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轉基因食品》2015/1/23

最近看了陳文茜談轉基因食品的視頻。前一陣子大陸央視的崔永元,自費來美國訪問,做了一系列有關轉基因食品的報導。在國內也是引起一番騷動。這兩人所做的報導,其實是大同小異,說穿了就是堅決反對轉基因的食品。而反對的原因,自然是根據訪問美國原本就反對轉基因的人士。在陳文茜的視頻內,還特別醒目的告訴大家,不能吃麵包了。連麵包都不能吃,自然各式水餃,麵條,饅頭,豆沙包,肉包子,蔥油餅,月餅,喜餅等等都不能吃了。照她的說法就是麵粉這玩意兒是有劇毒的,絕對不能沾口。對於南方人好辦,可是對於北方人,不能吃麵食,那是要人家的命。以前在台灣的時候,每天中午老爸是吃麵食的,晚上才吃米飯。因為我們這些在台灣長大的土豆,吃餃子,蔥油餅還可以。其他譬如饅頭,還有山東人愛吃的煎餅,咬都咬不動,免談。看到米飯,有可口的小菜佐餐,保證可以吃上好幾碗。不過,要台灣本地人不吃麵粉,我想問題不大。那年在成功嶺集訓,第一個禮拜本省籍的同學,根本不吃饅頭。台灣本地有名的小吃,好像麵食不算多。

畢業後第一工作就是孟山都的農業部門。那個時候是公司的鼎盛時期。一共有五大分公司。孟山都是以做大量化學產品起家。也算是在美國化學工藝開發的龍頭。早年任何化學公司,遇到需要大量生產的化學品,孟山都就是主要諮詢的對象。所以說孟山都的起家就是因為他們具備高超化學工藝的技術。一直到八零年代初期,孟山都才慢慢轉移化學工藝技術,把龐大的化工部門裁撤。專門集中農業與醫藥部門。如果在網絡上搜尋孟山都的歷史,可以看到有些報導對孟山都存有極端片面的看法。甚至認為是一個一直以生產毒物為主的化學公司。大家都知道,任何化學產品,都含有不同的毒素。中國人就常說是藥三分毒,何況是人工合成的產品。而且所有的毒理實驗都是以動物為主。最常見的一個例子就是孟山都第一個產品人工糖精(賽克潤)。可是大家今天到任何餐館,桌上擺放的糖包,除了一般的白糖就是糖精。而兩種最平常的糖精就是粉紅色包裝的賽克潤和藍色的一口。這個藍色包裝的一口就是在八零年代,孟山都購買芝加哥G.D.Searle的產品之一。

前面提到動物的毒理實驗,一直是判斷化學物是否有毒的依據。一般毒理實驗的原則就是不斷加量餵養動物,直到動物產生毒性效果為止。所以,我們得到動物毒理實驗的結論是所有的化學品都有毒。我們經常忽略的是相對人類的使用量。換句話說,動物使用某一劑量而產生了毒性,那麼要對人類產生毒性,相對於人類的使用量簡直就是天文數字。這也就是明明知道人工糖精有毒,而我們仍在繼續使用的主要原因。畢竟我們使用人工糖精的數量相對於動物來說,那是微不足道。當年我在孟山都的時候,人工糖精部門就發明了另外一種更甜的糖精。用量少到微克。因為無法包裝而作罷。我要說的是,在美國開發任何一個化學產品,毒性的考量(也就是安全性)永遠都是擺在第一位。所以重點在減少使用量,而使得可能有的毒性降低到最低點。所以,經常看到某些新聞從業人員,根據外界的報導,自己本身缺乏嚴謹的科學素養,自然容易誤導社會大眾,產生不良的矯枉過正的想法。大陸的崔永元,台灣的陳文茜都不例外。可是老頭對這些報導,還是有些正面的看法。譬如少吃這些非自然的產品,總是不會錯的。

前面提到孟山都早年有五大分公司。早期的重要產品是人工聚合產品。譬如一直到目前還在使用美式足球球場的人工草坪。合成的香料,塑料瓶,汽車的防風玻璃,家庭使用的地毯等等。美國中西部有許多小的合成化學小公司,生產不同的高分子聚合物。這些公司的創始人,很多都是早期孟山都的員工。到了八○年代,孟山都逐漸裁減,集中於農業和藥業。到了目前僅僅剩下農業部門。而農業部門就是以轉基因種子為主。所以目前孟山都其實就是一個種子公司。而這種轉變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是科學發展的必然趨勢。也可以看出,美國一個企業是如何將市場的需求與科學的研究互相配合而產生的結果。我們經常說美國科技的發達與進步,這裡面最大的推動力就是經濟效益,也就是對投資人的回饋。當然還有其它所謂的使命,

譬如在乾旱,霧霾氣候,如何保持糧食生產,避免世界糧荒等等。反對轉基因的人,對這些使命是聽不進去的。

我在一九七七年底進入孟山都農業公司。頭一年孟山都的草甘磷正式上市(Roundup Herbicide)。一直到今天,我們還可以在許多大賣場,超市看到草甘磷產品。當年之所以贏得美國批准上市,就是因為草甘磷是氨基酸的衍生物,也是當時唯一水溶性的殺草劑。因為水溶性,進入人體之後,可以很容易經過新陳代謝而排除體外。草甘磷從葉子被吸收後,一直轉移到根部。作用是破壞因光合作用而產生的葉綠素。植物不能產生葉綠素,自然枯死。草甘磷算是非選擇性的殺草劑。最後草甘磷分解物被土壤吸收分解後,變成了含有氮,磷的化合物的肥料。換句話說,草甘磷有一石兩鳥的作用。一是殺草劑,另外就是肥料。老頭當年上任的主要任務就是開發草甘磷微量分析的方法。那時候美國的環保署嚴格要求草甘磷生產線的廢物排量,還有就是工藝中產生致癌物的含量必須小於億分之一的標準。所以草甘磷對環境的污染不是沒有,但是有美國的環保署年年把關,對人體的影響應該是在控制中。

關於草甘磷的應用開發可以寫一本書。當時每一個部門的負責人都是公司的大紅人。有一年,公司投資三千萬美元,為的是改善已經幾近完美的工藝,使得總產量增加百分之零點一。當年,草甘磷是美國所有化學產品,第一個達到年售十億美元的產品。為了維繫產品的專利,同時開發不同的市場,公司不遺餘力的投資再投資。轉基因工程方面的研究開發,變成了一大目標。因為草甘磷是非選擇性的殺草劑,所以必須在播種前,清除雜草。一旦作物發芽,就不能使用了。所以開發對抗草甘磷的作物,自然變成了主要的研究課題。我們說有錢好辦事。公司的利潤如潮水般的湧進,自然可以雇用美國最頂尖的科學人員。老頭在孟山都工作十年,那十年算是公司的全盛時期。老頭親眼看到美國一個知名企業是如何培養科技人員,如何將市場與科技配合發展。他們的眼光與魄力,一直到今天還在繼續。看看硅谷這些年的發展,美國的領先地位是很難被取代。一個國家的強盛,不需要一天到晚放在嘴上。看看人家的業績,看看人家的產品。這都是一直有那麼一批人在默默的為自己的興趣而努力工作。

說起來轉基因的產品上市已經近二十年。當初老百姓的反應非常正面。正面的原因是減少了許多殺草劑和殺蟲劑的使用。過去幾年,越來越多人云亦云反對的人走上街頭,而反對的原因不是在爭論其科學性,而是隱含一些與倫理,法律,社會有關的爭論。雖然美國聯邦政府目前還沒有執行轉基因食品必須標籤的法律,可是許多州已經開始執行。可是這種標籤立刻面臨美國企業公司,還有製造商的反對並且提出告訴。美國幾個大的轉基因公司,譬如孟山都,杜邦,道爾等等每年花費上百萬甚至上千萬的費用來反對標籤轉基因食品。當然一些有機食品的公司,銷售商也同樣花費在遊說轉基因食品必須標籤,以維護自己的權益。

轉基因農作物的研究,最初是偏重在對草甘磷不起作用的農作物,以及抵抗病蟲害的作物。目前許多轉基因作物擴展到抗旱,還有就是對抗霧霾地區的農作物。因為霧霾,農作物不能接受足夠的陽光而死亡或生產量降低。簡單的說所有轉基因食品的開發,除了經濟效益之外,所肩負的使命就是解決世界糧荒的問題。這一點,很多人都忽略了。全世界各地糧食缺乏的地區不少。所以在缺糧與不缺糧的選擇之下,要全面禁止轉基因作物,絕對不是現實的作法。再說,轉基因作物已經栽種了二十幾年,自然作物對草甘磷以及一般的害蟲都已產生抗體。要再回到以往的化學處理,也不是實際的作法。

前兩天,美國農業部門批准了孟山對草甘磷有抗拒力的黃豆及棉花種子的銷售。也就是說美國目前並沒有考慮禁止轉基因作物的生產。事實上也不可能禁止。老頭認為最大的爭議就是是否嚴格規定轉基因食品是否需要標籤表明。老頭的看法是盡量食用自然產品。尤其上年紀還有小孩子,吃在講求少和精。而且目前美國有機食品逐漸普遍,價錢也在逐漸下降。不過硬要說轉基因有毒也未免有些矯枉過正。總希望大家每天能夠吃的安心,平平安安過日子。切忌不加思索而庸人自擾,人云亦云。尤其是媒體的工作人員,在報導有關欄目的時候,也應該多熟悉一些有關的基本科學知識,不至於誤導民眾。民之大幸,國之大幸也。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