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聽廣播的時代》2012/7/13

對我們早期在台灣長大的孩子,聽收音機是我們那個年代最大的消遣。念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最愛聽的就是中廣白銀阿姨主持的兒童節目。時間在傍晚,節目開始就是以一首歌,歌詞的最後段是,……小朋友們,今天起,大家來歌唱。到了初中,沒有了升學的壓力,學問也大了一點,開始收聽大人的節目。一早七點就是潘啟元主持的早晨公園。後來鄢蘭加入正式共同主持。再後來是宏毅主持。那個時候,每個中廣的主持人,都有聽眾俱樂部的組成。星期日的下午,在新公園的中廣播音室舉行。那時我常常去參加,為的就是看看主持人。因為一天到晚聽到的只是他們的聲音,自然想看看廬山真面目。到現在我還記得這些主持人的模樣。潘啟元那個時候留個小鬍子,大概總有四十歲隨左右。節目的內容記不太清楚了,也是因為正是趕著上學時間的原因吧。

早上九點鐘就是空中雜誌。這個節目的主持人是石誠。說起來也巧,他就是我初一的體育老師。後來王玫加入主持。石老師說的一口標準京片子。兩個眼睛小小的,但是身體魁梧。後來跑到南洋大學去了。那個時候,很多中學老師,都往南洋大學任教。之後,就轉往美國。我的三姐夫就是這樣來的美國,然後唸書,拿的博士學位。空中雜誌這個節目,對一個初中的學生來說,可能深了一點。偶爾有機會才聽。當我告訴石老師,我收聽他的節目的時候,老師還問了一句,你還聽得懂啊。老師走了好像就由當時還在法商學院就讀的王荺主持。她的聲音非常特別,說不上好聽,但是跟一般女孩子都不一樣。到了中午時間就是九三俱樂部。這個節目是專門為軍中將士們開播的節目。沒有記錯的話,最早是由徐謙、宋屏主持。徐謙的聲音特別清脆。宋屏的聲音也不錯。後來節目就是由白茜如主持。白的聲音頗有女性魅力。還有令我記憶深刻的就是丁秉燧主持的猜謎晚會節目。這個節目每星期日九點,就是廣播劇之後播出。有一次現場是在信義路的國際學舍舉行,我還大老遠的跑去看。一開頭,主持人會說,各位聽眾好,我是丁秉燧,今天是中國廣播公司第一百次猜謎晚會,晚會開始。。接著就是幾聲小鼓小鑼的響聲。主持人,西裝筆挺,看起來一本正經。問題發問之後,就是計時的聲音,等候答案。如果對了,主持人舉起右手,會說「答對了!」。

還有每逢週日早上十點到十二點是平劇的節目。這是老爸每星期日一定收聽的節目。老爸做飯的時候,會把收音機放在旁邊。後來我一直喜歡看戲、聽戲,也就是那個時候跟著老爸聽出來的。到現在我還是對平劇很有興趣的。念大學的時候,晚上十點,就有趙琴主持的音樂風節目。這是一個古典音樂欣賞的節目。趙琴本身好像就是學音樂的。有一陣子,晚上睡覺的時候,我會打開收音機聽這個節目,然後入睡。她會花時間介紹作曲家,每個樂章等等。聽了她的介紹,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聽起來,還真有那麼一回事。早期的四國五強籃球邀請賽,是台灣每年的盛事。台灣的克難與國光兩隊,加上日本、韓國及菲律賓。比賽地點就在總統府對面的三軍球場。每次中廣必定實況轉播。記得讀小學的時候,每年到了夏天就比賽,我們的鄰居,每家把收音機拿到院子裡。就會聽到洪縉曾記者的現場轉播。他的轉播速度飛快……陳祖烈傳給賴連光,一看沒有投籃機會,把球傳給羅繼然,羅繼然轉身投籃,球反彈出來,盧義信接到籃板球,投籃,進了!得兩分。那個時代最高分就是兩分。那個時候,四國五強的籃球賽,不知道使我們多麼的瘋狂。那個時候,愛國的心情表現無餘。

這些都是當年中廣公司的名主持人。除了主持節目,最令我懷念的就是當年每星期日晚上八點全國聯播的廣播劇了。到了高中時代,電視出來了,大家的注意力才慢慢的轉向電視節目。自然聽廣播的人減少了許多。從小學開始我們一家人都聽廣播劇。每次開頭都是這樣的……廣播劇,中廣公司廣播劇團擔任演出。劇名……然後就是某某編劇,崔小萍導播,李陵配音,唐翔錄音,于恆報幕。然後就是劇中人,某某由誰擔任。那個時候,每個主持人都是必定的演員。記得好多年以前,我還從中廣的網站上,重聽這些廣播劇,的確激起了當年對廣播劇的熱愛。現在想想,當年的廣播劇,無論在那一方面的製作,恐怕都不是現在電視劇所能相比的。有喜劇,有悲劇,有歷史劇。幾個特別好的劇本,雙槐樹、借牛記、釵頭鳳、白日夢、趙氏孤兒,到現在我還依稀記得劇情及演員。幾位特好的演員,趙剛、宏毅(反派角色演的特好)。在趙氏孤兒裡面,宏毅飾演屠岸古,結果許多聽眾,寫信給他,把他給臭罵了一頓。他在節目裡還向聽眾道歉,另外還提醒大家,那是演戲,不要太幼稚。同時說自己的聲音就是適合演反派的角色。你看,那個年代老百姓就是那麼的單純。居然還寫信臭罵他在戲中扮演的角色。王玫的聲音非常清脆,聽起來就是一個非常純潔的少女。借牛記中她與宋屏飾演一對鄉下情侶。到現在我還記得他們兩人的對話。這麼多年以來,再也沒有人能夠編出那麼幽默的鄉村喜劇了。也沒有再看到像這兩位那麼敬業的演員。看看趙本山拍的鄉村愛情系列連續劇,簡直就不能與當年的借牛記相提並論了。我的看法是,電視劇的效果應該會比廣播劇容易表現出來。廣播劇看不到演員,只聽到聲音。當年的廣播劇,幾乎每一劇都可圈可點。足見當年中廣的人才真是不少。

還有就是小說選播了。最令我記憶深刻的就是紅樓夢。飾演賈寶玉的是鹿餘(?)。那個時候他還是國立藝專的學生。鹿的聲音就是小生的腔調。他也常常在廣播劇演出。七二年暑假我在紐約打工,有人告訴我說鹿餘就在中國街的商店打工。這部廣播小說當年的確轟動一時。崔小萍導播,同時也飾演賈母。賈政是由王孫飾演。王孫在許多廣播劇中都是飾演嚴父的角色。聲音有點沙啞,頗有權威性。被選出播放的小說都是當年最受讀者喜愛歡迎的作品。譬如王藍的藍與黑、華嚴的智慧的燈、於梨華的再見棕櫚,還有司馬中原許多傳野的小說等等。能夠上榜在中廣播出,不易。中廣的新聞節目也是我經常收聽的。看看現在台灣的播音員,不管電視也好,收音機也好,都犯了一個通病,報告新聞就是在念稿子。沒有陰陽頓挫,好像是在應付差事。我跟你打賭,報完新聞之後,你問那些播音員,恐怕可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這點,看看大陸中央電台的播音員就比較有素質。但是總體來說,跟台灣當年的那些播音員,還是有一段距離。我時常在想,也許當年的播音員,個人背景和所受的教育,都比較高深,而很自然的反映在發出的聲音。現在的電視主持人,我想扮相是首要的條件,而廣播主持人最重要的就是聲音。所以差別就發生了。我相信大家一定知道,很多演員長相不錯,但是聲音卻上不了檯面,只有找別人代替。

現代媒體發展的程度,絕對不是我們那個年代所能想象的。可是對孩子們的影響未必都是正面的。別人我不知道,但是對我自己而言,我的求學時代從小學一直到高中畢業可以說從廣播中學到了許多東西,而且都是正面的。也就說是在娛樂消遣當中也同時學習。看看現在的電視節目,除了娛樂,實在對我們生活上,沒有實質的幫助。也可以說,媒體人在乎的不是在對大眾負有社會教育的責任。他們所重視的就是收視率。你看有多少孩子沈澱於電子遊戲當中,而荒廢了學業。多少暴力事件不都是從電視,電影當中學來的。社會風氣的敗壞,媒體是負有絕對的責任。近來國內還有約架的事情發生。就是兩人在網絡論戰,不服對方的時候,約個地方,以打架的方式決定輸贏。最近在北京,就有四川一位女記者,把對方男的私處給踹了兩腳,媒體還得意洋洋對這位女記者的勝利大加報導。這些怪事,在我們那個年代,恐怕根本想都不會想到。寫到這裡,對以前那個時代的播音業者獻上我由衷的最大敬意與謝意。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