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文言文》2017/9/15

最近台灣高中有關文言文教學,搞得挺熱鬧的。當年我們受教育的時候,文言文的比例絕對超過白話文。道理很簡單,白話文不需要解釋,看看就懂了。小學六年級惡補,準備初中入學考試,我們就先後讀過胡適之的差不多先生傳,還有朱自清的背影。初中開始接觸唐詩,一首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到現在還能朗朗上口。高中三年,我們的國文老師杜聿新,每逢碰到白話文的時候,把課文念完一遍,就這樣帶過了。老師說,他要把結餘的時間,給大家有系統的介紹中國文學的演進。這兩年,老頭有空就打開台大公開課程內的中國文學史視頻。記得老師當年在講課時,手中空空,把要傳授的內容,全靠記憶寫在黑板上。老頭就即時的抄在國文課本內。高中三年國文課本,密密麻麻。一直到現在引以為憾,三年六冊的課本,再也無處追尋。如果還在手邊,我想一定比台大的公開課程,更為精彩。我不是說台大的課程不好,而是老頭自己的程度,如果把過去高中的講義細讀後,再進一步學習大學堂的課程,自然事半功倍。

我不知道今天的高中學生,為啥會反對文言文教學。一句即時出口的理由就是看不懂?看不懂才是真要學習的主要原因。看到一位高中學生的代表,發出那種淺薄無知的看法,簡直令人髮指。學生學生,不學則無以維生,不想學習也就罷了,還讓其他的莘莘學子跟著遭殃。我們的所謂民主,看起來就是選擇一些不愛讀書,不肯下功夫學習的孩子,代表所有的學生。其實說穿了,孩子年幼,更需要大人的帶領。問題是有些有權力的無知大人,為了個人的利益而罔顧學生的未來,就沒有道理了。回想當年。我們在台灣所受的國文教育,一直到現在還受用無窮。公元一九八六年,我第一次回大陸,參觀了西安碑林博物館。看到壁上高掛著論語,我一路看一路背誦的走了一段,著實令我同行的人員訝異。同樣的是中國人,就是因為我們當年在台灣接受中華文化的薰陶,而對方卻在破壞傳統文化下的環境下,求得基本的生存權力。如今,台灣的年青一代學子們,放棄大好的學習的機會。實在令人感到惋惜與不解。

當年我們在學古文的時候,自然也同樣面臨看不懂的窘境。然而經過老師的講解,大多能夠瞭解。現在想想當年,最難能可貴的是,所有教材中文言文部分,我們必須完全背誦。每次考試也是必考的題目。看看這麼多年來,我們還能出口成章,無不歸功於當年的強迫教育。平心而論,離開學校後,鮮有機會使用文言文。然而每當看到當年讀過的文章,頗有他鄉遇故知的感覺。老頭退休以後,時常翻翻古文,發現即使不懂,如果上下文多看幾遍,慢慢的也都能夠揣測原意。再不,就翻翻後面附帶的解釋。如果當年沒有一些古文的基礎,我想根本不可能有慾望打開古書。我可以保證,今天的高中學生,如果在求學階段放棄了學習古文的機會,這一生恐怕就很難再找到機會,有老師逐字講解的機會了。特別對將來從事科學研究工作的人員,如果沒有一點基礎,老來根本不可能有那個雅緻去欣賞古文。

台灣一百多位所謂近代文學作家,聯名抗議教育部維持保留文言文教材在百分之四十五以上的決議。顯然這些作家多少都是反對文言文教學者。很多反對者,認為文言文與時代脫節,沒有必要去浪費時間。當然,我們在日常生活當中,都是以白話文來往。無論報章,雜誌,甚至電視媒體也都以白話文為主。如果拿這個標準,說文言文與時代脫節,似乎可以說得過去。老頭認為,如果有了文言文的基礎,是不是在使用白話文的時候,會更加俐落與順暢。當年許多有名的白話文作家,他們的文言文造詣都是很高。他們也沒有輕言放棄文言文的學習。老頭不是學文學的,對於文學一竅不通,不過一直相信,如果有了文言文的基礎,在白話文的使用上一定更生動。所謂駕輕就熟。以前讀中學的時候,每逢建中青年的發行,我們的校長賀翊新先生都會發刊詞。有的時候是白話文,有的時候就是用文言文。當時老頭就覺得校長大人,真有學問。當年的建中青年,老師同學們的文筆堪稱一絕。我想當年的文言文推廣起了莫大的作用。希望在學的青年,好好把握在校學習的機會。把文言文學好,因為出了校門,除非進入中國文學領域,恐怕再也沒有機會學習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