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看狗記》2009/9/25

女婿一個禮拜以前打電話告訴我他要出差兩天,女兒想要和他一起去走走。問我是不是可以到他們家住兩天。主要的是為了他們那兩條可愛的狗狗。老大叫喜尼是公狗。小的叫芬妮是母狗。兩個真是兄妹,因為都是八哥(Pug)。小的快四歲了。那是在她六個禮拜大買回來的。我和這個小的非常熟。那時女兒賣房又買房,搬回來和我們同住。那個小的就帶回來了。我那時剛從上海回來,賦閒在家找工作。所以,我們朝夕相處了有三個多月。白天,我們在一起。我看書,看電腦,有時她就坐在我的腿上。要不就打盹,睡的是那麼的安詳。有的時候我的腿都麻了,都不忍心移動。要不就就瞪著兩個大眼癡癡的看著我。這個小的非常活潑,經常活蹦亂跳的。好玩。

女兒搬家後,白天兩人上班。家中就這一隻小狗。為了排遣小狗的寂寞,很快的就添了這隻大狗。他的確是隻大狗,總有三四十磅。而且有一段坎坷的狗史。女兒是從動物保護中心領養回來的。在流浪街頭一陣子後,喜尼被人送到保護中心。第一次,見到這隻大狗,覺得就是一條飽經風霜的流浪狗。他很安靜,看到我,會搖著尾巴走過來。舔舔我。可是,他的嘴有一股異味兒。我當時告訴女兒,實在不應該去認領一隻流浪狗。我說,早晚會把那個小的帶壞的。女兒實在搞不清楚,我在說些啥。其實我也是隨便說說。後來,每次去女兒家,這兩隻狗見到我,簡直像個小瘋子一樣。尤其是哪個小的。只要大狗過來舔舔我,小狗就會去咬他。好像是不准他碰我一樣。慢慢的熟了,我覺得大狗也蠻可愛的,也總算是有個家,可以安定下來了。

那個星期五傍晚,女婿來電話了。說兩隻狗都跑了。狗狗在後院的圍牆下,挖了好大一個洞,就這樣跑了。我一聽,立馬想到這隻大狗,還真是狗改不了吃屎。看樣子是十分的懷念在外流浪的日子。我立刻告訴女兒女婿,我不是早說過,這個小狗早晚會被帶壞的。不多久,根據狗狗身上帶的電子密碼,總算找回來了。第二天,我和女婿去買了一大堆洋灰磚,沿著圍牆鋪好。在一個拐角處,我們合力的堆上幾個大石頭。第二天,我們高高興興,很放心的一起去吃午飯。沒想到回家後,兩隻狗狗又不見了。看到的是那幾個大石頭,很明顯的被狗頭給推開了。以前我聽過老師說過,在他家鄉北平郊外的野狗,狗頭是很硬的。硬的可以把墳墓敲開盜墓哪。顯然,我們的工是白做了。不得已,女婿找人給狗狗在院子裡做了一個圍欄與車房相通。這樣,才免得他們再出去遊蕩。

後來這隻大狗有病,發現脖子裡長了個瘤子。經過手術,切片,一連串的檢查。證明不是癌症。這個狗狗口裡的異味也沒有了。這幾個月來,我慢慢發現大狗也不像個流浪狗了。而且和那個小布丁點兒越長越像。環境是可以改變一切的。第一個晚上,講好我們大家睡一個房間。地上鋪著他們的墊子,他們隨時可以上我的床上來。可是,到了晚上,兩隻狗狗,就來回在客廳跟臥室走來走去。又趴在窗戶往外看。明顯的是在等女婿女兒的回來。一直折磨到一點半,才上床睡覺。兩個都睡在我的床上,而且都睡在我的腳下。一旁一個,大概是想著跟我保持距離,以策安全。早上,五點都起來了,等著我餵他們。

第二個晚上,就好多了。我一上床,兩個狗就跟上來了。小的,坐在床邊直往外看,大概還是在盼望女兒女婿的出現。過了一陣子,就乖乖的爬到我的頭頂,趴下睡著了。大狗就斜躺在我的右邊。一個大狗頭靠著我的胸部。關了燈,那個大黑頭就啥也看不到了。到了早上一點半,兩個都醒了。坐在門旁。女婿曾警告過我,他們是需要出去屁屁了。我一開門,兩個一下子衝出去。一個蹲著,一個翹起一條狗腿子。辦完事,兩個都飛也似的又跳上了床。各就各位,繼續睡他們的狗覺。

女兒第一晚後清晨打電話,問我狗狗如何。女兒是大了,怕我睡不好覺。第二晚後,又打電話問我。我把情形一一向女兒報告了。她還一直擔心我睡不好。言語中流露出抱歉及感激。其實,我也很高興有這個機會和狗狗敘敘舊。我很喜歡狗狗。每次看到他們那兩隻凸出,一副無辜的大眼,圍著我打轉,那股熱情實在令我感動。這個世界上,狗所展示的就是要博取你的愛。所以沒事摸摸狗腦袋,狗脖子,撓撓狗腿,拍拍狗背。同時不要忘了,給他們一點狗點心。這樣,更會增加對你的忠心耿耿。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