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領袖與體制》2013/1/4

幾個月前,我在台灣的教授堂妹給我轉來一篇陳長文的文章。陳長文大家都應該很熟悉。最近堂妹和我的一位老朋友,一位老同學先後轉來薛中鼎的文章。薛先生是我們好讀的專欄作家,大家一定更熟悉。兩位大名鼎鼎又令我由衷尊敬的先生談的都是同樣的問題。簡單一句話就是為馬英九打抱不平。說實在話,前一陣子,我看到報紙說王聖人把馬英九給狠狠的修理了一頓,我還告訴老婆,王聖人怎麼也跟著大家起鬨,消遣起馬英九來了。當初,馬英九是親自欽定他擔任監察院長。馬英九總統幹的好壞,有別人去批評足夠了,做為一個重要的閣員,又是神的僕人,應該多為馬總統禱告,要神多看顧保守他,多給他用人治國的智慧。聖人居然跟著世人一起舉棍棒打過街的老鼠。我們實在應該為王聖人在神的面前好好的禱告,祈求神的赦免。

連續看了兩位長者的大文之後,為了怕得老年癡呆症,開始思索馬總統的表現是不是的確值得大家出面來打抱不平。連我個人以前不也是如此?想了想,覺得不對。做為一個領袖,一個好的領袖,就是能夠在體制內有所突破。如果我們大家都在為馬總統找藉口,如果大家都認為在目前這種體制之下,誰做總統都是一樣的結果,最後的局面就是偏安等著完蛋。世界上只要是一個機構,不管是那個單位,總要有一個體制,這個體制都是人所造出來的。既然是人造出來的東西,自然可以由人來駕馭,而不是受制於體制。再說,一個機構的運作,當然都是在體制內運行。如果說體制不好,不想法突破,而受制於體制,結果就是我們目前台灣的境況。就像薛先生所說的,誰來做總統都是一樣。台灣固然有雄厚的海外資產,比上不足,可是比菲律賓,印尼,我們還是不錯的。問題是今天的世界局面是不是允許我們這樣的混下去,尤其對面的大陸還虎視眈眈的看著這個小島。還有我們怎麼就這樣的把自己看扁了,難道阿扁四年把我們都扁下去了。以往全民拼來四小龍的美譽就這樣不要了?我離開台灣四十多年了,對台灣可以說是完全的陌生,所有的也僅僅限於關心而已,說不上生死與共。可是畢竟是我成長的地方,午夜夢回,難以忘懷。自然希望台灣能夠像以往的強大。至少在大陸同胞面前,覺得台灣是他們的燈塔,是他們未來要走向一個有文化水平的一盞燈。

做為一個領袖,一個好的領袖,當然不易。馬英九是個讀書人,讀書人犯的最大毛病就是不食人間煙火。道理很簡單,放不下自己的身段。即使努力的放下,給人的感覺那是逼不得已,而不是誠於中形於外的自然表現。記得幾年前,看到馬英九競選的時候,被我們台灣同胞灌酒的偉大場面。看著可憐的小馬哥,兩手舉杯,披頭散髮,苦不堪言的把黃湯灌入自己的肚子。當時我就說小馬哥真可憐,幹嘛把自己逼上總統府。把天下興亡為己任,固然值得我們尊敬,可是如果沒有本事把我們可愛的台灣同胞治的服服貼貼,可不是在糟蹋自己?陳水扁,李登輝都是很了不起的領袖人才。至少台灣同胞一直很信服這兩位總統。有人說了,他們打的是族群撲克啊,挑撥離間啊。我們正正經經,講求族群和諧,不來那一套。結果我們最正經的馬總統,怎麼連王聖人還有平民百姓等等都出來臭他。所以不要刻意去批評手段如何,(拜託,千萬不要跟我抬槓)問題是要使老百姓心服口服的支持你,使你的政策能夠運行,老百姓能夠親身享受到你的恩澤。能做到這一點就是一個好的領袖人才。

馬英九的問題是自己就不是一個出眾的領袖。所以用的人都跟他一樣。看看內閣,好像很多都是死讀書,讀死書的人。讀死書的人最大的本事就是死讀書。最後的結果就是讀書死。學自然科學的,懂的就是他當年的論文那麼一丁點。拿個博士學位,不知東南西北的就回國了,幹起教授,最後當了院長,部長等等。要這些人去瞭解台灣的風土人情,那簡直就像小馬哥喝酒一樣。灌了一肚子的黃湯,跑到廁所吐出來,算是交差。您說能夠獲得台灣同胞的信服。看看以前李登輝,陳水扁,他們是如何面對台灣同胞。那種與台灣同胞如同兄弟的場面,就足以把小馬哥比下去了啊。小馬哥當然也有他的優勢,就是穿條短褲,背心,少毛的兩腿,彎上兩彎,抖上兩下,兩拳緊握,來個跑步(誰都會啊!)。旁邊的小女生們,哇啦哇啦的為他瘋狂。可惜好像這一幕也好久沒有看到了。陳文茜最近發表了一篇文章,評論油電漲價,引起老百姓眾怨的文章。問題出在政府與老百姓溝通的問題。本來是一個名正言順的政策,結果搞得烏煙瘴氣,誰的錯,就是馬總統下面那些死讀書,讀死書的書呆子們,不知道如何與我們可愛的台灣同胞交流。或者說打心眼裡就不屑於與他們交流。

馬英九第一次當選後,我認為頭四年他是不可能大刀闊斧的幹他的總統。因為,他要繼續再做四年。所以,頭四年平平庸庸,不犯大錯,只要連任就可以大展宏圖。我始終覺得馬英九絕對是個胸有城府,要把國民黨整好,要把台灣帶上正路。可惜看來沒有希望了。大家都說體制上的問題造成了今天的局面。看看立法院的利益勾結。不要忘了,立法院長王金平,照理應該是可以鎮住立法委員的,可是他並沒有施展他的魅力。也就是說,馬總統根本就沒有把王院長給鎮住。而王院長一直想做總統,自然不可能幫助馬英九整治立法院的委員們。馬總統無法統御王院長,而立法委員們也無意放棄自己的利益,這就是今天的慘況。清廉固然重要,可是如果馬英九重視的僅是清廉,而啟用一堆書呆子,你說這是體制的問題,還是根本就是領導統御的問題。我自己是讀書人,所以最清楚讀書人的心態。尤其是從海外回去的歸國學人。當年劉兆玄當了行政院長,我說完了,一個學化學的,拿了博士回國,當了教授,到底怎麼有能力去掌管全國的行政業務。人家說讀書人,如果把自己的專門搞通了,就可以觸類旁通,一通百通。可是那是指與自己本業有關的。再說,是不是把自己的專業搞通了都是問題。至於掌管完全門外漢的行政院,不笑死人才怪。看看當年劉院長,縮個脖子,戴副眼鏡,一副死讀書,讀死書的樣子。面對化學方程式,大概沒啥大問題。要他面對流氓式的立法院,拜託,沒有最後在立法院到讀書死的地步,算是大幸了。

李登輝時代的教育部長楊朝祥是我念研究所的同學。拿到職業教育博士後回台灣任教於師範大學。後來當了系主任,院長,一直到教育部的司長,最後幹到部長。每次回台灣,我們大家老朋友會聚聚。酒過三巡,大家開始交心的大談闊論。那年部長對我們說,台灣的高中畢業生只要想念大學都可以有學校可念。我說很好啊。大學聯考不知道害死了多少年輕人。我說楊部長功德無量,上帝一定會好好紀念他的政績。可是問題也跟著而來。大家又抱怨台灣的大學太多,學生的素質低落。可是有沒有想到,功課好的同學,他們的素質是不會受到影響的。可是想想有多少高中畢業生,不必再為進不了大學而終生遺憾。一個政策不可能討好每一個人,但是我們總可以很容易客觀的評估。別的不說,我敢打賭,台灣的大學生普遍,雖然專業知識不足,但是多少會有那麼一點根基。對於那些有心天天向上的同學,早晚會利用不同的渠道來補足。就拿我自己來說,台灣的四年大學教育,給我的幾乎是零。可是來了美國以後,藉著那麼一點基礎,不也念出來了。再說我想大學生遍地,對台灣以往存在的「幹你娘」文化多少有所改善。你看不是有多少大陸人來台灣後,都說台灣人有禮貌,在公共場合的彼此相助。誰說我們的大學教育沒有效果。楊部長出自貧寒的家庭,沒有任何背景,就是憑著自己的學識,對台灣職業教育的理解,最後在部長的期間完全施展了他的潛力。李登輝能夠重用楊朝祥,他是一個領袖人才。

李登輝一上任,就重用郝柏村擔任行政院長,而使得郝司令甘心情願的不但放棄了終身為國民黨革命的軍職,還有光榮的黃埔軍魂。最後使得台灣軍隊國家化不再受制於國民黨。在當年國民黨的體制下,只有李登輝有這個領導的能力去造反。陳水扁不也是在李登輝建立的體制之下,胡做胡為的貪污,而且還連任四年。可惜陳水扁沒有好好的把握良機。他能夠在體制內貪污,如果他能像馬英九一樣的有心要把國家治好,我相信阿扁是可以辦到的。因為在任何體制下,成功與失敗是完全看一個領導人個人的能力來運作。看看美國政府不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都是在一個憲法體制下運行,可是就有的總統幹的好,有的就是呆子啊。我們如果還在極力的為一個沒有魄力,沒有能力書呆子的總統,找一些理由怪罪於體制,我想我們是完了。說一句不客氣的話,今天的局面,如果要保持我們的現狀,我們必須具備一些基本的優勢。我們當然可以繼續給自己臉上貼金,問題是那層薄金到底可以停留多久。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一個國家也是一樣。要想像南宋偏安的局面,不是不可以,只是可以維持多久是我們應該思考的。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