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家譜》2016/12/23

兩個禮拜以前,收到台灣一位本家叔叔給我寄來的日照丁氏八修家乘。這部八修家譜,顯然過去重修過六次。七修家譜是在民國十四年,距今九十年。過去國家的動亂,族人投共,投國民黨,投美,大有人在。加上共產黨建國前後,不斷的除舊,土改,鬥爭,把老祖宗立下的產業,家業,還有歷代的祖墳,祠堂一掃而空。族人的遷徙,逃亡,流離失所,能夠在九十年後,重續家譜,不得不歸功於族人的奮鬥,懷古。更難能可貴的是,過去共產黨的推翻封建,在改革開放後的復原,致力恢復中華文化傳統的努力,這部長傳六百餘年的家譜,能夠繼續,足以顯示一個家族的生存力量,也顯示出家族組訓「忠厚傳家遠,詩書繼世長」的深遠意義。



老爸退休後來美定居。那時候大陸尚未對外開放,然而可以互相通信。那是70年代中期,老爸就和留在大陸的叔叔聯絡上了。到了80年代末期,老爸和在美國,在台灣,還有在大陸的近親,完成了我們這一支近親族人的家譜。以這一簡略的家族為基礎,到了九零年代,在台與在大陸的族人,共同努力,終於完成了八修家譜的大業。家譜的完成,不但須要有深厚的國學基礎,同時必須有雄厚的財力做後盾。古代做官必須經過科舉考選。做了官,不但有了銀子,學問當然不在話下,同時就有許多徭役可以支使跑腿。我們的始祖,明朝初年從現今連雲港,為了躲避倭寇(小日本)移居日照濤雒鎮後,務農維生。為了擴大家族的繁衍,體會到讀書的重要而廣設學堂,一直到明朝末年才有後人中舉,在朝廷為官,這期間經歷了將近一百五十年。

從明朝末年到光緒年,我日照丁姓族人共有進士十五人(內翰林兩人),舉人四十九人,貢生六十人。有任相當於現在省級幹部的布政使,各縣知府等等。有一特點,在明清兩朝為官,無一因作奸犯科而被罷官處刑。足見家訓之深入人心。日照丁姓家族自清朝以來,被譽為日照的名門望族。目前日照丁姓已遍及全國和世界各地。僅原日照境內就有三萬多人。現代日照丁姓族人,更是人才輩出,濟濟多士,猶如璀璨繁星,光照九州。近代辛亥革命元老與國父共創同盟會的丁惟汾。更有譽冠全球的諾貝爾獎獲得主丁肇中。日照丁氏家乘創修於康熙十一年(公元一六七二年)。一直到二零零八年完成的八修,紀錄了可考的四百餘年家族成員歷史。中國人說富不過三代,又說一個家族繁衍難過過三百年。從目前的發展看來,俺們這一家族來日將源遠流長,香火不斷也。

在台灣的兩位家族成員丁原進為老頭堂兄,是過去的警務署長。另外一位丁渝州也是堂兄。曾任國安會主委。大陸淪陷後,族人隨政府來台,大部分後代以求學為主。大學畢業後,來美留學的不少。根據族人統計結果,多年來在美國取得博士學位者,接近兩百六十餘位。數目仍在繼續增長。足見「詩書繼世長」祖訓得以傳承。過去老家,鼓勵孩子從小讀書,一旦發現讀書無能,立即轉入從商訓練。因此,老家產業一直鼎盛。清朝時期到達頂峰。我的祖父早年經商,在日照擁有協記商號。清末民初來往於東北,上海,兩條大風船帶著不同貨物由北轉南,又由南轉北。在青島,上海(徐家匯)兩地都設有協記分行。當年資本額達到百萬銀元。可惜祖父四十二歲因急病去世。剩下偌大產業,由大伯父繼承。不幸大伯父也早年英逝。緊接著共產黨鬥爭開始,接著抗戰,家產逐漸被共產黨和國民黨瓜分。最後只剩逃亡一途。留在家鄉近親,在大陸淪陷後,飽受煎熬痛苦。苟延殘喘求生。改革開發後,丁氏家族重新起頭。這些年來族人無論在學,在商,在政都已經出類拔群。相信往後家族必更加興旺,家譜亦當繼續傳承下去。

我的大姐今年八十五歲。以前經常提到童年在老家的生活。我的一位堂兄與她同年。奧運那年我在北京探望堂兄,親手交給我他退休後完成的自傳。內中對老家有許多詳細的敘述。尤其對祖屋四合院的格局,更是詳加描述。與紅樓夢內的賈府頗為類似。我的大姐常說,這麼多年來,經常往來不同朋友,從來未見一家的格局,可與當年祖宅相比。可惜老頭從未在老家呆過一天。更可惜的是,老家祖宅在土改的時候,被共產黨完全摧毀。我的堂哥在自傳中的描述,令我們後人嘆息。丁肇中獲得諾貝爾獎金後,返回老家。當時鄧小平下令撥款三百五十萬人民幣,重修丁肇中祖居。可惜建成後,根據堂哥的口述,根本不具備老家原有風貌之萬一。在台灣的時候,我的一位近親堂兄,曾經根據記憶,將老家祖宅繪出。每次到家拿出來要老爸過目,同時修改。可惜當年老頭年幼,絲毫不感興趣。如今堂兄去世多年,手稿不知去向。

自從收到家譜後,老頭經常拿出翻閱。雖然大部分都是以文言文記載,然而慢慢細讀,也都能逐一瞭解。家譜之撰寫極為困難。此次八修,能夠順利完成,幾位年近九十,國學根底深厚的長輩,自然能夠駕輕就熟。好在目前國內研究歷史的學術機構,還有當地政府的單位,紛紛以家譜為研究課題。山東師範大學歷史系,就有同學以丁氏家族歷史文化與科舉為課題,發表論文。從始祖到一世祖記載,中間可能有四世脫考,各種說法不一。也成為一個研究本家族譜一個課題。相信在當地政府積極配合,藉著考古專家的研究,早晚必有定論。

老頭兒時,經常聽老娘述說老家軼事。但是從來不感興趣。過去幾年,經常回憶過去老娘所言。此次細讀家譜,更加對老家的過去感到懷念。可惜老人逐漸凋零,心中有些問題,將永遠無法得到答案。人老了,也許更有懷舊念故之心。看到我們過去的老祖宗,在朝為官,紛紛獲得大清皇帝康熙、雍正、乾隆、嘉慶、咸豐、光緒對老祖宗的褒揚令,更加覺得老祖的可敬。老爸當年經常和堂兄一起前往台北故宮,觀賞陳列的古物。回來後和我們分享。老爸說當年親眼見過書房珍藏的蘇東坡、王陽明、揚州八怪等真蹟。可惜,這些古物在我回老家時,得知在文革時全部被焚燒。文革十年浩劫,使我們丟失了多少值得珍藏老祖留下來的古物。現在可以憑弔的就是這部家譜而已。特為之記。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