮辱老師,以為老師會在乎一盒餅乾。後來,我們別的同學說,老師之所以不立刻處罰,就是給學生送禮的機會。老師要的是現金。應該把現金放在餅乾盒子裡,而不是單單一盒餅乾,太瞧不起老師的胃口了。自然,不久處分就下來了。那個時候,我們這些毛孩子就知道送禮的重要性了。到了大學修微積分。教授是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先生。教微積分就是坐在椅子上念課文,其實就是翻譯(我們用的都是英文版)。到了期末考結束,要我們返校看成績。在最後的一堂課,把分數給宣佈了。同時把他的豪宅地址寫在黑板上然後聲明,他會在幾天之後才會把成績交上去。一旦成績交上去,就不能更改了。不及格的同學,根據慣例,立刻買上一條金華火腿,送到教授府上。這樣就可以及格了。所以那位大名鼎鼎的教授有個外號就是火腿。我到現在也搞不清楚,一條火腿有十幾斤沉,就是每頓吃,也要吃上一陣子。要那麼多火腿當大米飯吃啊。

記得那個年代,我們家也經常有人送火腿。一條火腿可以吃上一年。那年過年,我第一次到老婆家拜望她的父母。老娘說家裡有火腿,就讓我帶著火腿當禮物。老婆的家境和我們家算是蓆子滾地上,火腿還算是不錯的大禮了。我還穿著西裝,從台北到桃園。一路上擰著這條沉重的火腿。一直到現在,老婆還笑我當年真有夠驢的了。雖然是驢了點,可是人家一家人就覺得我懂事,不怕辛苦,老遠的提了一條火腿,這個年青人將來一定不錯。這不岳父岳母目前都快九十歲了,而且就住在我們的附近。每個禮拜我們還是噓寒問暖的。只是再也不提當年提著火腿的那副驢勁了。服兵役那一年過年,自然要拍拍我的上司馬屁。一大早也是提了一條火腿,趕往組長住在桃園的眷村。一進大門,大家都看到我提著一條火腿。眷村的小孩就跟著我後面,看看我到底是到那一戶。我大搖大擺的找到了三十號的小門。小朋友還不肯散開,我說你們是不是想吃火腿啊。大家都張著渴望的眼睛看著我。組長開了門,一看到我提了一條火腿,那兩眼立馬瞇成了一線。後來,我為了留學出國的複雜手續,所有請假都是一律照准。你看看這兩條火腿的功用有多大啊。送禮是要看準了,然後送啥東西是絕對有關鍵性的。不能瞎送反而引起不良的效果。偷雞不著蝕把米,弄巧成拙也是經常發生的。

來美國後,經常聽說美國人喜歡貪小便宜。送點禮物總是無傷大雅的。開始念碩士的時候,我的指導教授幾乎把我放棄。經過他的一番努力指導,我終於在緊要關頭到了百尺竿頭的頂端。教授對我的進步頗為得意。那年聖誕節,我立刻到百貨店裡,買了一對非常精緻的燭台。老闆打開後,樂的嘴巴都閉不起來了。那天他的禿頭特亮,閃閃發光。猶太人的喜歡小便宜表露無遺。從此,我的教授對我更加照顧。給我許多實驗室的工作機會,還找了英文系的學生來指導我的英文。後來,我自己也更加努力,並沒有給自己扯後腿。還沒有畢業,老闆就為我找到一個大學校念博士的講學金了。你看,送禮送到恰到好處,結果好處當然又回到自己的手裡。到了念博士學位的時候,老闆的名氣不小。組裡的同學也都是高手。沒有人有送禮的習慣。怕的是反而讓老闆覺得自己在拍馬屁。老爸那時後時常來信,要我過年過節一定要給老闆送上禮物。老爸也不時的從台灣寄來一些好的工藝品。可是我都是自己保留收藏了。一直到了論文口試答辯通過後,我終於把一套大理石的酒壺酒杯送給了老闆。當我打開那個盒子的時候,老闆幾乎樂的跳了起來。直說我太過分了。我說這只是表達我對他過去四年教導的謝意。他的表情到現在還歷歷在目,可惜人早已作古了。

上班以後,由於自己的表現特好。碰到幾個老美的老闆,一個比一個差。當然就根本沒有送禮的念頭。我的感覺倒是他們應該給表現優異的員工送禮才對。可是一般美國白人總是挺小氣的。到了灣區上班,中國人一下子多了。有的老中似乎就是不停的送禮。好像就是靠送禮維持自己的工作。我這個多年不送禮的態度也慢慢的有點鬆動。一直到有一個老闆,我並不喜歡他,可是他就愛接受禮物。一直到我決定要離開公司的時候,覺得這個老闆,在這個領域還有點名氣。同時當初也是他花了公司的錢,把我從住了十年的蠻荒中西部雇來,總是應該送送禮的。我在家裡的櫥櫃裡,找到了當年在青島買的一對獅子。那天向他辭行,把那一對獅子呈現在他的眼前。這個有點肥胖的老闆,樂的好開心。後來,在另外一個公司,也是辭行的時候,送上一點小禮。不為別的,就是希望以後,有人打聽我的時候,還可以想到我送過禮,可以嘴下留情。給老美送禮要特別小心。很多老美認為,好好的幹,秀你自己的本事,沒有必要送禮。送禮都是自己沒有信心,想要巴結。當然,有的老美是多多益善,不拿白不拿的心裡。表現良好,送點禮物是錦上添花。表現平平,送禮送對了,沒有害處。表現不怎麼樣,送禮就要特別小心,搞不好,還很難看滴。

國內送禮當然少不了。逢年過節,大張旗鼓,員工們好像比賽似的孝敬老闆。其實就是在美國,要不要給中國老闆禮物,也是挺難決定的。我自己有過一個老中老闆,我是從來沒想到給他送禮。不為別的,就是覺得沒有必要而且實在不願出手。我的老中屬下倒是給我送禮。雖然不好拒絕,但是下不為例可是絕對交代的清楚。而且,我總是得破費一番回請吃飯。中國人一年三節送禮是老祖宗遺留下來的。當年老爸在台灣管的是總務。每年為了這一年三節的送禮,煞費心思。問題是錢從那裡來。員工各個薪水就是那麼一點,根本就沒有多餘的來孝敬長官。所以管總務的人總得絞盡心思,挪用公款。做官的胃口都是大大的,胃口小的也當不了官。所以看看那些當官的,不都是齜牙咧嘴的挺著個大肚。也就是等著這一年三節,大撈一筆。在中國人的社會裡,工作的表現不是那麼的重要,重要的自然是你如何做人。要把人做好,自然就得把主子伺候好。把主子伺候好,自然以銀彈攻勢最為上策。最好,最實際的就是現款。過去美金好,現在是人民幣。眼看人民幣的擢擢上升,我想國內當官的,所期望的自然是花花紅紅的人民幣。最後當然是送禮的時機了。送禮總要送在刀口上。眼看著又到了年終了,孝敬主子的時候也到了。如果你想要拿到好的年終獎金,就得先分出一點給你的主子。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這句名言,到了這個時候,千萬要牢記在心。你給一百,說不定主子一高興,發給你兩百。這樣你還賺了一百。如果不給,說不定主子只給你五十,或者下次加薪的時候,少加上你應該孝敬他的數目。不用我教你,你說那個划算。難就難在,主子的心裡很難猜測。喜歡你,送送禮那是錦上添花。不喜歡你,無論你送啥,都覺得那是應該的。人不是常說,大人好對付,小人最難纏。偏偏在這個悖逆的時代,似乎只有小人可以當道而且得意忘形啊。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