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波特蘭之行》2013/9/6

波特蘭是俄勒岡州的一個大城市。距離舊金山就是一個半小時的航程。我們一家大小決定在美國勞工節長週末去看看。星期四一大早,又是浩浩蕩蕩的,上了車,到了機場。這一次姥姥決定與我們同行。孩子還是見了姥姥親。尤其是老三,在電話中看到姥姥的影像出現,總是吵著叫著要哥哥姐姐手中的電話。見了面更是手足舞蹈的。孩子小手很小,手掌是方形的,而且長的是寬指甲。這些都是遺傳了我的特徵。可是每個指甲往上翹,像極了姥姥的指甲蓋。姥姥特別疼愛老三,因為老三是逗人。登機,下機都非常的順利。到了波特蘭,還是女婿負責押運行李到旅館。我們帶著孩子,坐地鐵到旅館。呆了四天,星期一返回。

旅館非常高級,我們住的十二樓算是特級顧客。享有免費的早餐,還有下午茶,晚飯後的點心。還提供免費的白酒紅酒當然還有啤酒。早餐是歐洲式的點心,配上水果汁,水果。下午茶有美式的小餐點。晚飯後的甜點都還不錯。第一次發現旅館提供的茶葉包是茶葉而不是茶葉末。綠茶是福建來的加上茉莉花,頗有喝頭。另外咖啡也不錯。旅館是一九二○年的建築,原來是一個百貨公司店面,後來改成旅館。因此第八樓算是大廳。旅館下面就是梅西百貨店。旅館位在市中心,交通方便。有電車,公共汽車。一票一天用到底。老人票價是一美元,一般票價二元五角。車箱內不是說,讓座給老年殘障人士。而是明寫的是必須的,這點頗為特別。整個四天,沒有看到驗票的,在西雅圖也是一樣。我很少使用公共交通工具。不過我知道,此地到三藩市的火車是有驗票員的。

第一天我們搭電車,換公車到日本公園。好像每個像樣的地方,總是有日本公園。以前在聖路易去過當地的日本公園。西雅圖有,連我們住的南灣附近都有一個日本公園。而且不管走到那一個日本公園,裡面的設計好像都差不了多少。絕對有池塘,裡面一定有鯉魚。其他的不說,大家都知道了。要是沒有去過日本公園,到網上搜一下,看了一個就等於全部看過。所以看過之後,要不是看日期,就不知道是那個公園的拍照了。日本公園外面還有一個玫瑰花園,很大很大。可惜已經過了盛開期。萎縮快要凋謝的玫瑰,實在沒啥好看的。不過地方挺大,很大氣。

蘇州和波特蘭算是姊妹城市。在二○○○年的時候,蘇州市政府在中國城蓋了一個署名蘭蘇園。裡面還挺大的。中國的庭園也是和日本公園一個德行。看了一個就差不多了。不過倒是吸引了不少的外國遊客。我以前去過蘇州的拙政園,留園,上海的豫園。所以走進這個蘭蘇園,沒有啥特別感覺。還記得第一次到城隍廟的豫園。那是到上海後的第二個週末。第一個週末忙著到農貿市場買菜了。乍進豫園,還真是震了一下。我想很多老美走進蘭蘇園一定也有同樣的想法。那年第一次到兵馬俑,一走進大棚,第一眼看到兵馬俑的矩陣,旁邊的美國遊客居然大叫起來。我也同時的哇了一聲。二十年後第二次陪著老婆再度舊地重遊,那種震驚的感覺就沒有了。所以,我說這個世界上值得看的地方很多,有沒有必要再度光臨去過的地方,當然這是個人的決定。俺是不會去的。現在網上啥都看得到。即使去過的地方,再度看到照片,好像沒有去過一樣。所以我的朋友告訴我,再出去旅遊,就不帶照相機了,光顧著照相,不能全神貫注的看景。回來看照片,還不記得自己曾經看過那個景色。

這個庭園裡面有一個小茶館。供應各類飲茶,小點。一杯茶要價六美元。茶杯帶著蓋子。所以拿起來,還得用蓋子邊緣撥開茶葉上嘴。我想老美很愛這一手。所以小館的生意不錯。老婆問服務員,是不是可以換個大水杯。還是大口大口的喝大碗茶過癮。那位服務員,笑了一下,啥話不說的走開了。我們一家大小,叫了不少的東西。你猜猜花了多少美金。說起來,不難相信。接近百元。到任何餐館,不管吃啥,都差不多。那天到一家海鮮店,半打生牡蠣就是十五美元,比我們這邊還貴。女兒好這一口。我吃了一個,覺得有點鹹,女兒說這種牡蠣就是這個特色。七二年在紐約打工。休息的那天,跟著跑堂,廚房的師傅,瞎逛紐約。一打生牡蠣,一杯啤酒,要價兩元五角。一直到現在,我還懷念那種苦中作樂的日子。

這家海鮮店相當的高級,自然就粉貴粉貴。我們一家大小七口,每個人都點了一份主餐。外加開胃小菜。出門,我問女婿花了多少。將近兩百大洋。我的媽呀,我一輩子不會進這種餐館。我叫的是生煎鱒魚,配上一些烤洋芋等等,要價二十五美元。以前讀書的時候,我們去釣鱒魚。鱒魚不好上鉤。只有在釋放魚的那天,人擠人並肩的站在小溪流裡釣魚。魚長必須超過一尺,而且每人只能保留七條。很多老美,滿了七條,派家人送回家去。自己一人站在水裡大半天繼續釣魚。因為管理人員,在釋放魚的前幾天就停止餵食,魚被餓了幾天,一旦放出來,不好釣才怪。過了那天,再要釣鱒魚,不易。一位老朋友,很好這一手,時常斬獲。釣到兩條以上,還會打電話要我去嚐嚐他做的紅燒鱒魚。這邊的鱒魚不貴,一磅就是三美元。我通常煎好之後,紅燒,然後出鍋前加入韭菜。可好吃了。這個館子,一條去頭去尾的鱒魚要二十五美元,而且做的也不怎麼樣。吃的不是魚而是美金,有點心疼。

波特蘭有個老的中國城。有幾個店面,零零散散,一片荒涼。有個李氏宗親會館,還有個中文學校在旁邊。可見還是有許多華人住在這個城市。整個市中心有許多很大的廣場,提供給老百姓活動,表演等等。自然有許多各國的小吃攤位。市中心的乞丐不少。坐在地上,伸手要錢。總是說上帝保佑你。這些都是年輕人。我相信他們一定覺得乞討是不錯的行業,所以決定坐在街頭。也就是說,美國一般老百姓的愛心還是到處可見。我們的老大外孫,喜歡街頭藝人的表演。那天媽媽給他一元,他一步一步走向藝人,把錢很準的放進帽子裡。還很得意的笑著走回來。

只呆了幾天,而且是度假,可是我們兩個老人,跟前跟後的看孩子。這個工作還挺辛苦。尤其老婆,時常牽著老三的小手,弓著腰,帶她學走路。老三自己可以站起來,看到哥哥姐姐跑來跑去,那個眼神恨不得自己也加入。孩子學東西也是要有動力。老大到了二十個月才走路。老二十五個月。老三剛好十五個月,看擺出的架勢,可能快了。我時常說老三有個小胖腳,身子長的鼓鼓的,平衡比較難,也許還要一段時間才會走路。等到老三會走路,我說他們能夠一起跑跑跳跳,可夠我們累的了。

想想每次出去,最高興的就是孩子們了。我們做大人的只是活受罪。我還真願意呆在家裡呢。不過話說回來,做父母的不都是啥事為孩子嗎?然後孩子長大了,對我們這些老人又如何?所以,只要心裡不抱希望,日子就會過的很安適。懂得付出的人,才會知道如何去享受自己的生活。你說呢?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