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回國之行(上)》2011/10/28

十月十日這個偉大的日子,我搭上美聯的班機,十一點由舊金山機場啟程回國。到了北京是第二天下午的二點半。取了行李,走出海關,有人迎接,就這樣直奔天津。不到兩個小時我就住進了下榻的酒店。這是第三次天津之行。第一次是二○○五年,那時候我還在上海工作。去年第二次重回天津,似乎以前對天津一點印象也沒有。這次回去,相隔才一年,除了幾個地方比較熟悉,這個大城對我來說還是相當陌生的。我這個人,只要有人招待,我就懶得記一些不必要去記的地方。原因無他,人上了年紀,腦子的容量變小了,能不記的就不記了。免得達到飽和點,變成了癡呆。

這次回去有兩大任務。今年三月份在亞特蘭大開會,碰到一位來自台灣的許教授。許教授在台灣從事儀器、醫療器材、電子等生意。也是大學的客座教授。因為從商這麼多年,累積了許多實際經驗,所以經常發表一些有關公司管理,經營策略的論文。許先生有意要把自己的產品推向大陸廣大的市場。多年以前,單刀赴會,結果傷痕纍纍。所以就一直不敢再跨前一步。剛好開會碰到我,我的夥伴小朱來自天津。來美多年,可是一直與原來的單位保持聯繫。藉著水幫雨,雨幫水,我們合夥成立了一個公司。我是以技術為本位,小朱以人脈關係,溝通的技巧,互相搭配,希望在我的垂暮之年,能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第一大任務就是幫許教授發明的血糖儀,打開國內市場。他們一行四人,在十二日由台北直飛天津。小朱和我還有負責接待的單位,在機場迎接。也算是打開台商前往天津大展宏圖的大門。

經過情形不必細表。我要說的是離開台灣整整四十年,我看到了兩位隨行的年青人,都在三十幾歲左右。一位做市場行銷,一位做法規註冊。兩位青年長的一表人才就不說了,看看他們的談吐,他們的專業知識,還有就是敬業的精神,令我去國多年的老人,感慨萬千。那天在完成任務後許教授宴請我們大家的晚宴上,我以台語輕聲的對他說,從這兩位青年人的身上,更加證明我自己一直的觀點,就是我們在台灣那個困苦時代,我們所培養出來的「價值」觀完全體現在台灣人的身上。這一點,我想就是我們與大陸最大不同點。而這不同點不知道要經過多少年月才可以補上。想想大陸經過多少動亂,在他們亂哄哄,人淪喪盡的當頭,我們卻努力的自力更生,強調著恢復我們固有的中華文化。我們讀古書,我們講忠孝仁愛,信義和平。結果就產生兩岸如此之大的鴻溝。我有幸認識小朱,小朱不到五十歲,我們相當的投緣。小朱管我叫大爺。在天津,他的好友也跟著叫大爺。我說這一叫,可把我叫老了,我還真得擺出大爺的架勢。可惜我在家行二,叫二大爺比較妥切。因為,在俺老家二大爺到處都是。末後總要加上「明白二大爺」,凡事都懂,不懂也得裝懂。對我來說做個二大爺可是輕而易舉之事。

另外一件大事就是給藥廠培訓。整整五天,每天五個小時,五天下來,我一向大嗓門也變的沙啞。我對朋友們求知的殷切,隨時提醒自己絕對不可充當明白二大爺。所討論的範圍很廣。從基本化學原理,到實際應用,從有關美國藥業的法規到執行,從實驗室到工廠,以及各種配套作業。從最基本的原理,慢慢引申。慢慢的在講課中,覺得自己對本行已經到了觸類旁通的境界。舉一反三,游刃有餘。我沒有啥特別的準備,但是到時候,一個問題就引發出我一連串的思考。多年來,我制備了不少的幻燈片,隨時從電腦調出講解。此行對我個人來說收穫是豐富的。從我的瞭解中,我發現我們的朋友,工作十分的努力,但是忽略了一點。雖然都知道製藥業是一個管制(regulated)的企業,既然是管制的企業,自然所有有關的活動都必須在管制之內。可是國內的重點,全部擺在應付國內各個檢查機構。目的就是要拿到所必須的證書。所以根本無法去思考如何去設立管制系統而且徹底的執行。我認為這次的培訓,提供了大家一個思考的空間,在應付檢查的同時,也同時從頭開始建立一個系統。一旦系統有了,排除萬難而執行,自然會產生預期的效果。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