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我的大學生活(四)》2010/9/24

我們的微積分教授是個白髮蒼蒼的老教授。因為年紀不小了,所以上課始終是坐在講台後的椅子上。上課就是念教材。偶爾回過頭在黑板上寫點方程式之類的。這位武教授,當年還是名大學的數學教授。退休後,來我們系裡兼課,外號武火腿。他也在其他學校兼課。當年在台灣我們這些二流學校都知道這位教授。每次學期結束之前,他會告訴我們何時公佈成績。同時會加上一句何時把成績送到教務處。意思就是給不及格的同學有時間補救。補救的辦法就是到老師家送上當年在台灣有名的金華火腿一隻。然後不及格的就及格了。這也就是武火腿外號的來歷。

我們的國文教授是中文系主任。他也是老輔仁畢業的。當年他才四十
幾歲,講的一口京片子。很有學問。同時告訴我們,他對化學系的學生特別鍾愛。所以化學系的大一國文都是他一手負責。他覺得我們化學系同學的國文程度比其他系強。甚至超過中文系的大一新生。可是一年後,就可以看出兩系的差別。那時他對中文系一年級的新生要求就是第一年把整部史記標點完畢。他說標點的用意就是要同學,一個字一個字的念通,然後標點。過了一年就明顯看出中文系的同學進步。你看,剛考上大學,好不容易可以輕鬆一下,可是中文系的同學就沒有那個福氣。還忙著看史記,打標點符號。這位教授當年還是台灣每年京劇大賽的主審裁判。我就要求他花時間給我們介紹京劇的歷史。他也欣然接受,花了好幾個禮拜把這個國粹講的頭頭是道。那一年的國文課學到了不少的東西。多少年後,我在校友會上碰到了當年中文系的畢業生。才知道為啥,他對化學系的學生特別鍾愛。原來,他當年的女朋友被一位化學系的男孩子給搶走了。所以他要看看化學系的男孩子到底有啥魅力。他的女朋友不是別人就是當年大名鼎鼎的作家張秀亞。

教我們大一英文的也是我們老輔仁的校友。他也是當年足球健將,早年還代表國家隊出征過。有一次,我們在室外草地上上課。有位同學拿了個足球,他還在草地上帶球跑了一陣子。可惜他太胖,跑了沒多久就上氣不接下氣。不過,可以看出他的帶球跑的動作還是有功夫的。這位教授就是當年在台北南陽街托福補習班的老闆。一副闊家公子,很有派頭。英文的造詣很深。聽說他當年是背英文聖經出名的。老師上課很幽默,著重的是美國俗語。記得最清楚的就是dry nurse, wet nurse前者是保姆,後者是奶媽。可惜當年的筆記本不見了,不然一定很有用的。我一直想不起來,背黑鍋的英文怎麼說了。他教過我們這些類似的翻譯。

教會學校就有許多的神父。神父是不能結婚的。至少在我們剛進入學校頭幾年,每個神父都是規規矩矩,不越界。可是到我們大學快畢業的時候,有的就按耐不住世俗的美妙而還俗了(這是後話)。我們理學院的德籍神父都住在學校修道院的宿舍。每逢週末他們有啤酒大會。據說都是從德國進口的啤酒。所以好像都有個啤酒肚子。有位奧地利的神父,甚至在學生面前,調侃自己的啤酒肚大的連小便都快看不到自己的小弟弟了。在那個年代,在教室裡當著許多女同學面前,能如此的開自己的玩笑,可以想像我們有些神父是很時髦的。教我們哲學概論的一位德籍神父,早年在青島傳教。普通話說的很地道。有時也夾著山東話。螺絲起子他就說成改錐,這改錐就是俺山東土話。當時聽了,還覺得很親切。老神父一生都在中國青島,解放後,回到德國。一聽輔仁在台復校,就很快的又回來了。這位神父中規中矩,是一個十足的神職人員。我們的理則學教授是一位中國神父。他是哲學系的教授。這一學期兩個學分的理則學,我聽的是糊里糊塗。上課沒有教科書,沒有講義。好好一個理則學,我始終沒有得到要訣。每次考試也不知如何準備。幸好,每次考試之前,我的一位高中同學又是好哥們,特別為我惡補。總算是勉強過關。整個大學四年,只有這門理則學念得我膽戰心驚。一直到目前我還經常做夢,夢到準備理則學的考試而急出一身冷汗。我們的中國近代史教授也是老輔仁的。也是北京人。每次考試總是催促同學在短短的時間交卷。他經常說,歷史就是歷史,念了就會答題,不需要花時間思考。如果把考試時間拉長,就會夜長夢多製造作弊的機會。所以這位教授的夜長夢多理論也害慘了不少的同學。有一次上課,腳上打了石膏,頭上綁著膠布,那個枴杖。一進教室就說昨天車禍一場,被整成這個樣子。那時候台灣的交通還沒有那麼擁擠。大家都說老師一定是因為偷看女孩子,自己撞上了車子。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