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台灣學生的暴行》2014/3/28

最近台灣的大學生為了抗議服貿條款的「黑箱」作業,發起了太陽花學運。在民進黨的羽翼下,肆無忌憚的佔據立法院就不說了,居然還突破警察的防衛線,進佔了行政院。進了就進了,居然還打砸,把行政院當做了野外露宿的地方。好好的學也不上了,加上男女雜居,不洗澡,抽煙,把堂堂一個全國最高行政機關,任意踐踏成垃圾堆,還得意洋洋擺出勝利的姿態。我在台灣的朋友們,連續給我寄來了許多消息。這個暴亂運動的始作俑者,不必追問自然是民進黨。幾位學生領導分子都曾經是民進黨的幹部。這些孩子,還都是在頂尖的清華或台大主修「社會學」的學生。可惜社會學,大概都學到狗肚子裏去了。不要說是學生了,就是教授院長之流的好像都是同一類分子。鼓動學生罷課,把課堂搬到立法院,還答應給在那上課的學生高分。看看美國的社會學,人家學的東西,好像跟台灣大大的不一樣。自然科學追不上人家,倒也罷了。連社會科學都侷限於一隅,實在有點不像話。

我說這是暴亂而稱不上學運,一點也不過分。在我看來,這些學生暴亂的目的,根本不是在訴求民主。就像民進黨一樣,懷著唯恐天下不亂的心態,心裏希望的就是看到台灣亂,亂才有機會,才能在亂中求生存,求發展。媒體把這個運動叫學運,也難怪當年天安門的兩位大明星,吾爾開希和王丹,還親自到場,表示關切。看了真是讓老頭長見識了。他們倒底心裏是咋想的?莫非覺得機會來了,可以幫忙推動台灣的學運?不要說這次根本算不上是正經的學運,而是學生藉故搗亂。就算是學運,我想台灣人的夜郎自大,也未必會看上那兩位來自大陸的昨日學運明星。

這次服貿條款搞到這種下場,最主要的就是民進黨從中搗亂,就像我前面說的唯恐天下不亂。當年在李登輝和陳水扁的主政下,是極力反對與中共交往。結果把原本是亞洲四小龍台灣,變成了毛毛蟲。當然還有馬英九的官員們,可能沒有把服貿的來龍去脈讓老百姓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其實,想想很多老百姓根本就不理官員的解說。大家一天到晚有空就眾口鑠金的臭罵馬英九,好像他是個頭號飯桶。當然台灣媒體的無知與興風作浪也有相當的作用。好久以來,老頭慢慢的不愛看台灣新聞。問題就在看到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心煩。尤其到了老頭這個年紀,心最好不煩或者少煩。最近老婆一直在看有關學生的報導。我就隨時麻煩老婆給我傳述一下。我在台灣多年的朋友,連續給我寄來了一些有關服貿的真相。老頭來回看了兩遍,總算對服貿有點理解。我敢跟你打賭,能夠對服貿像老頭這樣瞭解的人可能不多。尤其是學生,更沒有那個耐心去看。如果學生真的看了,懂了,還來這種暴亂,那就是我從頭就說的唯恐天下不亂。

馬英九當選以後,我認為最大的成就,就是把兩岸的關係帶上正路。我說正路,也許有人反對,這也不是老頭要在此討論的話題。兩岸達成協議之後,自然會有許多合作必須進行。服貿的條款就是在這種情形下產生的。至少在目前,大陸雖然口口聲聲的說台灣是祖國的一個省份,但是在條約的簽署上還是國與國的條約。也就是說服貿是國際條約。既然是兩國之間的條約,送到立法院的目的有兩個。一是准予備查,二是不准予備查。不准予備查就是全盤否決(這種情形不多,因為當初簽訂兩岸協定,都是兩方面同意進行的)。不准予備查就必須退回行政院,從新開始談判,定立條約。准予備查的意思就是平常的時候放著,要用的時候再拿出來看。這種國際條約和用於國內的一般法規不同。一般法規,由立法院有專長的立法委員組成的委員會,擬定法案,經過一讀通過,然後提交院會經過二讀,到三讀而最後定案。對於國際條約立法院根本沒有必要逐條審查。因為就是逐條審查,有任何更改,對方都不會接受。道理很簡單,原來的法案是經過雙方同意而簽署的。所以,任何一個國際性的條約,一旦雙方議定之後,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准予備查或不准予備查。一般說來都是准予備查。以後在施行當中,如果發現問題,兩方可以坐下來協調,經過協商,條款不是不可以更改的。但是負責更改的絕對不是立法院,而是行政院有關單位的參與官員。

民進黨自始自終就是要杯葛服貿條款,所以開始的時候就要求開公聽會逐條審核,而執政黨竟然也答應了。兩方在服貿提交院會通過之前,拖了九個月一共辦了八場公聽會。可是有誰關注過,又有那個媒體報導過公聽會的結果。民進黨之所以要求公聽會,主要的目的就是在拖延時間。因為他們知道,不管公聽會的結果如何,根本不可能單方面修改條款。國民黨之所以答應公聽會,也是希望透過公聽會,能夠很順利的將服貿條款,由立法院的委員會提交院會表決(看看國民黨有多天真,居然認為民進黨經過公聽會後,轉而支持服貿條款)。國民黨的打算是在他們主持委員會的時候,把服貿條款排進議程。經過審查後就能夠順利送入院會。再也沒想到,民進黨捷足先登的取得了開會權,而且居然把服貿給排進去審查。在立法院,一直都是誰提法案由誰來負責審查。被民進黨捷足先登的結果就是藉著逐條審查法案而拖延時間。換句話說,民進黨就是讓服貿一直卡在內政委員會,也就是說永遠不讓服貿條款提交院會。我想大家應該理解,為啥民進黨不遺餘力的搗亂台灣的社會,企圖達到他們最後的目的。

國民黨當然不允許民進黨如此的拖延。所以輪到國民黨主持會議的時候,就是要把服貿審查權給搶回來。民進黨當然不是省油的燈,在會議的頭一天晚上,霸佔了主席台,目的就是不讓國民黨開會。國民黨的召集委員張慶忠,在一片混亂當中做了兩件大事。一是宣布前次民進黨的開會無效。再來就是將服貿條款審查完畢,一字不改的將交付院會。這就是被媒體還有大家吵翻天的所謂「黑箱」作業,程序不正義,未逐條審查的粗暴闖關。事實上,國民黨的做法不是沒有根據。因為按照國際慣例,國際性的條約根本就沒有逐條審核的必要。換句話說不是我們單方面想改就能改的。結果在台灣,卻莫名其妙的被認為是黑箱作業。舉個例子來說,假如擬一個法案說美國成為台灣邦交國,然後由立法院逐條審核三讀通過,法案成立了,你說美國就會因此是台灣的邦交國了?

因為民進黨的混淆是非,加上媒體大肆宣揚國民黨的「黑箱」作業,所以學生就佔領了立法院,而後攻佔行政院。學生的訴求就是捍衛民主。學生霸佔立法院,使立法院無法開會,就等於服貿條款被卡死在內政委員會。這也是為啥國民黨稱呼這些學生為「暴民」。學生的目的也就是民進黨多年以來的訴求。就是反對和中國通商往來。如果明明知道逐條審查的結果是沒有結果,何必再去費時費力的審查。這就是民進黨多年以來遊戲於立法院,而那位賴皮不走的院長,高高興興的看到立法院的混亂。台灣目前的問題是知情人士都是沈默的大多數。政府就是有意試圖和老百姓溝通,也沒有人相信電視媒體報紙。大家都會認為這些都已經被操縱了。

服貿條款是針對兩岸服務業的發展而訂立的。我知道多年以來,台灣在大陸的服務業發展的相當迅速。在大陸到處可以看見半島咖啡,克莉絲丁麵包店,兩岸咖啡,象王洗衣,寶島眼鏡,天福茗茶,鼎泰豐等等,這幾個例子足以說明台灣在服務業上優良的經營方式。再看看,大陸來台的幾個服務業。到目前為主只有小肥羊經過一番折騰,目前算是少有起色。其他的如狗不理包子,譚魚頭,俏江南,大清花等等都先後在台灣鍛羽而歸。我想不難理解,因為大陸服務業的水平,雖然這幾年在急起直追,可是底子比台灣差的太遠。在台灣,看看小店面發財的到處都是,知道為甚麼,就是因為知道如何使客人回頭。反對的人,認為大陸服務業進入,會搶奪本地的勞工市場。這個理由更是牽強。台灣好多年以前,就開始進入高產業的領域。不然不會雇用那麼多的外勞。何況,在台灣開店自然雇用台灣的服務人員,不可能從大陸帶過來。那年我在上海,台商開了台北夜市,雇用的人都是當地的民工。我相信馬政府在訂立條約之前,絕對已經做過相當的研究。有一點,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沒有。對於服貿條款,大陸的媒體甚至提出反對的意見。認為條款對台灣的利益是遠遠大於對岸。

這個禮拜同時看到歷史學家余英時發表一篇對台灣民主運動的讚許。言下之意就是鼓勵學生繼續造反。余老先生已經八十四歲了。據他自己說,寫文章之前曾經徵詢過台灣幾位可靠朋友的意見。認為學生為捍衛民主的行動是值得嘉獎與鼓勵。孔老夫子曾說老而戒之在得。其實我覺得人老了以後,應該把自己的嘴巴看住。台灣這次出來造反的學生,根本對服貿沒有絲毫的瞭解。如果瞭解了,我想不會就這樣的無理取鬧。我們常說不知者無罪。這話說的不錯,可是做一個學生,就是要學。以前大家都說學生學生,不學何以為生。今天幾位研究社會學的學生領袖,還有他們的教授們,不會不知道服貿條款的來龍去脈。明明知道了,還要發起學生抗爭,要要求學校罷課。你說還有沒有天理。

我的看法是,服貿條款必須通過,這樣才可以加入其它的國際組織而不被邊緣化。台灣多年來的努力成果,正在被一小撮人,肆意的破壞。為的不是國家的利益,也不是老百姓的福祉,而是刻意要將台灣邊緣化,自絕於孤島,以滿足他們與生俱來的自卑與自憐的心態。天作孽猶可為,自作孽不可活。願這一小撮份子,好好留在學校裏面,專心把書念好。將來老了再回頭看,不致於對自己早年的無知後悔與懊惱。這些搗亂的學生,將來的出路,恐怕只有長期的為民進黨工作,成為他們的同路人,繼續藉著搗亂求生存。要想加入國內國外的企業,我想沒有一個雇主,願意雇用這些瘋狂份子。就是想到國外深造,我想美國的學校也未必願意接納這些連書都不好好念,到處招惹是非的學生。老頭倒是希望一些在後面搖旗吶喊的學生們,趕緊懸崖勒馬,回到學校好好讀書,為自己的未來有所深思。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