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傳統醫學的神奇》2015/10/9

那天起床,赫然看到大陸屠呦呦是今年諾貝爾醫學,生理學的得獎人之一。這也是中國大陸第一位在科學領域的得獎者。這位得獎者的貢獻,當然值得大家的表揚與敬佩。屠教授的成就多年來已經得到國際的肯定。在治療瘧疾病患記錄上就超過百萬人。目前每年有三億五千萬劑量的青蒿素使用於瘧疾患者。青篙素的發明,取代了以往使用的奎寧丸。最值得稱道的就是她過去五十年來的努力,給我們科學從事者,樹立了一個典型的楷模。老頭多年來一直從事藥業的開發工作,因此對屠教授工作的範圍多少有所瞭解。這次諾貝爾獎金決定把醫學生理獎頒發給屠教授,當然是肯定屠教授多年來在治療瘧疾病患做出的貢獻。可是細細的再想一想,恐怕還有其它的更重要的含義。老頭就打算從頭慢慢道來,讓大家看看老頭的說法是不是有道理。

屠教授大學畢業於北京大學醫學院的藥學系。根據屠教授的說法,她最初探討瘧疾的治療方法是從中醫治療瘧疾開始。公元一九六七年五月二十三日,中國政府秘密啟動了523項目。這個項目就是篩選治療瘧疾的藥物。當時有五百位科技人員,以及五十個不同的實驗室,共同參加篩選了四萬多種有關抗瘧的中草藥,雖然當時沒有得到令人滿意的結果,可是這項工作具有極大劃時代的意義。屠教授兩年後,以小組長的身分加入這個項目。為此,她參加了國內許多中國傳統醫學的培訓班,獲取了對中醫有更進一步的瞭解。之後她從兩千不同治療因瘧疾而引發高燒的藥方中,篩選了許多草藥而萃取了三百多種化合物。最後選擇了黃花蒿也就是青蒿。她是看了東晉晉葛洪《肘后備急方.治寒熱諸瘧方》中「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漬,絞取汁盡服之」的方子之後,受到啟發。不要忘了那個年代,屠教授所仰仗的全是一些傳統古典化學實驗室的設備。屠教授選定了黃花蒿,就是利用老祖宗遺留下來治療瘧疾的方子,而不是目前一般使用的先進醫藥篩選的方法。屠教授在出發點上,比一般西藥的發現,佔了極大的優勢。這一點也是國內許多反對中醫的所謂科學人士,忽視的一點。我們都知道,一個新藥的開發,最難的一關就是如何去尋找新藥。大家絞盡腦汁的使用各種不同的科學方法,從不同的角度來尋找新藥。結果就是美國目前每開發一個新藥要花上百億美元的原因。屠教授的方法,當然是最實際的方法。因為她所根據的就是那些已經有效的中藥方子。從那些治療瘧疾有效的方子當中,一旦決定篩選某一特殊的植物,剩下的其實就是開發的過程了。任何產品,只要進入開發階段,幾乎所有的問題都可以慢慢解決。沒有別的原因,因為每一個領域的專門人才,都可以加入解決實際問題的行列。

當年中國政府提出這個項目,正逢文革的動亂,可是科研人員的成就是值得敬佩。在開發過程當中,屠教授從黃花蒿開始使用水來萃取。因為不穩定,所以後來改用有機溶劑乙醚萃取,才找到了青篙素。一般中草藥的萃取總是先使用水,在不同的溫度下進行。這是因為模仿煎藥的過程。萃取之後,開始分離不同的成分,到最後的鑒定。使用的全是分析化學的基本技巧。這裏面,可以想像在70年代,大陸科學相當落後,屠教授的工作環境也是一樣的落後。可是屠教授居然在工作兩年後,也就是1971年十月四日,成功的提取了青篙素。可以看出屠教授對基本化學的試驗技巧的熟練,還有就是她能夠克服環境的毅力。其中有一個小插曲,在鑒定青篙素之後,發現結晶的青篙素有不同的晶體結構。而只有某一特殊結構才有抗瘧的活性。這也得力X光折射線儀器的使用,可以鑒定同一分子式而具有不同結晶體的化合物。國內有人評論,當初解決結晶問題的研究人員,應該獲得諾貝爾獎。這種說法是對諾貝爾獎金缺乏基本的瞭解。簡單扼要的說,在萃取、分離、結晶、鑒定方面的成就,是不足以拿到諾貝爾獎的。因為,這是所有從事藥業研究工作實驗室日常例行的工作。裏面並沒有創新,因為所使用到的技術都是成熟的技術,人員的操作和解釋數據是根據已經開發出來的固定方法。

屠呦呦在通過看望者向外界發表獲獎感言,她說「青蒿素是傳統中醫藥送給世界人民的禮物,對防治虐疾等傳染性疾病、維護世界人民健康具有重要意義。青蒿素的發現是集體發掘中藥的成功範例,由此獲獎是中國科學事業、中醫中藥走向世界的一個榮譽」。看看屠教授表現出來的高風亮節。事實上諾貝爾獎發言人,也說明了屠教授此次獲獎的主要原因。就是屠教授具備對中國傳統醫學的知識,決定了她篩選了青篙素,並且證明了對治療瘧疾有高度的臨床效果。老頭以前在好讀討論過不少有關中醫的問題。老頭一直認為,在我們自己無法理解中醫之前,斷不可批評中醫不科學。看看多少知識份子,自以為自己學貫中西,經常大言不慚的斷章取義的批評中醫。我想這一次屠教授的得獎,應該算是給那些二大爺們重重的兩巴掌。而且是打在他們的腦袋瓜和大嘴上。

那年我在上海,有幸參加了上海中醫學院的浦東新校區落成典禮。當時有機會和副院長和教授們交流。那時候他們正在進行所謂的逆性藥理學(reverse pharmacology)的研究。也就是根據自古以來蒐集的中藥方,把這些數字化,貯存到電腦裏面。然後使用人工智慧來預測可能治癒某一特殊疾病的藥物。也就是當年523項目的前期工作。這種逆性藥理學,已經在印度廣為盛行,因為印度也是一個自古以來使用草藥治療疾病的國家。這次屠教授得獎,更凸顯出中國傳統醫學的重要性,老頭相信這也是未來篩選藥物的重要資源之一。我們在學習西方科學的同時,更不可妄自菲薄的對自己的傳統文化感到不屑與不齒。事實上,中國傳統醫學,在西醫進入中國以前,一直是過去幾千年來,維持中國人生命延續的主要資源。豈可輕視乎?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