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寫給俺老娘》2008/5/13

老娘,

算算日子您離開我們也整整二十三年了。我相信您最想知道到的就是您的孫子,孫女了。他們都已長大成人。俺哥哥的兩個,都當了醫生。那年您臨走以前,您唯一遺憾的就是小孫子加加太小,還在牙牙學語。您總希望能夠再多活半年,和加加拉拉呱(說說話)再走。可惜,未能如願。可以告訴您的是加加今年法學院畢業了,在一家律師事務所上班。小孫女一一是你最上心的了。那年她才三歲,每次去看您,總是纏著奶奶。說著半國語,半山東土話,奶奶長,奶奶短的。雖然那時,你的身子已被癌細胞折磨得骨瘦如柴,可是她並不害怕,依然摟著您,要您親親。似乎她知道您就要離開我們了。告訴您,一一去年結婚了,嫁了一位律師同行。我想您一定會很得意說:「誒,他們都隨你老爺,你老爺就是給(人)家寫狀子,打官司的。」

您經常和我們提起老家的事。您在家是老大。在那個時代,雖然您極力反對,但無法拗過老爺的封建思想,很小就被裹腳了。為此您抱怨老爺一輩子。後來幾個阿姨在您的保護下,一一逃過了裹腳的厄運。老爺在您上了兩年的學堂,看到您的驚人天分,就再也不准您去上學了。您經常嘀咕我們,天下最簡單的事,莫於上學堂,念書了。念一遍記不下,多念幾遍就會了。之後,您在家所學的就是女織之類的家事。準備的就是老爺給您找個好婆家嫁出去。

那年您十九,終於有人來說媒了。老爺一聽是丁家的,一口答應。但是您堅持要老爺去看看俺爸爸。老爺去了,剛好爸爸那時生病,由俺大爺出面。老爺看到俺大爺一表人才,人又學乎。心想做弟弟的總不會差到哪去。當時就答應這門親事了。當您知道爸爸當年才十七,您心裡就有點嘀咕了。再問,知道爸爸不愛念書,私塾念了幾年,就在家坐享其成。心理就很不樂意這們親事。可是老爺在乎是丁家的家世及財富,就堅持這門婚事。後來您不只一次的重述這段往事,並一再告訴我們,您曾告訴老爺,以後等自己有了小孩,決不插手他們的婚事。

爸爸那年得了傷寒,因此婚期一延再延。到了第三次延期時,老爺沉不住氣了。可是您說您倒不急,您是相信緣分的。終於婚期到了。拜堂時,爸爸身體弱,由兩個下人攙者完婚的。進了洞房,老爸還迫不及待的打開您的面罩。看看大家都知道的大美人。當您第一眼看到爸爸時,您說您幾乎嚇得要昏過去。老爸因病瘦弱,你用手比劃著說,一張像馬臉那麼長,滿臉的豆子。每逢您講到這一段,我們都會笑出眼淚來。都說您描述的過了頭。可是我們長大了,您還時常說我們每個小孩幸虧長相隨尹家的多,丁家的少。

完婚後,您注意到爸爸成天在家,仗著家裡有錢,作威作福,不好好正幹。您第一件事就是逼著爸爸到濟南去念高中。結果引起嬤嬤的反對。老人常說:「俺念書也吃飯,不念書也吃飯。」您當時很不以為然告訴自己,「俺可是要跟他過一輩子啊。家裡看了個金山,銀山,腦子沒東西,早晚也保不住呀。」果不其然,沒多久,共產黨就來了。您迫不及待的打發爸爸逃往青島。您時常告誡我們,「荷花雖好,須有綠葉扶持。」所以您在老家時,總是處處為下人著想。體諒他們,關心他們。家裡的下人變成共產黨後,並沒有忘了您對他們的好處。口口聲聲地說,他們要保護您,但是決饒不過東家。要是東家還在,非把他鬥倒不可。後來,在一批新共產黨進來前,您決定要帶著老嬤嬤和哥哥,姐姐離開老家了。最後也多虧了那些老共產黨為您打了路條,護送您及一家大小,才順利的逃到青島。

在青島幾年,我們又相繼的出世。家裡還算富裕。爸爸混了一個高中文憑後,就更趾高氣揚了。開始嘲笑這個是老土,那個又是個土孫。仍舊是一個放蕩不羈的闊家公子。騎著德國進口的腳踏車,喝著斧頭牌的白蘭地,抽著三五牌的香煙,手上玩著的是德國製的手槍。成天亂跑,到處遊玩。不多久,就像你常說的「人歡無好事,狗歡差屎吃」終於被土匪綁架了。好在家裡不缺,用了不少的大洋,把爸爸贖回來。這時您也開始覺得這往後的日子不會好過了。接著爸爸又抽上了大煙,您是更覺得這一家沒有希望了。「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共產黨終於到了青島。您再三的囑咐爸爸變賣家產,成金。爸爸只是支應者。等我們一家逃到了台灣,您才知道,我們所有的只是一些隨身攜帶的簡單行囊而已。

爸爸雖從惡夢中驚醒,把大煙給戒了。可是還是放不下做老大爺的身段。您就一個人把這個家撐起來。所有可以用勞力的伙,你都嘗試了。也因此來台灣的第二年,你就因水土不服,勞累過度,染上了氣喘的毛病。這一病,每逢南台灣炎熱的夏天,你就得住院。後來爸爸也謀到了一個差事。幸虧那時有大舅從旁資助,才勉強渡過難關。

沒多久大姐也開始當老師賺錢,可以貼補家用了。為了家計,您聽從了大舅,姑姑們的建議,讓哥哥在高雄念了高中工業職業學校。為的是畢業後能夠做技工,賺錢貼補家用。念了不到一個學期,您就越想越不對。在大姐的幫助下,我們搬到了台北。為的是要我們每一個子女都能念好學校。哥哥也被您從高工拉下來休學,回台北從新考高中。您要您每一個子女,也能像別人一樣的念大學,然後出國留洋。您自始至終的從小就告誡我們,「只有藏在腦子裡的東西,別人怎麼拿都拿不走。」「沒有學問,就是看個金山,銀山也不保,就像你爸爸一樣。」好在,我們沒有讓你失望,一個個都在母雞帶小雞的方式下出來了。最後您和爸爸也結束了台灣的一切來到了美國,安度您們的晚年。

那年,我博士口試通過,立刻打電話告訴您我通過的消息。您要我馬上打電話通知大舅。我很不以為然。然而我還是打了。當我告訴您這件事時,我可以感覺出您心中的確的出了一口氣。我相信當年,您一定承受著許多幸災樂禍的眼光。而我的完成學業,使您總算也揚眉吐氣了。後來哥哥也完成了博士學位,您就更覺得這一輩子值了。

那年送您走後,我和弟弟回來整理您的遺物。在皮包中發現您手抄學英文的中文字。「好啊又」「古德莫您」。還記得那年您看紅樓夢小說看迷了,連飯都忘了做。不由得想起在我念高中背「長恨歌」時的情景。要背上好一陣子,才記下來。再也忘不了,您對我說,「你真是笨出個花來,我當年看兩遍,就會背了。可惜你老爺不讓我念書啊。」我們時常說,要是您那年能出外,念個洋學堂,一定是個人物。您笑著說,至少現在可以做個國大代表,或立法委員之類的。不錯,我們一家人都遺傳了您的聰明及口才。您也再三的告誡我們要做好事,做人要靈活,不死板。不要「死眼珠子,活眼皮的,分不出個副來。」

老娘,我們幾個兄弟姐妹也都慢慢的老了。爸爸也在五年以前與您合葬了。夜深人靜時,就不免想起您這一生為這個家的付出。早年您過的是少奶奶的日子。但是您始終擔心不會長久。等我們到台灣時,您又開始了您最艱苦的歲月支撐著這個家。總算到了晚年才過上幾年無憂無慮的日子。然而,當您一切釋然時,也就是到了您離開我們的日子了。我想這就是我們人一生的寫照吧。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