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菜刀》2013/5/10

那個週末一家人去逛大賣場。我帶著老三走著看著,看到一個擺攤的老外,一張桌子上有各式各樣的刀子。美國人一般的刀子擺在一個木架上,有大的,小的。可是就是沒有俺們中國式的菜刀。當我發現這個老外的攤子,居然有那麼一把中國式的菜刀,立刻走向前去。把展示的菜刀,拿起來,右手大拇指順著刀口摸起來。居然一點都不鋒利。我正要開口,老外說了,那是展示品。真正出售的刀是很夏普的。這把不鏽鋼刀是德國製造的。老外說剁骨頭,不會缺口的(我當然不信)。原價是二百五美金,現在促銷價是四十五。我順手拿起放在購物車中。自從住到女兒家以後,一直就是用的美國一般的刀子。起先還挺鋒利的,用久了就鈍了。所以切肉等等根本就是草草了事。我自己手邊最近用的一把刀是朋友從台灣帶來送我的。不大,很輕,可是非常的麻利。幾次切菜的時候,都削到指甲。那天清理鱸魚的時候,切到了骨頭,一下子刀口給缺了。心痛不已。所以心裡就想著買一把新的菜刀。再也沒想到居然在美國的大賣場買到了。

我會用刀,但實在想不起來是何時學會的。我想大概是讀初中的時候。小時候,我時常跟在老爸,或老娘後面,看他們做飯。覺得做飯真是神奇。老爸會用刀,也會做菜。老娘也會用刀,尤其切麵條,可是工整了。我想在旁邊看久了,自然而然就會了。就好像打麻將一樣,不也是站在牌桌後面,看著看著就會了。很多東西,不需要去特別去學,耳濡目染,久而久之,自然到手。昨天在車上聽此地電台的中文節目。要聽眾回答一些有關母親節的問題。第一個問題就是古時候有位偉大的母親,為了教育孩子,經常搬家。這種題目居然也問得出來。我時常說此地的中文電台,除了有那麼一兩位播音員的聲音好聽之外,內容實在不敢領教。好像找不到有份量的播音員。我想孟母三遷就是怕孩子耳濡目染而學了一些不該學的東西。還有一個類似的問題,就是誰的母親在孩子背上刻了四個,那四個字。你說說居然還有聽眾會花時間,打電話回答這些問題。我不知道他們到底是怎麼想的。在國外越是看起來不可思議的事,就越會發生。有的人就是有那麼的空閒,還打電話回答這些問題。這時題外話。

那年出國後,沒有多久就收到老爸給我寄來的一個包裹。裡面赫然就有一把菜刀。老爸知道我好吃,也會做。將心比心,知道我會用刀,所以就寄了,同時還帶有一塊磨刀石。中國菜,除了選料之外,在上鍋之前,最重要的當然是刀功了。來美國後的第一個暑假,我在紐約一家中國餐館打工。開始就是洗盤碗。每天早上十點到晚上十點。一個禮拜六天。每月四百美金現款。在那個時候,四百美金可不是一個小數字。那時候好像百元大鈔很少,都是十元。四十張就是一疊。洗盤碗顧名思義就是洗碗。其實當然不止。說穿了,就是廚房師傅們的佣人。任何人都可以支使你做任何事。洗米做飯,剝洋蔥,剝蝦子,拖地(只限廚房),倒垃圾等等。洗碗就是上生意以後才開始。餐館的生意不是那麼好,所以還是有閒暇的時間。那天我們的一位師傅,在劈洋蔥,我在旁邊觀看。他的動作飛快。一個洋蔥拿來,一刀兩半。放平了,開始從上到下切條。不是慢條斯理的切,而是很快的從上到下,把一條一條給劈下來。他還洋洋得意的問我,見過沒有。我說讓我試試。結果他還真被我的刀功給愣住了。

那一個暑假,廚房的師傅還有老闆,都說,這麼多年以來,就沒有見過我這種留學生。怎麼還會這些廚房的玩意。所以老娘以前教育我們,在家能學點家事,說不定啥時候就用上了。後來,師傅們教我如何劈雞。雞一進來就是全雞。最後把白肉,黑肉等等分開。他們的動做飛快。絕對沒有用刀剁雞的時候。骨頭都是順著關節分開。因為如果把骨頭剁碎了,骨頭的碎屑傷了客人,可是要吃官司的。一直到現在,每次買雞回來燉湯,我還經常露兩手給自己瞧瞧,頗有老王賣瓜之嫌。有一位師傅,號稱自己可以把一片平常的豆腐乾片成十八片。可是從來也沒有見到他表演過。我自己也試過,最多就是六片。大家到館子都可以點一客香乾肉絲。有一年在附近的一家餐館算是真正吃到入味的香乾肉絲了。豆腐乾切得像粉絲一樣。可是炒出來,居然沒有破碎。那是翻鍋的功夫。一般香乾肉絲最大的毛病就是不入味。不入味的原因就是豆腐乾切的不夠細薄,味道進不去也。

最令我嘖嘖稱奇的是一把一般的菜刀,居然可以用來切割任何東西。我就看過師傅,用菜刀來削水果皮。我就從來沒有試過。怕的是傷到自己。所以當年就有人說,俺們中國人憑著一把菜刀,就可以打天下,一點也不假。那年暑假打工,在廚房只做了一個多月,老闆就讓我學跑堂的。他覺得我的英文很好,在廚房可惜了。再說,我的廚房手藝也不錯,眼看著就要學炒鍋了,如果再幹下去,可能就要當二師傅了。老闆說,他不缺廚房的人,缺的是前台的伙計。這樣他可以不需要經常駐在店裡。那年暑假,後來我真的幹上了跑堂,最後還真的打起領帶,做了經理。一個暑假下來,帶著兩千美金回學校的。那時候,一個剛畢業的大學教授,起薪是八千元美金。千萬別小看打工,開餐館的,他們啥都沒有,錢是不缺的。只是有的人,拿到錢之後,都揮霍光光。當然也有無數打工仔,知道節省辛苦錢。知道工字不出頭,積極存錢開餐館創業,給自己備後的大有人在。

那年暑假打完工回學校上學。居然附近機場的一家中餐館老闆打電話找到我。問我是否可以週末幫忙。我說當然可以了。只是自己沒有車子,必須打的上工。老闆說沒有問題的,保證我的小費收入,足以賺回。那個餐館高級的不像話。男士著西裝,女士著晚禮服。廚房十位師傅,外面十三位跑堂。大部分都是老美,而且都是年輕的美女。我是唯一的中國男跑堂。每個禮拜五傍晚,搭計程車上工。在老闆為員工預備的公寓過夜。星期日午餐完工後回學校。這樣三天下來可以賺到一百五美金的小費。在老闆過夜的兩個晚上,員工的消遣就是打麻將。說起來中國餐館有許多共同的現象,就是好賭。我想大部分都是香港來的原因。在台灣的時候,就知道廣東人最愛打麻將。而且廚房的人始終想要把跑堂口袋的錢撈過來。因為他們覺得跑堂賺錢容易,不像廚房的工錢都是血汗錢。我們廚房的一位陳師傅,有一次就輸了而且偏偏我一吃三。第二個禮拜上班的時候,我就買了一條香煙,孝敬陳師傅,也算是拍馬屁。結果後來為了全力把碩士念完而辭工。臨走陳師傅把他隨身的一把菜刀送我做紀念。每次下工,他把那把菜刀用報紙包好,插在褲腰中,當做自衛的武器。看看菜刀的功能又多了一項。那把菜刀用了這麼多年,還是好好的。每次看到那把刀,就想起這一把刀的歷史。四十年一轉眼,這把菜刀也一直跟著我。

自從買了這把菜刀之後,做起飯菜來,特別的順手。我們的老三開始吃固體食物了。每天我會把肉,菜,切的細細的,加上事前熬好的雞湯,做成各式的菜飯。這樣一小鍋,三個外孫爭先恐後的要吃。嚷的最大聲的就是老三。老三吃了一口,會露出知足甜美的笑容,然後手族舞蹈的呀呀叫爺爺。一個手指點著掌心(學校教的口語,就是要更多的意思)。老二看了,把口張的好大。老大自然不甘示弱。這樣一頓晚飯,很快的就完工了。你看看四十美元的這把菜刀給我省了多少事。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各位可千萬別小看,俺們老祖宗遺留下來的言語。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