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美國職場奮鬥記(二十三)》2008/6/27

我們這位女博士,能夠引起公司高層上下的關愛,很令我驚訝。有了這一點,我對她,完全採取放任的態度。可是,我的禮讓並沒有換來她對我這個老闆的基本尊重。平心而論,在美國上班,總要把表面功夫做好。老闆就是老闆。我們可以關起門來討論一切事情。但是表面上最起碼的尊重要彼此照顧到。我每個禮拜有一個固定的小組會議。討論一般行政上的事務,每個經理報告他們的工作。我算是個中介,負責溝通協調,就是傳上轉下。有時,我也傳授一點化學心得。我組裡的那位老白,化學底子很好。我們經常在會議上討論一些工作有關的化學問題。不知咋的,每次開會,我們這位女化學博士就顯得坐立不安。一會兒出去,一會兒又進來。大家看在眼裡,我也裝沒看見。你進你出那是你的自由。她加入公司不久,我們這個小公司就被東部一個公司收買了。原來的總裁,副總,都紛紛的辭職。這下子我的印度老闆,就順水推舟的成了我們這一個部門的總管。我們公司的名字當然也改了。我加入公司時,我的電腦是全公司最新的。其他的同事,他們用的還是十年以上的蘋果電腦哪。公司被收購,最大不同的就是,錢多了,預算也鬆了。我們每個人都拿到一台全新的電腦。

說起這個公司,是在八十年代中成立的。主要是做皮膚藥。起先開始路子走的是潤膚劑的開發。有三位某大學的化學系教授,在一起打高爾夫球。打球中一位教授提起他自己發明的三個高分子量的化合物。這個化合物的特點,就是擦到皮膚上,不易被洗掉。所以,就想到發展潤膚劑。譬如防曬,還有對付乾燥皮膚的潤濕劑。尤其是老美喜歡享受日光浴。擦了一次,即使在在海邊戲水,皮膚一樣可以被保護。公司成立不久就開發出許多產品。可是,這些產品並不能給公司帶來巨大的財富。所以後來換了新的總裁,就改變路子做皮膚藥。公司在九十年代初期上市。最後,終於開發了兩個皮膚藥。一個是治療青春痘,另外一個是腳氣病。這兩個藥都拿到美國藥監局的新藥批文。拿到批文後就是要推銷了。公司還在全國雇了三十幾位行銷人員。做了一年,行銷額在五百萬左右。這時,我們的總裁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因此有人問津,就把公司個賣了。公司的設備非常簡單。每年大概是五百萬元的預算。所有的有形資產除了兩個新藥批文外,絕對不到一百萬。但是最後以兩億七千萬成交。我們每個員工的股份立時全部兌現。大家都好樂。

雖然公司換手,可是我們好像沒覺得有啥不同。倒是工作更多了。從總部不斷的發過來新的工作。我的手下也走了兩位助理。他們覺得公司賣了,早走不如晚走。我還把最好的推薦給了他們的新僱主。我自己當時並沒有要立刻離開的意思。我的看法,至少兩年內不會有啥變化。而且,我非常喜歡這個工作。福利也比我們以前好了許多。除了女博士給我一點麻煩,一切還過得去。而且上班輕輕鬆鬆。老闆又很放心的讓我去做我該做的事。說實在話,那個時候我是捨不得離開這個美妙的公司。慢慢的,我對於女博士肆無忌憚行為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爭取到老印的同意,我開始一對一的和她交談。當然先從工作談起。我們那時從總部接受很多的案子,都是軟膏的開發。最需要的就是分析方法的開發。這位女博士拿到案子之後,日夜的加班。晚上有時還在實驗室過夜。我對手下的一般要求就是只要上面不急於要結果,我是盡量給大家方便。結果,這個一兩個禮拜可以出來的東西,女博士掙扎了快六個月,還沒有肯定的結果。其實,在開始的時候,我已經很明白的告訴她照我提供的方向去做。其實如果聽話,很快就可以做出來的。可是,在工業界的這些博士們,總有一種自傲,自大的心態,而且心又不服。就是自己要做一頭蠻牛,要闖一闖,試試。其實這也無可厚非,做老闆的絕對應該讓博士們有機會表現自己的本事。聰明的,一看不對,馬上回頭。碰到二百五型的博士(很多,信不?),非要撞個頭破血流不可。在我的手下,就碰到很多這類型的博士。有的經過我的諄諄善誘,即時回頭,我們就成了好朋友。有的就是緊緊巴著自己的博士的頂子,把自己的腦袋烏成了臭豆腐。人家硬要往死胡同裡走,你是無法攔阻滴。

女博士做不出來不打緊,可是開始怪儀器不對。我那時的實驗室有七台同樣的儀器。她會在大家下班後,試著去找一台她認為是操作正常的儀器。結果我的手下說話了。原來,我們使用儀器時都有一定的程序。需要登記做記錄。我的經理告訴我,她晚上來做實驗,經常不按照程序來使用儀器。屋漏偏逢連夜雨,剛好我們要準備生產開工,來生產這個藥物。換句話說,女博士必須要把東西交出來了。這下子,我是非得找她要結果了。首先,我告訴她,我對實驗室每個儀器性能狀況都非常清楚。每個儀器,有了問題都是由我來檢驗。真的有了毛病,我會找儀器公司來修理。我知道所有的儀器都沒有問題。我很不同意她下班後花時間選擇儀器的做法。同時,還轉告同僚這個儀器不對,那個儀器也不對。他們都紛紛來問我是不是儀器真的有毛病。我說過,任何儀器有毛病,我是第一個應該知道的。再往下,就是看她的實驗結果了。我的要求是在一個星期內交答案。因為,我們需要生產了,沒有時間再去做所謂的研究工作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