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白字》2013/6/14

從小學五年級開始,我的級任老師陳照明就嚴厲處罰我們寫白字。寫錯了,不但要挨打,還得罰抄寫。我們這位老師,看到我們寫白字,表現出來的憤怒,到現在我還經常在夢裡看見。每次看了好讀刊出後,我會仔細的再讀一遍。一方面,算是欣賞一下自己的生花妙筆,另一方面就是找找白字。每次看到白字,心裡總有一股火氣。怎麼就那麼的不注意。上個禮拜,錯了一個絕對是可惡的錯誤,把寒磣寫成了寒蟬。寫了寒蟬,心裡知道不對,但是腦子一直在給自己辯駁。等到刊出後,才覺得自己怎麼就那麼的固執。每個禮拜,刊出後總會發現有白字。我一向最討厭也最差勁的就是最後的校正。以前上班的時候,寫技術報告,總有錯字。自己看了好幾遍,就是看不出來。老闆指出錯誤之後,我的解釋千篇一律,就是看了太多遍,對錯字已經產生了免疫性。說來有趣,有位美國同事,說他自己也有這個毛病。

自從使用電腦打字後,錯誤就更容易發生。每次使用一個拼音可以打出多種選擇的字,一不小心,就選錯了字。還有就是以前我都是用簡體字來寫東西。用簡體字最大的好處就是不必去注意白字。因為簡體字很多就是白字。舉例來說,明明是理髮,就硬要寫成理法。剛到上海的時候,看到理髮店寫著這理法這兩個字,簡直覺得莫名其妙。可是沒有多久,自己也開始使用簡體字。而且居然覺得那麼得意在手,同時再也不必為白字而煩惱。這兩年以來,我又恢復了寫繁體字。總覺得我們當年從小學開始學寫字的時候,老師教我們的就是繁體字。好不容易這麼多年了,把它放棄了,實在對不起老師,也對不起自己。再說繁體字還是看起來舒服。說實在話中國文字本身就是一種藝術。繁體字看起來就是比簡體字有格局有意境。最令我感到受不了的就是看著拿著毛筆而寫那些簡體字。頗有不倫不類的感覺。

小學三四年級的時候,我的級任老師曾麗明,認為我的鋼筆字寫的特別工整。經常誇我。一直到我大學畢業,每次考國文寫字,我都是一筆一劃的由上到下,從左到右,工整的寫出來,因為是一筆一劃的寫出,所以不太可能出現白字。結果每次考試我的分數都不錯。絕對不是我的文章寫的好。平心而論,看看那些題目,我就寫不出啥好東西出來。小學考初中,題目是我要做個發明家。到了考大學,那年是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留學考那年,題目是中興以人才為本。我想分數不錯,都是我寫出正楷字的原因。能寫好正楷字,說明這個人有耐心,做事一板一眼的,不投機取巧,不走捷徑,也就是做事能夠按部就班,一步一腳印(自然不容易寫出白字)。其實這些也都是我這些年來做事的原則。閱卷的老師一定和我有同樣的想法。對於這類的考生,自然要好好鼓勵一番。可是電腦化以後,動手寫字的機會就沒有了。就是有,也沒有那個耐心再去寫出工整的的字了。不過話又說回來,用電腦打字還真有好處。在提筆忘字的年齡,絕對是有幫助的。忘掉的字,只要拼音弄對了,總會想起來的。

說起來,很多白字是一直傳下來的。人云亦云。好久以前收到朋友寄來我們常犯的白字錯誤。看了,簡直無地自容。其他的字想不起來了,不過「無奸不商」這四個子,怎麼拼音都是這四個字。多少年以來,只要聽到做買賣的人發了大財,總會想到這小子一定是坑蒙拐騙的奸商,不然怎麼會發財。原來無奸不商應該是無尖不商。尖與奸簡直是差了一大截。看到以後,以前對商人的看法,真是感到萬分的羞愧。寫白字還好,就是錯了,像我自己發現了,懊惱一下。別人發現了,未必會告訴你。可是如果口出白字,那就很不好看了。那天我去買包子,包子做得不錯,幾乎每個禮拜光臨。常常光顧,慢慢的就認識裡面的服務員。有一陣子沒見到那位北京來的。那天老遠的看到她站在櫃台前。我立刻打招呼。她說回北京了。我馬上就問北京的天氣。那一陣子新聞一天到晚說北京有陰霾,空氣極端汙染的結果。不知怎麼搞的,我順口把陰霾發成了陰毛。旁邊的人都愣住了,不知道我要說啥,馬上補充說是空氣汙染。當場就告訴我那個字念埋。聽了之後,覺得自己怎麼就那麼沒有知識。恨不得有個地洞可以鑽進去。

避免白字的出現,除了在最後仔細檢查之外,我想在第一次寫出來的時候,就要經過詳細的思考。因為第一次如果寫錯了,要自己發現可能不易。別人可能一眼就看出來。我想以前為啥總要經過好幾個人校對就是這個道理。小心再小心,還是有白字的可能,在這裡只有冀望讀者們多加包涵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