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我的大學生活(六)》2010/10/8

很快的大一結束了。到了暑假,許多同學參加那時救國團辦的暑期活動。有徒步、登山、海上戰鬥營,各式各樣給大學男女學生辦的活動,其實就是給同學們一個交友的好機會。我參加的是黨員小組長的訓練。這個訓練是集結各大學裡的小組長。一般說來,一個年級總有一二十個黨員,就是一個小組。那年我被選上了小組長,就自然的要接受黨的訓練。訓練場地是在當時的淡江文理學院淡水的校本部。那是為期一個禮拜的訓練。我們來自不同的學校,不同的系,有男也有女,而且年齡相近。就在報到的第一個晚上,我們第一次聚會時,我認識了我日後的老婆。那時她剛念完大二,學的是法語本科。我一看到她,覺得這個女孩不錯,就有意要認識她。剛好那晚,她就坐在我的旁邊。我見到她,當我知道她學的是法文的時候,一句「關門打老虎」開啟了我們的談話。顯然我的這一句法語發音一定很準,的確引起她的注意,其實我就知道幾句而已。當她知道我是學化學的時候,她的眼睛一亮,就好像真的碰到要找到的對像了。其實,說實話,在那個年頭,大家想的都是留美。而學理工的似乎就是出國的包票。所以女孩子交男友的對象,自然對我們學理工的就特別鍾意。那個時候,學文、法、商的男孩子,真可憐。一個系裡就那麼幾位男生。照理應該吃香吧,可是女孩子的眼睛就是往理工科的男孩子瞄啊瞄。我們兩人,郎有意,女有情,一拍即合。在後來的幾天就一直找機會湊在一起。

為了成全我們在一起,老婆可是百費心機,終於找到了一個機會。那時我們結訓時,每個小組要表演一個節目,參加全隊的比賽。我的老婆自告奮勇的願意做編劇。我們要表演的是一齣話劇。她的建議,立刻被大家接受。第二天劇本出來了,要選主角。那時我們小組裡有學表演的,還是藝術學校的。可是我就變成了男主角。在往後的幾天排練,我們不斷的接觸。到了表演結束的時候,我們好像已經是老朋友了。在結訓的前,我們小組還有個小小聚會,每個人表演一個節目。我一向愛唱歌,就唱了一首紅豆詞。而她唱的是玫瑰三願。後來,我知道我這首歌深深的打動了她。她的聲音也好聽。結訓的那天,我們小組的成員提議去碧潭划船。老婆立刻就問我會不會划船。我馬上就意識到這是她在邀我單獨約會。我一口咬定沒問題。她立刻回答說這樣就有靠了。其實,我根本不會划船而且還是個旱鴨子。碧潭當年是個情侶們去的好地方。而且每年都有人因為游泳不諳水性而滅頂。我是鐵了心要試試。心裡想,當年小學五年級的時候,就跟同學在淡水河划船,結果大喊救命,最後還是船主把我們拖了回來。所以我想問題不大。到了碧潭,我們兩人就把其他的隊友給撇下了。上了船,我回憶著以前看到別人的划船動作,居然還挺順手的。之後,在回家的路上,我們講好彼此互相通信,聯絡的方式。就這樣心裡蕩漾的回到了家。沒有幾天,我的同學們都知道我名草有主了。我們這一交往,到後來結婚,一直到目前,已經整整四十個年頭了。我時常想,人的相遇,結合就是緣分。所謂有緣千里來相會啊。

那個暑假,我們幾位同學一起到一個電腦補習班接受「符傳」的培訓。那時電腦剛剛在台灣流行。學校還沒有電腦,連課程都沒有。我們只有自己掏腰包進補習班學習。為的就是為以後出國做準備工作。那天我們幾個哥們下課後聊天。他們一看就知道我有老婆了(那個年頭,女朋友就叫老婆)。其他的同學,他們參加橫貫公路的徒步旅行,也都有所斬獲。開學後,我們是二年級的學生了。我們也開始主修一些專門的學科。首先我們從美國回來一位德籍的神父做了我們的系主任,同時也教授我們有機化學。這位神父,是芝加哥大學碩士,不會說普通話。完全以英文授課。我們這位系主任,是個白面書生型的君子。沒事嘴上叼著一根雪茄。那年頂多三十來歲。年輕,還戴副眼鏡。每次上課他會發出教課的進度表,同時強調我們預習的重要性。上了兩個禮拜的課,他就在課堂上做了一個調查。結果有一位同學,他說可以聽懂百分之九十以上。這話一出,立刻引起我們大家的公憤。覺得這位同學在膨脹自己。

慢慢的我們幾個經常在一起的同學變成了好朋友。二年級我們也開始修德文。教我們德文的是來自維也納的奧籍神父。第一堂上課就給我們每一個人取了個洋名。我們幾個經常在一起的同學,為首的是一位陶性同學,取的是Larry所以我們就很自然的叫他瘌痢頭。那時他一不小心告訴我們他的爸爸也有個英文名字叫Robert ,因此我們把他的爸爸叫蘿蔔頭。陶同學長的白白的,是湖南人。老爸是大學教授,還是當年台灣訂定關稅制度的頭子。陶同學口袋裡時常裝著一副黑框眼睛。不帶眼鏡時,看起來像個十足的花花公子。上課,看書是就把眼鏡戴起來,又像個書獃子。可是因為很少戴眼鏡,所以大家都認為他是個花花公子。所有的女同學,看到他就躲。他自己也說,實在是冤枉。就因為長的白白的,像個小白臉。後來一直到美國才找到一個小女孩結婚。被我們戲稱為老牛啃嫩草。老周是本省人,可是就不願人家知道他是本省人。所以就天天跟我們這些外省人豁在一起。老周是個極端講究生活情調的人。講起話來聲音沙啞,留個大包頭。人絕對是個老實人。那年暑假也認識了我們學校一位法文系的女孩子。這個女孩子,可是大名鼎鼎。長的非常甜,留個馬尾巴。眼睛很大,非常的外向。照理說,她和老周是兩個完全不同類型的人。可是老周就這樣一頭陷進去了。那個時候我們成天的給他出主意,做他的參謀,教他如何把他那個女孩逮住。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