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禿頭》2011/12/9

我絕對沒有挪揄禿子的意思。事實上多少我自己也算在禿頭行列。那一年老婆就說,你不是很為你的頭髮驕傲嗎,怎麼你的後腦勺有個大洞啊。其實很早就發現了,只是自己告訴自己,那個囥在後面,只要我看不到,就不算。也算是自我安慰。可是偏偏每次去理髮,不管那一位師傅,打理完之後,總要拿面大鏡子,往你的後頭一放,讓你瞧瞧。這一瞧,對我說來實在是一個沉重的打擊。所以後來理髮結束,老闆還沒拿鏡子,我就說不用照了,很好啦。

上個星期六去理髮。大概事情太多,心不在焉的理髮,居然就讓老闆把鏡子放在我的頭後。我一看,驚了一下。我說老闆怎麼,你把我的後腦勺的頭髮給扒了呀。老闆愣了,還沒有來得及開口,我就立馬說是開玩笑的。可是自己心裡的確掙扎了一會兒。那個洞,好像慢慢的在擴大。說實話,我的頭髮一直很多而且很密。更可惡的是長得特快。在台灣的時候,理我這種頭髮就是基本消費額。因為是卷髮,所以好料理。通常就是剪剪,修修,洗洗,連上油,吹風都免了。人家說理髮是享受,對我來說那是受罪。盡快了事作數。其實理髮的全套是複雜的,包刮了掏耳朵,剪鼻毛,刮鬍子,修臉等等。在台灣的時候,我有那麼一位堂哥。個子好高,頭髮料理的整整齊齊,光光亮亮。他就告訴我。理髮是他最大的享受之一。剛來美國的時候,為了節省,不上理髮店。任其滋長,滿頭波浪式的黑髮,從頭頂到脖子,頗有當年嬉皮的模樣。

話說禿頭。我的舅舅就是禿子。從小我就時常隨著老娘到老舅家。因為老舅家好大,每頓有好吃的,還有零食。老舅很有學問,還是留日的。四九年以前就在國民黨做大官,到了台灣當然還是一樣的當官,而且官還不小。在我們偷偷坐人家牛車的時候,老舅就有自用的三輪車接送了。另外還兼任大學教授,最後還當了系主任。從我開始記事的時候,老娘就要我們向老舅學習。成天說她的哥哥多會唸書,多會當官,多有出息。老舅長得一表人才,很有學者的風度(知道外甥多像舅吧),而且頗有官架子。會說普通話,山東土話,道地的日本話,還有帶山東腔的英歌離緒。其實德文、法文也會兩句。因為時常跑歐洲,發表學術演講,自然關門打老虎,擋客熊這類簡單會話是朗朗上口的。還有就是老舅寫得一筆好字。我念大學的時候,老舅就為我寫過介紹信,打開一看,除了落款及結尾外,根本不知道他寫的是啥。那個年代,像我老舅這類人物,看不懂他們寫啥是正常的。因為他們實在太有學問了。字寫得龍飛鳳舞,越看越偉大,簡直就佩服的五體投地。看懂了幾個字,就開始似懂非懂的不敢不裝懂,然後拚命的點頭謝謝老舅,謝謝老舅。

可是老舅是個禿子。第一次看到舅舅應該是很小的時候。看到舅舅,我還真的嚇了一跳。我不記得哭了沒有。但是我絕對問過老娘,怎麼舅舅頭頂沒有頭髮啊。老娘的回答永遠都是,舅舅從小愛讀書,用腦子,所以頭髮就沒了。一直到我長大了,還深信不疑,禿子都是愛用腦子。求學過程老娘逼我用功的時候,我有時還會大聲說「我不要變成禿子」。後來居然讓我見過禿子沒啥學位的。長大了,見識廣了,慢慢發現禿子還真不少。見多了就不以為有啥特別的了。現在想想老舅還是不錯的。他的禿就是禿在正上方的那種禿。兩邊的頭髮還正常的發毛。可是從來也沒見過老舅刻意的拿來補光。你看,我們的偉大前外交部長錢復,也是個有學問的人,也是做官的。頭髮跟我舅舅類似。可是人家多聰明,圓滑(不然怎麼幹上外交部長)。把不禿的那一邊頭髮留長,然後來個橫跨大平原。這一跨,光禿禿的平原帶點稀疏的雜草。原先是想要遮禿,可惜看起來,有多怪就有多怪。還是俺老舅實在,有山東人的本色,「俺就是個禿子,有啥好遮掩的,愛看不看」。

大家一定還記得毛澤東的頭髮。說禿其實不算禿。只是額頭拚命往上長。結果看起來比禿頭更可觀。我有幾位朋友就是這種禿法。解決的辦法就是清一色都帶上了帽子。帶帽子就意味著兩旁的頭髮不夠茂盛,無法橫跨平原。其實我覺得為啥不戴戴假髮。現在假髮很流行,如果捨得花錢的話,看起來幾可亂真。我以前一位同事,和我一樣,後頭也有個大洞。不過這位老兄,非常注意自己的形象。每天必定噴上黑漆。不噴還好,不就是個洞嘛。噴了之後,看起來,哎,不說了。我念碩士的時候,我的指導教授,那個禿頭可是世間僅有。有一天把我叫到辦公室。我站在他的身邊,聽他給我說書。剎那間,我居然發現自己的影像顯現在他的頭頂。這是平生第一次這麼的接近禿子。那個亮簡直可以比美銅鏡。還好,我壓抑住自己的興奮,否則我的前途可真是無亮了。我不知道我的大洞繼續發展的前景如何。不過我可是鐵了心,任其發展,絕不阻撓,也絕不填補,更不會橫跨大平原。

有位老朋友的夫人建議我染髮,說我如果染髮可以年輕五歲。我說才五歲啊。如果五十歲,我一定拚命每天染。可能嗎?人的年輕不在臉上,不在頭上而是在心裡。前日看康熙來了綜藝節目。訪問的是當年青蛙王子高凌風。他不是去做臉了,把那張本來就不怎麼樣的臉。做成了像個殭屍臉。大家一定還記得連戰的老婆那張臉。隨時蹦得像條橡皮筋,毫無表情,因為一有表情,整個臉可能會濃縮在一起。這是高凌風那天對大家說拉臉的後果。所以,我們人,還是老老實實追求一點實實在在的東西,就像俺老舅一樣。俺不就是個禿子,你愛看不看,隨你了,大爺。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