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我是演說家》2015/1/30

中國大陸的綜藝節目不少。偶爾也看看,娛樂一番。最近有空就看北京衛視的我是演說家這個節目。因為是視頻,所以可以光聽不看,非常方便。最近所以發現這個節目,是台灣的一位老朋友給我寄來寇乃馨參加的一段比賽視頻。同樣一集裏面還有她的老公黃國倫也參加了比賽。我的第一個感覺是驚訝。寇乃馨是灣區基督之家創辦人寇世遠監督的孫女。我之所以對基督教有了進一步的瞭解,就是那年搬到灣區,剛好寇監督在住家附近成立了基督之家第四家。每個星期五晚上,我和老婆拖著疲乏的身子,一定參加寇監督的查經班。當時覺得那是偌大的福氣。一直到今天還對寇監督懷念不已。九三年六月寇監督回到天家,葬禮是在帕拉阿圖的一個教堂舉辦(去年七月份搬到這個小區,每天散步都經過這個教堂)。我們都參加了。最後看到寇監督安息的躺在棺木之中。一晃就是二十幾年了。永遠忘不了寇監督的墓碑上是這樣寫的「主來復活」。寇監督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如果我們不相信主的復活,整個基督教就沒有意義了。這是題外之話。之所以提出來,就是我知道,寇監督有位在台灣多才多藝的孫女,寇乃馨。

我之所以覺得驚訝她和夫婿黃國倫參加這個比賽,因為參加的人跟他們比起來大部分是小孩。說實在話,我甚至心裡嘀咕他們兩人有點躺渾水。可是接連聽過兩人幾場比賽的演講,覺得自己的想法真是慚愧。看看所有的傳道人,那一位在傳播主信息的時候,不是拿本聖經。一句新約,一句舊約,似乎離開聖經,就無法把主的信息傳到我們的心裡。事實上許多拿著聖經的傳道人,也未必能把信息傳到我們的心裏。可是這兩位,在整個幾場演講裡面,沒有提到聖經。可是傳講的信息是那麼清晰得令人感動和窒息。因為他們說的是自己生活的見證。我在想,神是奇妙的,給了這兩人特殊的恩賜,讓他們有勇氣參加比賽,對在無神論環境下的同胞傳播愛的信息。我甚至想,他們兩人未來必定會被神所重用,以嶄新而且強大的吸引力,來宣揚天國之路。雖然他們二人在六進三的比賽被淘汰了,我的感覺是無論大陸如何進步,我們在台灣早期所培養出來的價值觀,大陸的同胞,不是一天兩天可以理解和接受的。我為他們驕傲,他們二人的演講,絕對值得我們再三細看細細體會的。

我是演說家這個欄目,已經進行了快兩年。看了幾集之後,感覺參加比賽的選手都有實力。各行各業,還有未成年的小朋友,老先生,少數民族,還有海外華人,可以說包羅萬象。大體說來,從參選人發表的演講,可以看出大陸內部現今的社會型態。報導上說有許多畫面被剪掉了。這一點不難理解。共產黨再強大,始終就無法擺脫丟掉政權的危機感。因為有這種危機感所以大小事情,沒有不管。我們說管天管地,管著拉屎放屁,一點也不假。所以,管到最後的結果,就是最後三位勝利入圍者的主題,逃離不了共產黨的既定範疇。所以在六進三後,老頭就再也沒有興趣看最後的決賽了。

聽了他們幾位前幾場的演講,我覺得這一代的年輕人,他們有個人的想法。可是在爭奪進入決賽的時候,就避免不了隱隱約約的歌頌共產黨。比賽的裁判,除了兩百位觀眾,還有就是四十位資深媒體人士。所謂的資深媒體人士,換句話說就是共產黨的代言人。因此他們的選擇,必須考慮演說的內容思否符合黨的政策。有位選手李帥是殘疾人士。他獲得了觀眾席票選的第一名。但是在資深媒體人士投票的時候,居然僅僅獲得四票。從他的演講中,國內的殘疾人士有八千七百萬人。他的演說實際是在為殘疾人士發言。透過他的演講,老頭才知道殘疾人士在國內是如此被人遺忘。所以他的題目是殘疾人不是為勵志而生。別的不說了,純就演講內容,技巧,可以說是首屈一指。感動了導師們,觀眾們,連老頭也深受感動。結果因為只獲得媒體人士的四票而落選。當時他的導師有點憤怒。為此,主持人再度驗票無誤。令我十分訝異的是他的導師樂嘉居然鴉雀無聲的接受事實。從這件事情也可以看出來,樂嘉之所以接受事實,他一定很清楚的知道,媒體的這些人員都是共產黨的喉舌。提出異議並不能發揮任何正面的效果。李帥在演講中提到一位十七歲的殘疾少女,因為沒有得到他及時的幫助而自殺。為此,他自責到今日。在台上失控,可以看出他的真情也可以看出他對殘疾人士所負有的使命。李帥又提到,在國內的大街上很少看到殘疾人士的出入。的確不錯,我在上海的時候,就沒有見過殘疾人士上街。可是在美國的各個地方隨時可以看到。這是殘疾人士心裡懷著極度恐懼孤獨的原因。鄧小平的兒子鄧樸方,還是殘疾人士的代表。從李帥的演講看來,似乎大陸的殘疾人士,還是像過去一樣的被冷落被忽視。

老頭覺得中國還是有希望的。因為這些參加比賽的人,對大陸目前的人文環境都有深刻的感受和產生的使命。從這些人口裏,我們聽到了許多正能量的談話。一方面鼓舞人心,激勵向上。另一方面更是明白的告訴共產黨,他們應該立刻正視許多存在的問題而及時啟動解決問題。看看我所知道的台灣年輕人,我相信也有不少有抱負有使命的年輕人。可是我們也有一些所謂民主制度下的產物。他們所表現的不是在發揮正能量,而是處處織造破壞社會安寧的機會,進而看衰自己所處的環境。這一點和大陸的這一代顯出如此巨大的對比。前面老頭提到過,過去台灣給我們建立起來的價值觀,不是大陸一兩天可以建立起來的。可是想到老頭這一代即將慢慢的遠去,台灣如果不及時回頭,而且還在夜郎自大式的繼續反中華文化,我想台灣早晚會變成一個過去式。

最後,節目中有許多知名藝人被應聘為導師。說實在話,老頭有點懷疑他們對這些選手的幫助。特別是劉嘉玲和林志穎。我想每個電視台在推出節目的時候,自然必須考慮收視率。可是如果只是因為收視率而選擇一些對演說算是門外漢的演員,那是對參選者的藐視。劉嘉玲在演藝生涯的成就自然有定論。可是在選手講演過程中,就利用自己的權力而將選手淘汰出局,給老頭的感覺就是在膨脹自己。讓參賽者完成演講後再予以判斷,這是做人最基本的厚道,也是對選手們對尊重。我認為如果能夠聘請一些真正對演說有實力的老師,對選手來說將是更有助力。我們這個社會始終對藝人過於重視而追捧,甚至認為他們必定都是很好的演說家。這是這個節目最大的敗筆。有了這些精彩的演說家,實在不需要靠任何知名藝人來提高收視率。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