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大雜院 (四)》2011/3/18

李家的正對門住的是林家。夫婦都是本省人。我始終不知道林家是幹啥的。只知道男主人是禿頭,女主人瘦小。我說瘦小不是一般的瘦小。好像一個小學生的個子。可是誰都不會想到,她的兩位女兒簡直就是仙女。大小姐,高中畢業就當了電影明星,還拍過幾部片子。二小姐,後來進了名大學。會讀書的女孩子不少,可是長得又漂亮,又會讀書的,像林家二小姐的,可是鳳毛麟角啊。後來聽說大小姐下嫁到馬來西亞,找到了金龜婿。後來也是無影又無蹤的離開了大院。女主人一天到晚手上叼著一支煙。始終是穿的乾乾淨淨。可是那副瘦小的身材,看了就像隨時就要倒下去似的。大概煙抽多了,還時常咳嗽。林家的隔壁,住的是魯家。男主人是老爸機關的一個主管。不消說也是個大學畢業生,是湖南人。魯家的外婆和他們住在一起。有三個女兒還有一個兒子。兒子不幸小時候發高燒變成了啞巴。別看啞巴,他真是聰明。那時候就讀台北的盲啞學校。身體挺胖的。他們家的三個女兒,個子長得挺高的都像媽媽。女孩子,個子一高,似乎看起來就缺少女孩子應有的秀氣。大女兒後來也進了名大學。多少年後,我工作的一個公司的財務主管,居然就是魯家的小妹。那時候我念大學的時候,她還是個小學生。對這個小妹我是有點記憶的。她的大姐好像是比我小一歲。從小妹口中知道大姐的下落。後來也來美國留學了,拿到了學位也結婚了。這位小妹,在美國結婚,生了一個兒子。不幸的是從小就得了癡呆症。為此,她的老公和她離婚。而她又嫁給了一位老外。我們雖然同事一年,可是她對我們中國男孩簡直恨之入骨,而且很明顯的表現出來。似乎所有中國男孩都像他先生一樣的無情。我這個人一向對人很熱情。可是一旦遭到冷眼的對待,我就沒勁了。所以也沒多大興趣去打聽她家其他人的情形。這麼多年來,對大雜院的種種我是多麼的希望得到一點消息。然而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線索,反而不願意開口了。在那個公司待了一年,臨走也沒有留下聯絡的方式。好多年後,在中國超市碰到她帶著兒子。我們聊了一下,這麼多年不見,似乎缺乏我想像應有的熱絡。當然,彼此也無意留下後日聯絡的方式。離開大雜院後這也是唯一找到大雜院鄰居的線索。

夾在魯家和林家住的是一位單身,那時候大概也有四十幾歲了,只記得他姓黃,也是老爸公司的職員。後來娶了一位本省籍的寡婦。好像後來也給他添了兒子。之後,顯然地位升高了許多。這位太太,每天臉上塗的一層厚粉,大紅的口唇,也不知道給誰看。走起路來,一擺一擺的,有點像鴨子走路。每次走路,手總要放在腰上,看起來好像在抓癢。這位老公自從娶了她進門後,身體看起來,一天比一天憔悴。每天口不離煙。早上起來,蓬頭垢面,好像永遠都沒有睡醒。那個時候,我還小,也不知道為啥。現在想想,也真夠可憐了。後來,家裡又多了一個女孩,原來是老婆的妹妹從鄉下來了。大台北總是鄉下的夢想之地。就好像大上海一樣。不也是各地人士夢寐以求的奮鬥之地。人往上爬,水往下流,似乎走到哪都是這個理。

住在林家的對面也是姓李。李先生也是廣東人,說的一口廣東話。也不知咋地,到了我重考大學那年突然與我打招呼。說起來,你不信。每次總要連猜帶問的才能知道他說的是啥。那年大學放榜,先收到成績單。他問我考了多少分。我說407分啊。他說這下子你可以進入名校了。其實我也是那樣想的。結果第二天放榜,才知道不是那麼回事。如果頭一年我考這個分數,鐵定是名校了。以後,經常碰到李先生。一直到大四那年,他又關心我的出國。他有一兒兩女。小女兒還是我們同系的,比我小一班。我考完托福後,他還要我的托福資料。當然是給他女兒用的。後來出國後,就不知道他們的下落了。李家公子長相跟走路和他的父親簡直是一個模子出來的。也不是好好唸書的。念的也是私立學校。有一次看到我的小姐放學回家,還在後頭丟石頭,讓後就躲回家裡。他再也沒想到,我的老姐還是個人物。硬是在門口大罵,所有難聽的話都出口了,可是公子敢做不敢當的就是不出來。現在想想,在那個年代,不愛讀書的,就只有瞎混,又沒有像現在各種花樣消磨時間。不逗逗女孩子,還有啥好幹的啊。

我們家的後面那一排房子,就沒有我們這一排那麼幸運了。其實是兩排房子,緊接著我們這一排房子大概就是兩間。隔著一個走道就是另外一間。沒有院子,就是那一條走道。那時一共住了四戶人家。值得一提的就是楊家。夫婦二人。楊家是雲南人。我這一輩子就碰到過一個雲南人。楊媽媽經常找老娘聊天,也打打小牌。楊先生是個大師傅。楊媽媽以前開餐館,當然是楊師傅主廚。可是楊媽媽也燒得一手好菜。最有名的就是回鍋肉。那時候我念大學,逢週日回家。老娘知道我就愛吃回鍋肉,一定買好了肉,然後楊媽媽就會大展身手。回鍋肉要做到油而不膩,沒有油還不好吃。楊媽媽很胖,又黑,身體不是那麼好。牙齒有一半都沒了。說她長得其貌不揚,一點也不為過。整個大院,我看也只有老娘和她交往。老娘為人一向熱情。對有學問,有地位的人,不卑不亢。對一些平頭百姓,老娘特別尊重。這也是老娘當年能夠從老家逃出來的原因。家裡的下人後來都成了八路的幹部。這些土八路一直念叨著老娘對他們的好處。最後想盡一切辦法,把老娘還有祖母及我們幾個小孩護送到青島。到了青島連口水都不喝,因為知道東家逃難,不再給添任何麻煩。這也是老娘一直教導我們,不要動不動看不起人,越是不如自己的人,越要尊重。因為人不可以貌取相。誰也不知道自己的未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