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黑道》2017/10/6

上個禮拜發生統促黨和台獨份子的廝打,看起來還沒有消停的跡象。清早入廁,看了一段三立電視的訪談節目,還有當天發生的視頻。主持人現場邀請了幾位民進黨的支持者,同時以電話方式邀請張安樂加入。根據張先生的說法,顯然主持人企圖混淆視聽,頗有一面之詞的味道。我想台灣有知識有判斷能力的人不少。只要略為看看視頻,就知道來龍去脈。這不是老頭再度寫這件事情的動機。誰打誰,誰先動手,都不是重要的考量。張安樂提出那位欺負阿嬤的年青人該打。老頭也認為是該打。可是在場的王世堅,卻緊緊咬住張先生,把台灣民主自由,講求法治給扯出來。這一點,如果大家稍微注意,就會發現,只要有理虧的地方,總是千篇一律的自由民主就出現了。台灣自由民主的結果,就是兒子造反有理,欺負老弱婦孺有理,欺負弱勢團體有理,因為台灣是自由民主講求法治的國家。誰是誰非應該由法院來判決。當然,打人不對,可是如果連基本的道德禮儀都沒有,加上台灣司法的混亂,你告訴我,怎麼去伸張正義,保護弱勢團體。隨時拿民主法治來敷衍自己的罪惡,著實有點離譜。

誰有理,誰無理,其實只有手握麥克風的最有理。張安樂提到過去太陽花運動,佔領了國會,發生了流血的事件。按照人家的說法,那是自由民主的訴求,血濺國會最後也上了法院。結果新政府一上台,當作政治事件不了了之。可是學生欺負阿嬤,引起老人的憤怒,挨了揍,就是違反自由民主。我想只要有點良知,有點正義,看到阿嬤被無端的凌辱,那位青年學生沒有被打成重傷,算是三生有幸。再說,那位老先生拿小棍子打傷了肇事者,你說當時他會想到不能打,訴諸法律,而站在旁邊取證,等警察到來處理?事實上,許多獨派人士就怕事情不夠大,拼命叫囂,拍照,看看臉書的那些視頻。老頭希望這位挨打的學生,能夠吸取教訓,否則下次再遇到同樣的場合,恐怕就不是紗布綁綁,就可照樣出場,上電視,爭取知名度了。很清楚可以從視頻中看到,這次學生在前打頭陣,民進黨人士在後鼓動。利用學生做先鋒,有點類似當年共產黨打天下的做法。學得挺快的!

老頭說過,這個採訪視頻,只看了片段。重點是張先生和王議員之間針鋒相對的對話。張先生指責王議員過去曾經支使黑道份子開槍。射殺敵人。王議員當然否認。可是到底在情急之下,對著觀眾說了一句頗為震撼的良心話。他說,大家脫下衣服都是黑道。一方面否認自己是黑道,可是在亂了分寸之際,卻說大家脫下衣服都是黑道。可見得他的衣服是為了遮掩自己是黑道而穿的。張安樂不只一次的公開說過,自從進了美國監獄,到出獄後回台的過去三十年間,已經脫離了黑道。這一點我想應該是事實。因為只要他仍在黑道,那是無法掩飾的。就像張先生提到柯建銘結識的黑道份子包括了四海竹聯等黑道,儼然有點黑道老大的味道。事實上從柯的長相也多少可以看出多少痕跡。張先生同時提出了段宜康還有徐國勇,過去都是倚靠黑幫份子出頭。老頭相信,張先生恐怕握有不少目前知名人物,過去與黑道勾結的內幕。如果真是如此,張先生應該挺身而出,把那些黑道份子,不分黨派的爆料出來。讓老百姓看看那些人,道貌岸然,欺騙老百姓的真面目。我想,也只有張先生最適合擔任此角色。以黑治黑,不怕黑道,將事實公布與大眾。只要與黑道有掛勾者,必須一概剷除當前的職務。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絕對不允許這些與黑道份子有瓜葛的民意代表或官員,一天到晚耀武揚威於老百姓眼前。

黑道份子的存在由來已久。早期蔣介石也曾經利用過黑道份子。但是這些黑道份子,不否認自己是黑道份子。甚至以黑道份子為榮。我想一個重要的理由就是講義氣。今天的這些名人,利用黑道份子達到自己的私利,居然還否認,足見其做賊心虛了。既然覺得黑道不對,那麼就像張先生一樣脫離黑道。這就是堂堂做人的本事。不幸的是,今天敢做不敢當,偷偷摸摸,背地裏竟搞一些狗屁叨叨勾搭。站在議會堂上,電視媒體,口沫橫飛的仁義道德,民主自由,這就是今天某些政客的寫照。孰可忍孰不可忍!

最可怕的就是以黑道手段治國。根據郭文貴這一年來的爆料,顯然共產黨是以黑治國。過去土八路殘忍的手段,無所不用其極,一直延續下來。海外許多民運人士,也經常述說他們自己的親身經歷。為了取得犯罪證據,各種歷史傳襲下來的酷刑,頻頻施加在犯人身上。為的就是取得口供後,可以殺害。「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的口號,結果是只要坦白,最後的結局就是死亡之路。因為所謂坦白,就是揭露了更多的黑暗與醜陋。在一個官官相護的環境下,抗拒還有可能活命的希望。坦白就是自尋死路。所謂「殺人滅口」是最常用也最有效的洗罪手法。多少犯人,受不了酷刑,只有招供。可是誰會想到招供的後果也是死路一條。這也是大陸人權問題一直為世界各國重視的主要原因。任何一個政權在以貪反貪,以黑治國的統御下,不可能維持長久。

2003年我在上海工作的時候,我的一些國內海歸的同事,一直把台灣的自由民主做為他們心中的希望。他們認為只要台灣存在一天,大陸就有希望走向自由民主。第二年陳水扁槍擊案發生後,再度連任總統。我的同事們大失所望,甚至對大陸的自由民主完全絕望。好好一個被拿來做榜樣的台灣民主自由,居然淪落到今天的地步。慶幸的是目前台灣還沒有以黑治國,也沒有以貪反貪。為了防患於未然,對於那些官員或民意代表,只要過去與黑道有勾搭的,都應該讓老百姓知道那些人的嘴臉。要維持台灣的安定社會,絕對不允許任何黑道份子介入任何群眾運動。想想,一個在學青年,如果沒有人在背後鼓動,怎麼可能釀成演唱會的慘劇。而這些背後的人,應該徹底調查,讓他們的胡作非為無所遁形,則老百姓甚幸,國家甚幸!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