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翻轉教室》2015/5/22

前幾天在看其它視頻的時候,無意間看到「翻轉教室」這四個大字。由於好奇,就隨手打開台大電機系一位葉教授,介紹翻轉教室基本的視頻。這一個視頻長達四十五分鐘。教授一開始就三番五次的強調時間太短,實在沒有辦法介紹完畢(何苦,強迫自己上台?)。老頭一看這個開頭,就告訴自己,無論如何要有耐心,就花上四十五分鐘把這個介紹看完。結果,堅持了二十五分鐘。教授一直在介紹自己的過去輝煌歷史,經歷。也許老頭老了,反應遲鈍,在這二十五分鐘,就沒有得到具體翻轉教室的基本概念。老頭立刻把翻轉教室四個大字打到谷歌,結果一個短短的介紹,總算得到了一些基本的概念。不過,葉教授的一段話,的確給了老頭動機來談談翻轉教室。我不是學教育的,實在對教育是外行。不過,老頭篤信一個原則,就是要教導別人,自己一定要具備教導別人的基本條件,那就是自己要懂,而且要懂的徹底(當然全懂最好),絕對不是一知半解的懂。如果自己真正的懂了,自然而然就知道如何把自己所懂的在一定的時間表達出來。如果覺得時間不夠,而且不能長話短說,就不該上台去浪費大家的時間和金錢。

葉教授提到自己在美國很輕鬆的拿到博士學位後(自然在回國前還有一段輝煌的經歷,從略),回到國內擔任教職。他開始的教學方法,就是師從以前他的教授教法。老頭,看到這一段,著實受驚。沒想到,當年我在台灣唸大學時代教授的教法,到今天還在台灣延續發酵。葉教授還提到一點,認為今天之所以還是如此的教法,是因為教授們,沒有在大學裏修一些有關教育的課程(所以葉教授出名了,因為他學會了翻轉教室的教法)。看到這一段話,老頭,由原來的受驚,變成了嘆息。一般在美國大學,學院任教的教授,是不須要教育學分的。但是幼兒園,小學,中學的老師,不但要有教育學分,還得必須通過本州教學老師的執照,才能應聘為教師。我想這裏面的道理,只要是好讀的讀者,一定都知道。老頭說過,俺不懂教育,可是從小到大,卻嘗盡過去上學被殘害的苦頭。記得,小學五六年級的級任老師,每次在無法填鴨之際,開始痛打我們的小屁股和手心。之後,都會加上一句,現在你們都恨我,打你,罰你,等你們長大後,一定都會感激我的。結果,至少,我到現在還沒有想到感激。

台灣這麼多年來,在經過不同掌管教育大權者的蹂躪後,出現了翻轉教室,老頭認為是一個非常好的教學方法。我也看了一個小學老師,舉辦了一個實驗教學的視頻。這種教學強調的就是課前預習。老師自然要花上時間和精力準備資料。孩子們也必須配合。其實這種啟發式的教育方法,一直就是美國的學校教育方法。重點就是培養孩子,在老師的帶領下,能夠發揮自己的潛在能力,培養獨立思考,然後能夠完成老師指定的作業。至於教學方法,當然是斟酌每個學生的智力,接受能力而訂定。這也是美國學校,不管小學,中學,大學,研究所,一直在強調每班多少學生的重要性。美國大學生,大部分知道自己的興趣所在。所以,不必過份的考慮須要激發他們學習的興趣。老頭認為,他們教學的主要目的,就是傳授知識,讓學生能夠學到課目本身的基本知識。要達到這個目標,自然自己要先精通這個課目。老頭當年念研究所修量子化學的時候,教授就不准我們抄筆記。後來修熱力學,光譜學,其它的課程都是一樣。教授站在講台前講課,隨時和大家一起討論,很少像在台灣的時候,低頭拼命的抄教授的筆記。所以,把翻轉教室,搬到大學,對從小和老頭一樣接受填鴨式教育的學生,多少應該有所助益。但是最重要的一點還是教授要徹底瞭解自己要教的課目。因為只有自己徹底瞭解,才能夠從各種不同的角度來教學生,來回答學生的問題。如果自己都沒有搞懂,再怎麼翻轉我想還是在原地踏步。

談到當年老頭的教授們,大部分站在黑板前,看著自己的筆記本寫黑板。我們就老老實實的坐在下面抄筆記。所以,經常有同學翹課。沒有別的原因,因為回來後,拿同學筆記照抄一邊,上不上課的結果是一樣的。按照葉教授的說法,好像這種教學方法,還在大學裡面盛行。現在大學裏,能夠站在黑板前面,給學生上課的,至少在學歷上要遠遠超過我們那個年代的教授。過去,教授寫黑板,實在有不得已的苦衷。想想,他們當年求學的環境,本身就有極大的難處。因此對自己的所學,可能自己當年就沒有搞懂。我想當年所謂的老教授,很多都是這一類型。為了生活,自然得打鴨子上架,自以為是的負起春風化雨的責任。而我們做學生的,面臨的卻是狂風暴雨。好在我們從小就有逆來順受的本能。對於那些天生就有才的學生,可以靠自己努力,取得不菲的成績。像老頭這種愚笨型的學生,就只有死啃老師的筆記。自然還有第三種學生,就是乾脆來個置之不理。所以,看看大學本科畢業的同學,後來轉行就業的實在不少。大學四年畢業後,結果是不得不轉業,老頭認為,老師要負一部份責任。

翻轉教室的一個重點在強調課前的預習。這一點不知現在是否流行。老頭大二那一年,一位德籍神父教我們有機化學,要求我們每堂課之前要預習。第一堂課就發出整個學期的進度方案。因為,當年他是以英語教學,所以有預習的要求,老頭就從善如流。其它的課目,就不記得教授有教學進度,沒有教學進度,如何去預習?每位教授都在不同學校兼課,來回奔波,到了上課的時間,又得不停的寫黑板。回家後,如果還要花時間,給學生準備預習資料,那是奢求。幾年以前,從新浪網上,就看到哈佛大學的幾位教授把自己的教學視頻放在網上。大家都可以免費的學習。前幾天,一位國內朋友的小孩,目前在美國念研究所。朋友寫信要我給孩子提點未來找工作的意見。從孩子口中得知,每堂課結束後,孩子們也可以上網,立刻看到教授上課的全程錄影。目的自然是幫助學生徹底瞭解教授授課的內容。在這種情形下,如果教授只是拿著筆記在寫黑板,你說有必要把講課內容的錄影放在網上?想到這裏,老頭的結論是,翻轉教室也許更適合中小學。對於大學生,不如仿照美國的方式,把教室全程授課內容放在網上。這樣,大家都可以同時學習,自然也可以幫助教授天天上進,避免誤人子弟。你說呢?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