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母語》2016/1/8

年前在網上搜索到臺大演講網,署名通識教育論壇系列講座。這一系列演講的主題是“我的學思歷程”。邀請的自然是成名或成功的人士。根據前任校長李嗣涔的說法,同學們聽了看了這一系列的演講,對於自己未來的成功可以少走很多路子。自然,別人的成功經歷,實在是值得我們借鏡參考。但是要說少走路子,恐怕未必。老頭不是抬槓,想想這一輩子讀了也看了不少名人的成功傳記。到頭來發現,那完全是個人的個例。要想成功,就得自己努力,就算付出代價,還不一定有收穫。老頭越到晚年越發現,很多名人成功人,說話有時不太負責任。他自己是成功了,別人照著他的話去做,要成功,除非是他的再生。因為成功的機會和環境很難複製。再說每個人的個性,機遇,學歷,出身大不相同。如果聽聽成功人士的演講,就可以步入成功,那啥都不必幹了,天天蹲在家裡,看看聽聽,有那麼一天名和利就一起從天而降,那可是多麼美妙的情景。

老頭無意去批評這些成功人士的演講內容。因為那是個人的喜好,喜歡就看完,不喜歡一個按鍵就關機。看了幾位所發表自己的學思歷程,似乎忽略了學思歷程的提綱。很多成功人士的演講者,看不出有何學思的內容。強調的只是個人的歷程。這都不是老頭要討論的重點。有一位八十幾歲高齡的臺大傑出校友,一上台,開口就說台語是自己的母語。因此立刻就詢問在座的同學,是否可以用台語演講。台下一位同學立刻發言“某問德”。這位老先生如逢大赦的立刻回應,就開始用台語發表演講。老頭當時就很不爽。兩人平常閒聊,用台語或任何母語,無傷大雅,反而更能拉近彼此間的距離。老頭一向最怕碰到兩位都是廣東人的局面。不管再要好的朋友,只要有兩位老廣在一起,老頭鐵定啞口無言。粵語那種具有孤立第三者的火力,絕對可以比擬北韓最近釋放的氫彈。老頭見到本省籍朋友,開始都是用台語起頭。有時候為了拉近關係,急切一展自己是台灣郎的本色,過了頭,出口成章,往往另對方招架不住,反而立刻以國語回答。俺是山東銀,老山東開口說台灣話,不受驚嚇者幾希矣!聽了那位老先生兩三分鐘的母語演講,老頭覺得怎麼偶的台灣話都無影無蹤了,套一句台灣話“靠”(靠背或靠腰),立刻關機。想想,假若老頭有一天應邀發表演講,一上台,拿著麥克風,也問問大家,俺地母語是山東土話。你們有木有聽不懂地?剛好台下有一位是俺老鄉,也立刻回答說木問題。你說老頭是不是也可以如逢大赦的開始用山東土話開講?

那年我到臺大化學系拜訪一位名教授。見面老教授知道偶是“歪星郎”,還沒有談到化學本題,立刻開口就說,台語是他的母語。就像到日本說日本話,到美國說英文,因此在台灣就要說台灣話,這樣比較方便(在馬路上是比較方便,在學術單位也比較方便?)。幸好,老頭會說台語,因此老頭還蠻得意的和教授以台灣話談化學。您別說,偶們談得很愉快。這位當時算是名教授。做的是氨基酸的水解。大家知道做蛋白質或肽化合物,必須把氨基酸的序列水解化,變成單一氨基酸,才能分離定量。水解的方法,就是加強酸,加溫分解。結果許多不穩定的氨基酸就會被破壞。所以在1980年代,美國很盛行用微波爐來作化學水解反應。其實當時已經是很成熟的小技巧。老頭那幾年就專門做這些分析。老教授還麻煩我幫他在美國推銷小小反應器皿。可惜老頭沒有做生意的命,當時礙於情面滿口答應。在偶們交談當中,不會台語的就用英文,或者國語代之。就像老頭說的,無傷大雅。可是到了老頭發表演講的時候,從頭到尾沒有一句台語。那年我到上海面試,老闆要我用英文演講,老頭就沒有出過一句普通話。老頭覺得最可憐的就是坐在底下的聽眾,一臉茫然的樣子,好可蓮!講完後,老闆說有事,必須離開。照理,主持人應該留在現場,等待大家發問完畢才離開。老闆走後,老頭立刻改口說普通話。後來上班後,老闆還一直明目張膽的誇獎老頭英文不錯。這也是那兩年唯一中聽的實話。

老頭之所以寫出這一段,想說的就是說話一定要看場合,尤其不要把自己與講題無關的理念藉機展現出來。譬如臺大的這一系列演講,我想到場的觀眾必定有像老頭一樣,台語不錯,但是還沒有到聽懂台語演講那個地步。如果,事前決定要以台語演講,就應該事前通知主辦單位。這樣可以準備同步翻譯。或者聲明不提供翻譯。老先生是民國四十八年畢業於台灣大學,所以,他的國語應該是沒有問題的。當然,你要一位阿公阿嬤去用國語發表演講。他們不給你一句“去死啦”,算你祖上積德。王永慶應邀到哈佛演講,就直接用自己的母語發表演講。馬雲應邀到史丹佛演講,一上台就用英語。這位臺大傑出的校友,在自己的母地,又是回到自己的母校,要不就直接用母語開講,實在沒有必要虛擬一招(徵求大家的同意)過門。因為從頭到尾,鐵了心要用他的所謂母語開講。難道臺大老一輩的傑出校友,在全台最高學府,都是這樣的霸道?還是這些有點類似台獨分子,無論到那都是如此的蠻橫?

說到這裏,想到了台灣目前那些檯面上主張台獨的大老級人物。看看他們的嘴臉,似乎如出一轍。台灣人經常批評政客“鴨霸”。其實鴨子是很可愛的。此地公園的鴨子,經常展翅飛翔。尤其春天來到的時候,前面的公鴨領先飛起,母鴨跟在後面叫果果(哥哥)。怎麼看也看不出鴨霸的樣子。莫非鴨霸應該是“鴉霸”。李敖經常批評,台灣的台獨分子都是孬種。明明知道台獨不了,可是偏偏要做出孬種的樣子,在後面畏畏縮縮的搞台獨。這也多少說明了空心菜為啥躲躲閃閃,就是不提九二共識。明明是要台灣獨立,那就光明正大的,把台獨的鴉霸精神表現出來。當然不是像那位老先生,藉著學校的講堂,死命的表現自己維護母語的鴉霸。說著母語,自說自話的談著自己定義的學思歷程。老頭以前說過,並不反對台獨。那是台灣本地人的權力。台灣自從抗戰勝利以後,就是一個獨立自主的政府。今天要獨立也是歷史演進的必然結果。可是老頭,看看這些台獨的菁英分子,說實在話實在不敢領教。如果不論任何場合,說說母語就表現台灣獨立了,那以前中國過去的三十五行省,不早就獨立了。說不定,老頭還幹上山東銀共和國的領導。

陳水扁的民進黨執政了八年。台獨分子並沒有像美國人在琉璜島豎起國旗的壯舉。大家一定還記得當年紅衫軍連日連夜的聚集,抗議阿扁的貪污腐敗。眼看著,阿扁的同路分子,又要再度進入神聖的總統府。那年好像是陳菊,騎著腳踏車,一幅村姑的樣子,要進入總統府上班。被莊嚴的衛兵擋駕在外。不記得當時陳菊有沒有用母語低檔。可是海外的媒體居然把那張照片給刊了出來。老頭看了,覺得台灣人真的出頭了。當時還慶幸自己會說台灣話,說不定那天也進入總統府。可是折騰了八年,陳水扁忙著伺候老婆大人,連同一批頭會(土匪)貪贓枉法。去年過年被保外就醫。老頭記得很清楚,保外就醫的犯人,有百分之七十以上,活不過三個月。如今阿扁雖然沉默不語,可是過去的亡魂依舊瀰漫台灣。看看這些台獨份子有沒有夠鴉霸。馬英九為了平息台灣人的鴉霸,有多少場合,低著頭,鞠躬再鞠躬。活像小日本人的後代。一點湖南人的本性都沒有。如果,他不是總統,一定被歸納於洪秀柱所說的不是男人的那一類。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馬英九的老婆,好像一直不太理睬他!

大選已經到臨。看樣子不久台灣滿地將是空心菜。老頭酷愛空心菜。特地提供空心菜的吃法。把空心菜去大梗(為此,老婆抗議多年!),洗淨備用。將大蒜拍碎,沙拉油入鍋,大蒜越碎越出味兒。將洗淨空心菜瀝乾,下鍋。翻炒數下起鍋(切忌出水)。喜歡吃鹹味兒加鹽少許。還有人,在翻炒過程中,加入豆腐乳的汁。當然,蝦醬也是好東西。要不就涼拌。過沸水後取出,瀝乾。加入醬油,麻油,蒜粒拌勻,即可上口。空心菜好吃,就是不出數。一大捆空心菜,看起來滿滿的,可惜一下鍋,沒有幾口就見盤底。有時候,實在沒有天理。天底下,那麼多好看,好吃,又出數的蔬菜,怎麼輪迴也輪不到空心菜出線。可是,空心菜就要在台灣蔓延了。老頭隔海,今年一定大量種植,也和島內同胞,共享空心菜的橫行。期待著!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