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楊教授的小插曲》2012/2/10

除了在書報雜誌,電視上看過楊振寧,從來沒有見過他本人。知道到退休之後,回國,然後娶了一位孫女輩陪他度過晚年。他還是蠻活躍的,給莘莘學子一點耳提面命的吉言。他的諾貝爾物理獎的得主光環自然頂在他的頭山。也許到了晚年,謙遜了許多。我這樣說不是信口開河,而是有憑有據的。

我有一位朋友,當年是物理系。我們一九七○年一個大學畢業,在第二年同一個時間出國唸書。我念化學,他念物理。來美國唸書,個人境遇不同。運氣還是重要的。我這位朋友拿到碩士之後,自然想繼續攻讀博士。結果透過朋友關係,好不容易得到覲見楊振寧的機會。那時候他還在大學當教授。見面的安排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說這話一點都不過分。那個年代,中國留學生大部分從台灣來的,當然老一點的都是從大陸直接來美國。拿到學位的一個比一個神氣。就怕自己是中國人。你想,那個時代,大陸亂成一團,還在以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為傲。台灣也好不到那裡去。做一個中國人,除了有一股傻勁的人外,大部分都數典忘祖,恨不得馬上變成洋人。所以,越是有點頭臉的中國人,越是不把中國人放在眼裡。那個年代,即使全是中國人聚會,就算你會說國語,也一概用英語。不過說實在話,他們的英語比現在國內出來的要好上千倍。每個人不管男女,至少都有個洋名。吃的是以西餐為主,即使偶爾上中國館子,也絕不用筷子。反正我當初看了,很不順眼。到現在,我看到這些人還是有點感冒。

好了言歸正傳。我的朋友見到了楊振寧。楊教授問了一般的問題,是那個學校畢業的啦。很快的就進入主題。問他修了那些課程。同時問他一個高等微積分的問題。聽到回答後,就很嚴肅的對我的朋友說,你沒有天分,根本不能讀物理。我的朋友回去,想了想,楊振寧是何等人物,就這樣放棄了念物理博士打算。後來一位朋友告訴我一件類似的事情發生在他的一位朋友身上。也是拿到物理碩士,也是絞盡腦緇想要聽聽楊振寧的意見。這也很正常,你說我們學生,總是希望一些有成就的人,給我們一些指導和鼓勵。最後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見到了楊振寧。這一次楊振寧一下子直接坎入正題。問了幾個物理的問題。大概是太緊張所以回答不好,結果楊振寧的評語更激烈。對他說,你根本不知道物理是啥,回去面對牆壁九年,再回來見我。這位小伙子,有沒有回去面對牆壁九年,後來有沒有再回去見楊振寧我不知道。我的朋友告訴我,人家後來不但拿到了物理博士,還幹上了美國一所名大學的物理系主任。這兩個故事都是我最近才聽到的,我還真的嚇了一跳。難道諾貝爾獎金的得主,都是這個德行。我覺得,他們的驕傲是應該的,但是對年輕孩子們以這種口吻說話,好像很死相。我不知道他對美國學生是不是也是同樣的口吻,我懷疑。當然,他可以說,對自己同胞,愛之深,責之切。我自己多年來,認識老中拿物理博士的多了,可是這些人,沒有一個人跟我說他們有天賦。就像我自己一樣,我也不覺得自己有天賦,可是一樣的拿到了化學博士。不過我們本家丁肇中,大家都認為有天賦,可是外號丁大頭,還挺謙虛的呀。聽說他的團隊裡收了不少的華人學生。好像還沒有聽過類似當年楊振寧的死相。

我不知道楊振寧目前在國內是怎麼跟同學們訓話。我跟你打賭,他以前對學生那副德行,可能不會拿出來了。第一,俺們國家比以前強大多了。你神氣,就別回來。回來了,盡佔了俺們的便宜。或者自己也知道該收斂一點了,畢竟一天一天的走向永恆之路。我念大學三年級的時候,我姑父的妹妹是耶魯化學博士。那時候她美國一所大學當教授。知道有美國回來的親戚,我是一定拜訪的。我就約了幾位同學,一起懷著崇拜請教的心裡前往。不記得詳細情形了,但是當我問到如何念化學的時候。她說,無論修任何課程,不管教授是否把教科書,從頭到尾全部教完,自己總要從頭到尾看完。你看,在求學階段,就沒有一位教授,把教科書從頭教完的。雖然,當年我聆聽了吉言,可是後來也沒有去做。為啥?因為學期結束了,成績都拿到了,幹嘛再去花時間看那些。我想每個人的學習態度不同,所以成就也不同。把書全部看完,那是在做學問。像我的做法,那是在拿學位。因為,我一直認為做學問是一生的事情。把學位拿到了,有的是時間去談做學問。我想楊振寧一定沒有想到這一點。當然,他是有天賦,有本錢可以讀物理,也的確取得了最高的榮譽。他的想法是所有的人,必須跟他一個程度,不然就沒有資格念物理。我不知道楊振寧的學生,是不是各個都有天賦。有一點肯定的是,人家說名師出高徒,好像他的學生,到現在為止,還沒有高到和老師一樣的拿到諾貝爾獎金。那就更不必提青出於藍了。做教授的,應該希望學生懂的比自己多,這樣才可以大家一起學習,一起進步。如果一開始,就瞧不起學生,我看這個教授,恐怕要教出好學生是有點困難的。還好當年我們拜訪的教授,沒有楊振寧那個德行,不然我想我大概出國都不敢了。你看看我們當年眼中的牛教授,如果我們真的把他們當做牛人,可真是會把自己給埋沒了。

不過我還是由衷的祝福楊教授。落葉歸根,老伴走了,還有小伴陪著,照顧老人的起居。以前看網絡新聞,還有記者問楊,是不是打算生一個小孩。看了這段消息,我真的有點傻眼。都八十幾歲的人了,就算是一隻老虎,恐怕也生不出小虎崽了。有時候我覺得我們媒體的工作人員,實在沒有技巧。要得到同樣的答案,可以換個方式。我服役的時候,有位參謀長,年過了五十,娶了一位鄉下的小姑娘。每次休假回來,猛打哈欠。大家當然知道是啥原因。有一次過節,在部隊吃完大餐後,急著回家。大家也都喝的差不多了,就說幹嘛那麼急著回家啊。參謀長說,如果不早回家,不知道小妮們要怎麼治他了。大家都說,參謀長身經百戰,還怕小妮們。他說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小妮夜裡爬上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