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無法唱衰中國》2011/12/16

每次打開海外的刊物,不管是英文也好,中文也好,寫的都是以唱衰中國為主。甚至我自己寫一些雜記,隱隱約約也有那麼一點潛在意識存在。可是我是不相信一個國家真正好,就會被人家給唱衰了。不過共產黨好像還挺迷信的。不然也不會今天逮個人,明天抓個人,總之,大權在他們的手裡。最近好像又通過某一條所謂的法律,就是授權當地公安機構,不需要經過以前起碼的偵訊,就可以拘捕老百姓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這不是我現在要談的。最近連續看到財富及福布斯雜誌,採訪同樣的人,自然發表了同樣的談話。這個訪問有點不尋常。兩個知名的雜誌,在同一時間內訪問同一個人,而且偏偏對中國的看法是如此的正面。這是這麼多年,至少,我是第一次碰到。所以看了一遍,把重點給寫出來,與大家分享。我看英文的東西,很快。很快,不是說我很了不起,而是只求一知半解,把意思看懂了作數。有時候,自己還會加點醬油、麻油、醋還有味之素之類的,免得看了自己都睡著了。所以,如果如果與原文有相當的差異,千萬別找我麻煩。

過去二十年,幾乎所有的經濟學者對中國的經濟始終都是看衰。從二○○八年開始的世界經濟蕭條,中國的成長率達到四十%, 而美國只有○‧五%。所有對中國看衰的人,過去二十年,每一年都在預測中國股市的崩盤,而他們全部都錯了。中國股市過去二十年平均每年增長七%,而二○○八年居然到了九%。雖然今年的股市不理想,但那是全球的情形。比較起來,中國股市的表現,在成長國家中還是居於領先的地位。被訪問的人,大名是法蘭克紐漫。他是以前克林頓總統美國財政部的官員。過去五年擔任深圳開發銀行的主席及執行長。最近工作期滿回國。他可能是第一位美國人在中國境內銀行工作過的老總。他以前也是美國銀行的首席財物長,也曾經擔任過美國信託銀行的執行長。

他極力推崇中國的經濟策略,就是使用政府來控制投資及出口。但是大部分中國的經濟是靠著私人企業而不是國營企業。在中國的商業是通過大型公司及幾百萬個小型到中型的私人企業在進行。而這些企業都是以成長為目標而且有的企業是以創新產品為目標。政府的投資策略是集中在固定的基礎設施以及生產的能力。在某些方面,不管你從事那一個行業,也不管你在那一個角落,幾乎每一個從業人員,似乎都可以享受到利益。北京是極力在促進私人企業的發展,然後藉著政府贊助大型企業,建立他們的生產能力,然後把農村的勞動力引入到城市,也同時解決了失業的問題。這種藉著政府的資金而發展出來的產品,直接的刺激消費者的採購慾望。每一個行業,政府都投入大量的資金,帶動了每一個行業的發展,而提供了大量產品和不同的服務業,而消費者在後面緊緊的跟著享受所帶來的一切。

他舉了一個例子說明,美國和中國在執行發展經濟上基本的不同點。譬如美國的老百姓覺得他們需要一座橋樑。中國政府決定也要建築一座大橋,好讓火車通過大河。在美國就會想到,這座橋建立後,必須要收通行費。然後就可以評估有多少現金可以入帳來支付建橋的費用,維護費用,以及負債的利息。在中國的計劃幾乎是相同的。但是在美國有一個問題就是資金的來源。建橋的州政府沒有經費,聯邦政府因為政府赤字,在兩黨政治體制上是不可能通過。因此根本不可能把橋建起來。在中國,沒有因為有政府赤字就不花錢的想法,特別是在高失業率的地區。北京政府考慮的是首先解決失業問題,幫助工人找到工作。橋建成之後,對這個城市的基礎措施有所改善。可以使得這個城市在未來更具有競爭性。結果橋樑是建立起來了,可是政府的赤字並沒有增加,因為中國政府把費用視為投資項目,而不是開支。所以中國的大橋一條比一條好,公路一條比一條寬。而美國的公路越來越來越爛,橋樑越來越老,因為美國政府懼怕國家負債。他認為美國政府害怕政府赤字,無法投入資金發展建設而使得高失業率無法解決。而中國政府沒有這種考量,所以中國的經濟就繼續的起飛向前大躍進。

他同時也提到關於中國境內銀行不良貸款的情形。他認為在中國的銀行要比境外人士想像的好得多。五年以前深圳開發銀行的不良貸款大概在二十%左右。但是目前只有○‧五%。因為深圳銀行及其他的銀行,不會投資商業使用的房地產來冒險。其他銀行所以有許多不良貸款都是因為商業地產的投資。而且在中國,不管有啥重大的問題發生,政府一直是採取迅速的行動。這不是說對中國正直的批評,事實上中國政府在經濟上都是採取這種措施。只是外界人員不完全瞭解而已。同時中國政府絕對不允許銀行發生危機。中國政府設立規章制度,不可能因為政治爭吵而影響對銀行的管理。不良貸款自然是存在的,但是中國政府對不良貸款的要求也是相當嚴格。比如一個銀行的不良貸款有十億,那麼銀行就要準備二十億的資金來防患於未然。

當然有一種可能就是對於國家資助的大型項目,如果完成之後沒有人使用,不是一樣的造成浪費。可是在中國目前這種事情還沒有發生。深圳花了不少國家的資金來改善地鐵,現在每天都有百萬人在使用,其他城市也是一樣。假如投資金額有百分之三十是浪費的,但是在經濟蕭條的時候,還是製造了就業的機會。而可以逃過經濟蕭條這個關卡。而投入的百分之七十卻改善了基礎建設。當經濟起飛的時候,這些基礎建設就可以刺激經濟的快速發展。也許中國在民主方面,可以向美國學習的地方很多,但是美國可以向中國學習的地方更多,而不是成天到晚攻擊中國,責備中國。最後談到房地產泡沫的問題。他認為在中國發生房地產泡沫是不太可能的。也許有的地方存在著房子蓋好了,賣不出去,而成為死城。但是大部分的房地產商,他們都是以最少的資金取得土地。他們的利潤相當可觀。而有許多客戶買房子都是為了投資。就算是房地產不景氣,房地產商有足夠的利潤空間可以減價出售。所以他們的彈性是很大的。

美國政府當前最大的問題是政治性的操作。對於政府負債是極力反對。以前布希當總統是的赤字是從三萬億增加到七‧五萬億,但是沒有人去擔心。現在我們把這些赤字妖魔化,因為那是在玩弄政治。我們不能夠再繼續妖魔化赤字,而是積極的開始利用負債來完成建設,解決就業問題。十年以後美國經濟可能炙熱復甦。我們需要和中國一樣,隨時準備足夠的空調,當經濟熱絡的時候,可以降溫,當不景氣的時候,可以加速發展。也許有的時候中國政策發生了錯誤,但是到目前為止,人家中國的發展紀錄是完美的。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