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海歸紀事 卷三》2007/8/3



我們的國家難道沒有能力去照顧這些窮苦的老百姓嗎?國家花了許多的錢,去幫助那些原來生活就不錯的少數人,而忽略了這些大部分的窮人。政府每年投資不少的錢在蓋大劇院,政府辦公大廳,觀光大旅館,金融機構,購物中心,各種設施,固然也給老百姓提供了不少的就業機會,這固然是德政,然而錦上添花的事,誰都會做,為何不撥出一部分的財力,來救救那些連三餐不繼的人呢。根據中央電視台的一份有關廣西貧困山區居民的報導。國家是有濟貧補助政策的,但是要求居民必須提出一部分相對資金,來幫助他們開發山區道路。有了公路,農民的產品得以輸出,換取收入。有的村民藉著外出民工的收入,拿到政府的相對補助,加上自己的勞力,路開了,生活也改善了,脫離了貧窮。不幸的是還有眾多的苦民,連最少的相對基金無法湊足。當地官員的態度是,拿不出這麼少的錢,我們也愛莫能助。那麼我們這些農民只有苦哈哈的繼續過著三餐不繼無人問津的日子了。遺憾的是我們的官員還很驕傲的對記者說我們已經把廣西的貧困人口由七百萬減到三百萬了。似乎這三百萬苦命的人,只有自求多福了。



在上海期間,我的工作單位與桂林一個藥廠有合作關係。這個小的藥廠,廠長是當地人,貧農出身。大學學的是藥學。畢業後,為了改善家鄉的生活,自己創業。藉著利用世界銀行的濟貧基金,他創辦了這個小小的藥廠。他告訴我,他的廠裡有五,六十位員工。他的工人每月是七百元工資。他這個廠是在桂林附近少數幾個不拖欠工資的單位。我是十分佩服這位廠長。他主要是做一些植物原料藥的萃取。因此,他鼓勵鄉下農民種產值較高的藥材植物。有的農民撥出一部分土地,種植中草藥。可以多一些額外的收入。有的農民就不願冒險。廠長告訴我,在廣西有的地方,雖然解放了這麼多年,但是他們還是過著解放以前民不聊生的日子。這些窮鄉僻壤的地方,交通不發達,看樣子,政府是鞭長莫及,而他們很可能永遠就要這樣繼續苦下去。無人問津,自生自滅啊。

在回過頭來看看上海的就業人員一般情形。每個人都是兢兢業業的想盡辦法多掙點錢,致力於改善自己的生活。但是一些報償比較好的工作,似乎也只有有背景的人才能享受到。就拿一個高級旅館服務員舉例來說,他們所仰望的不是那微薄的工資。一瓶可樂在市面上以不到兩元的價格可以買到。到了旅館可以賣到十元,所以服務員,通常到超市購買,放在酒吧間。以現款交易時,中間的差價就算作獎金了。中國旅館的房價是波動的。一個房間的差價好幾百元,也都算進領導及這些服務員的獎金之內。經常聽到他們高興的談論著各式各樣的獎金。這些獎金才是他們的主要收入,而工資只是陪襯而已。所以要想進入這個行業,即使做個服務員,都是得先花錢,找關係才能進得去。你可以注意到,一些收入比較好的工作,好像都是本地人所擁有。出租車司機,及一般公務車師傅就幾乎都是本地人。所以車上的無線電呼叫全是上海話。有一次我問師傅,我在上海還不能開出租車呢,因為我不會講上海話。他笑笑,看了我一眼。他說,基本上,這是上海人的專業。外地人,擠不進來這個行業。所有公交車的師傅,服務員也都是本地人。最近文學城有人撰文提到上海是個獨立王國。我相信有點貼切。希望習市長上台,能把工作機會平等的開放給所有住在上海的人,讓各地的人都能享受到平等就業的待遇。

逢年過節,到處都有促銷活動。中秋節賣月餅是一筆大買賣。上海有名的錦江飯店,每年中秋節推出員工促銷月餅活動。每盒四個,定價是六十元。但是給一百元的發票。換句話說,你只要推銷一盒,你就可以賺十元,另外三十元是給購買者的回扣。每個公司到了逢年過節,總要送客戶或員工禮物。如此一來,的確給員工及承辦人員有額外收入的機會。聽說有的員工,一個中秋節下來可有上萬元的收入。因為有的大廠過年送員工月餅,一人一盒,幾萬員工的工廠,就要幾萬盒。所以,有時想想上海有這麼多有錢的人也就不足為怪了。我組裡的秘書是上海人。她就告訴我她的一位同學,在國營企業做個小職員。只要每一年他們能爭取到一定的外銷紡織品配額,她的獎金就是二十萬。對一般沒有關係的平民分子而言,我想這些工作機會是不見得有辦法能爭取到。我們時常聽到很多國外的朋友談起,在國內的同學混得多好。早知道就不出來了。在國內有國內的潛規則。大家都知道,在國內講究的是關係,有了關係而且要能夠放下身段,在那個規則內你要被接受成為他們的一分子。如果能做到這一步,你也會和他們一樣。問題是,你在國外待了這麼多年,你回去是不是能適應國內的環境。再說,即使你能適應那個環境,國內的人是否願意接納你,都是需要解決的問題。每個人的環境不同,因此這種比較,是有點庸人自擾的。



報銷需要收據這是每個單位的規矩。譬如公司提供我們領導每個月的電話費,我們就需要拿收據來報銷。如果每一件都是實消實報也就罷了。可是不然,我就碰到過有專門兜售假收據的。在地鐵一號線的漢中街就有流動小販出售各種旅館,餐飲,建築材料等報銷收據,而且都還蓋有上海稅局的專章。他們還一再保證沒有法律漏洞。為什麼會有專賣假收據的這個行業,這就是虛報得利的最好證明了。最妙的是員工的薪水。公司的工資有兩個給法。一個就是正規的工資,直接打到銀行的賬戶。另外就是對某些特殊員工,老闆每個月有加給,就是以交通費形式,需要拿收據報銷。老闆看你順眼,每個月多給你幾百元。同樣的職位,你就可以比別人額外多拿些津貼。但是這筆錢,不是從工資的預算開銷,而是由一般經費支付。老闆請我們吃飯,由其中一位先墊付(都是老闆的死黨)。然後回去報銷,最後由老闆來審核批准。一頓飯吃五百報一千,反正餐飲收據一大堆。公司聖誕節發獎金,也需要繳交收據。因為,好像這樣做公司就可以逃稅,(我們也跟著逃稅)。我要說的是,我們不是沒有制度,但是往往我們中國人的小聰明,就會在先有的制度上打轉出不同的名堂,也就是鑽制度的漏洞。因為在那個環境下,當大家都明知不可為而為時,也只有屈服了。我們不就常說識時務者為俊傑嘛。這些公司的營運手法,在台灣也是一樣。看起來,只要是我們中國人訂出來的制度,在執行上總是會有巧妙的名堂蹦出來。我實在沒想到我們這些海歸的領導們,也居然就這麼快的順應潮流,把國內這些旁門走道,馬上就用上了。

我們偉大的祖國為了吸引台商的確制定了不少的優惠政策。有一點我實在是不瞭解的是,那年中央撥了三百億與王文洋合資。王文洋是王永慶的公子我想他應該是不會缺資金的。在我們外人看來這又是一莊錦上添花的事。我們的政府拿出錢來,幫忙那些已經富有的人,在國內投資,再來賺我們自己同胞的錢。這個理兒,我的腦子轉不過來。上海的房地產有多少是國家銀行投資的錢,然而受益者不是國家,而是一群有辦法的皇親國舅。看看這些人拿著國家的錢據為己有,在國外炒地皮,買房子用的都是現金,為什麼對這些人就束手無策呢。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都知道在大陸,有錢的人越有錢。窮人就越窮了。有辦法走後門,有背景的人,那可是不愁吃不愁穿過著奢侈揮霍的生活。我們還得意洋洋的告訴外國人,在中國做生意最要緊的是「關係」啊。你如果不與這一批特殊分子搭上關係,
辦事可能就不太好辦了(還好,總算還有天理。陳良宇,周正毅這一票人等都下來了,在上海的人都知道他們的為非作歹)。我們經常把中國的人口眾多來作為我們無法落實全面濟貧的藉口。然而,我們總不能一直用這個理由來做擋箭牌吧。您知道一個數字嗎?我們全國各級領導花在座車上一年的開銷,足以解決全國教育與醫療的總和費用。但是,我們這些父母官,他們願意像百姓一樣,搭公交車,地鐵上下班,為百姓而犧牲自己的既得利益嗎?我們的毛病就是公私混淆不清。有了車子,下班時間或雙休日,再要用車,就要付給師傅加班費。師傅們當然高興,但是這一筆額外的費用的開銷,往往是因為私事啊。

再看看我們的社會秩序,就拿排隊來舉例。在上海隨處可見一個口號,就是「文明乘車,先下後上」。看看地鐵,公交車,郵局,只要需要排隊的地方,那個爭先恐後的景觀就更加令人歎為觀止了。有一次上班出地鐵站,有一個出口的驗票機壞了,所有排在那個驗票機的人,立即轉向旁邊的出口。當時我立即阻止他們插隊,居然還引起了公憤。這一群插隊的人還義正言辭的教訓我一頓。說我這個老人家不講理。我當時對一個中年人說,下次出口,最好看清楚那個驗票機沒問題,再決定在那排隊。他還一路的追著我跟我議論,我看不是我溜得快,可能會挨上一頓的。有一次在報上看到一個新聞,一位交通協管為了阻止一位插隊的乘客上車,居然被那位乘客用雨傘從眼睛插入而喪命。我們所見到的年青人臉上沒有笑容,一幅待人冷漠的表情。好像每天就是匆匆忙忙為生活奔波。任何事情只要有背自己的利益,那是絕對放手跟你一拚的,似乎欠缺一種包容的力量。(不過在我離開上海時,排隊的情形,已經大有改善,我們的同胞還是很可愛地)。

交通秩序的擁擠,混亂,不守秩序,就不必再提了。

有一次在過年期間,我在人民廣場換車,有位女大學生手提著兩個行李,寸步難行的下樓梯。旁邊來來往往有多少年青的小伙子,可是就沒有一個人想到要幫一下忙。我這個在他們眼裡的老先生實在看不下去,而過去幫了一下。難道我們這一代年輕人就這麼的冷漠。還有一次在地鐵車上,有位年青小伙子隨地吐痰,連續好不幾口,如入無人之境,旁邊的乘客也毫無反應。我實在看不過去了,當場教訓了他一頓。沒有人接腔,我相信他們一定覺得我這個人是少見多怪的。到了辦公室告訴了我的同事們。他們一直勸我最好少開尊口,免得挨上一頓毒打。有一次在機場排隊登錄,一位年青的朋友為了主持正義,要求另外一個個子挺高小伙子排隊,結果兩人就在眾人面前打起來。可憐這個主持正義的人,被打的臉青鼻腫的,這就是主持正義的後果。我把我管閒事的經過告訴了我住在北京的表哥,他還為此事特意的再三打電話,囑咐我要三思而後行,免得遭殃。無怪乎,政府一直在提倡要大家做一個文明人,使我們有一個和諧的社會。



當初我之所以回國,有幾個考量。我在美國待了三十幾年,慢慢的考慮到以後退休的問題。早年我就一直有落葉歸根的想法。所以從八零年代末期開始,我就一直在注意大陸醫藥界的發展。我相信我在美國製藥的經驗,對國內往美國開發市場絕對用的上。而且這是一條必須走的路子。所以當我拿到公司給我的工作合約,我實在是興奮。公司的財力雄厚,如果真正要把我們的中國的藥業發展起來,雖然不易,可是絕對是個機會。而且我很高興,我們的幾位領導都是從美國回來的。至少我們可以摒棄一些國內的陋習。很有系統的把國外學的一些管理技巧,制度等等斟酌的在自己的公司推行。我們一步一腳印的開始。我所期望的是一方面我們齊心合力的完成公司預定的工作(不是太難)。同時,我們也可以進一步開始進行一些我們的計劃。只要我們有計劃的把一個商業(拓展美國的醫藥市場)的模型做好,再推廣到國內其它藥廠就不難了。可惜,在我上班不到幾個月,我就知道行不通了。

我們的領導也是美國回來的。可是經常評論著我們這些海龜分子「有辦法的誰會回來」。這些人都是由她招聘來的。自己心裡就鄙視我們這些回來的人。我初聽這句話很不是味道的。因為我們先進公司的幾位,都是放棄在美國的工作而回來的。我們有兩位同事(也是她在美國的好友)很不幸的在美國被遣散了,也實在是找不到工作。她的一片好心解決了他們長期失業的問題。好人就做到底,實在不該再用那些話來刺激我們這些海歸了。慢慢的我發現,這也是國內一般對海歸分子的普通看法。有了這種心態,我們海歸分子要如何幫助國內開發藥業。所以要回國的朋友們,心裡必須要有個準備,那就是一旦回去了,你就得死心塌地的作一個土鱉。把你在國外所經歷的,一股腦全留在國外。因為,一般在國內的人都認為只有在國外混不下去了才會回國的。他們不會理解,有的海歸是思鄉情切,想為國家貢獻己學。我所接觸在國內的人,大部分還是想往國外跑。要不就是等待小孩長大後就往外送。在他們心理,在國外的環境是絕對比國內好。除了在國外自己混不下去了,幹嗎要海歸呀。我們公司的小朋友,就經常問我,好好地在國外待著,幹嗎要回來?

再看看我們公司內這些海歸分子的談吐行為。我們本地的員工們稱我們這些海歸為「二鬼子」。這批海龜自認為是「人上人」。在員工面前時常用滿口不太流順的英語表現自己。說實在話,他們的專業水平也是有很大落差的。在美國也都待了許多年,然而連美國最基本的禮數好像都沒有學到。開起會來,東一句西一句的。有拍胸賭咒發誓的,有的自願作孫子的,大吼大叫比賽嗓門的。似乎誰的嗓門大,誰就有理。要不就是名目張膽的打瞌睡。來個天塌下來都與我無關的態度。就拿我們的領導來說,自己在美國公司的實驗室混了三年就開始在大家面前無時無刻的吹捧自己,多有本事。似乎,只有如此吹捧自己,才能建立自己在大家面前做老闆的威望。時時不忘強調自己在美國的成就。經常提醒大家,她在美國就申報了五個新藥(內行人都知道,她這個牛吹的有點過火了)。同時經常的到美國愛富抵餓(FDA)開會。那一年我們到FDA開會,FDA在哪個方向都搞不清楚。不多久就漏了底,終於承認自己是第一次到FDA。還當眾感謝我,不是我,他們根本沒有這個機會來到FDA開會的。最了不起的,就是老闆的那個高頻率尖叫,拍桌子。那個扭曲(大概因長期拍板造成)的小肥手,拍起板來啪啦啪啦的響徹雲霄,全場會立刻啞雀無聲。很多決定,就是在這種情形下完成的。我也深深體會到我們時常看到報上寫著某件事是由某人拍板決定。就可以想像這「拍板」的真實意義了。我真是由衷的希望,我們這些海歸分子回國工作的,總應該把在國外學到的優點用到自己的崗位上,而不是把公司當成自己的小王國,藉著自己的位置,恣意的蹂躪自己同胞員工。有本事的就回到美國來,去管管老外,也替我們炎黃子孫爭一口氣。對不?



這麼多年在美國的藥公司,我一直是負責化學部門的工作。在申報公司第一個案子時,我和老闆的看法就南轅北轍。在我回來前,她在美國就雇了一位老白顧問。經過一兩次溝通後,我就覺得沒有必要再跟這個顧問聯絡了。我的結論是這個顧問,經歷不錯,但是對我的幫助不大。在表面上我儘量避免與老闆衝突。但我還是十分堅持地按照我自己的想法擬定計劃執行。到後來申報資料完成時,請她過目。等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我並沒有收到她的異議或任何意見。我相信她大概每天忙著應酬,根本沒時間去看那些洋洋大觀的申報文件(是需要有些許的耐心)。到了期限我們就發出了。後來,到了FDA會前我們開始準備模擬會議時,開始顯現她在專業上的無知了。她不止一次的當眾批評我幼稚,無知。批評我試圖把公司搞垮。然而在座的一群卻以一種奇異及懷疑的眼光聽著我的辯解。這些人如果在美國藥界有一點常識的話,就應該知道老闆是一個半吊子了。在那個場合,那才算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了。後來當我們收到FDA對我負責的化學部分毫無異議時,他們才瞭解我當時一人奮戰的窘境。我的同事們也紛紛向我表示歉意。大家終於也都瞭解到老闆以及他們自己對美國醫藥申報的無知。我的勝利,並沒有給我來任何的歡欣。因為我知道,我的如期完成任務也注定了我日後難過的日子將要來臨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