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建中軼事(十一)》2011/6/17

我們的代數老師李奎蔭,是以前板橋中學的數學台柱。也是新來的老師。他是四川人,說的一口四川口音的國語。老師煙癮很大,一下課立刻掏香煙。講起課來時常出汗,不知道是緊張還是天氣太熱。那一年代數,我也是沒有學好。不過老師要我們背的數字到現在還記得。譬如根號2是一點試一試(1.414),根號3是一吃傷耳(1.732),根號5是爾點爾衫鈕(2.236),根號7是二牛試舞(2.645),根號10是傷一牛耳(3.162)。在那個年代沒有計算機,只憑手算,這些數字在考試的時候還是挺有用的。我的代數就一直沒有學好。我想老師絕對有關係。一直到了我重考那年,再來複習代數,才算是把代數搞通了。那時候我還給同班重考的同學開課。那時我居然要他們出任何代數題目,我都保證可以解出答案。我們的英文老師,剛開始是周曼文。周老師那時候離婚了。每天穿著旗袍(外面透明,裡面襯裙),走起路來,一翹一翹的。有一次上課,不知那位同學,把鋼筆朝著老師背後一甩。第二天老師來上課,說她很傷心,因為回去發現自己旗袍後面有一條鋼筆水印。也不知道是不是本班同學的惡作劇。還有一次我們班上一位同學,在公車上看到老師旁邊坐著一位空軍。我們這位同學立刻擠到老師前面,一個立正敬禮。嚇得那位男士立刻把摟著老師的手臂撤回。沒有多久,老師就不教我們了。

新來的老師張藹光。每次上課,說話很大聲而且手勢極多。講到文法,就會用右手扳著左手的手指說第一點,然後扳著第二個手指,說第二點。。我們都說有一天,老師早晚會把自己的手指掰斷。老師的文法講解的非常清楚,都是自己編的的教材。他也在補習班兼課。高二的美術老師是後來變成鼎鼎大名的畫家陳丹誠。陳老師那個時候大概就是四十幾歲,胖胖的。戴副眼鏡。夏天一件白襯衫,看起來頗有藝術家的風采。老師在講台上,時常用粉筆在黑板作畫,給我們講解。老師是山東人,開放後還回到青島,資助希望小學。我們的音樂老師蔡國欽佩,有一半牙齒沒有了。講起話來透風。老師上課就是講笑話。一學期下來,就教了我們幾首歌曲。學期末了考試的時候,老師要我們隨便選任何歌曲。有的同學居然選了小學的歌曲。記得那首。。。門前一道溪流,夾岸兩行垂柳,風景年年依舊,只是那流水一去不回頭。流水啊,請你莫把光陰帶走。唱完了,大家拚命的鼓掌。老師說,我們建中的學生真的可以了,學了那麼多年,居然把這首歌拿來耍寶。班上同學處了年,大家也都混熟了。哥們也形成了。好像也沒有人想到大學聯考,該做啥還是做啥。有一天放學降旗,有位同學的便當盒從書包裡面掉出來。結果後面的同學就順腳往前踢。前面那位同學接著發揮了腳力,一踢老遠。大家哈哈大笑,原來那個便當就是他自己的。我們的導師李廣仁是位教官。他是預備軍官服完兵役後,志願留營。那時候是少校。老師個子矮小,可是長得是眉清目秀。時常鼓勵我們要好好唸書,將來考個好大學。畢業後留學。他說他自己都成天的想出國留學,念個碩士回來。碩士說成了勺士,弄得我們哄堂大笑。結果那一年,老師真的到日本留學而離開了我們。那一年老師新婚,帶著新婚的妻子一起出國。我們的地理老師禹文貞是我們山東人。老師胖胖的,戴副眼鏡,化妝。上課,都是把重點寫在黑板上。在寫黑板的時候往往會不時的回頭看我們。老師就住在學校游泳池旁邊的宿舍。老師的先生是為高級軍官,那時候是有私用吉普車。他的兒子那幾年也在建中就讀。每天早上我們上學,可以看到兒子給爸爸開車門上班。相處了一年後,班上同學的才分也慢慢的彰顯出來。中午在教室吃飯的時候,有的同學就會在黑板上做詞,還有對對聯。可惜,沒有記載下來。高二這一年就這樣過去了,大家也沒有感到升學的壓力。暑假我們仍舊到校上課,好像只有半天。可是我們已經開始學高三的物理。還有許多的暑期作業。

很快的我們進入了高中的最後一年。一開學我們就考暑期作業考試。我們的物理老師華文,當年自稱是和吳健雄同學。自己說當年在學校的成績不亞於吳健雄。言下之意,可惜自己沒有那個機會出國,淪為中學老師。老師上課,時常提到大學物理的教科書,希爾斯,茲曼斯基的普通物理學。其實,我就不覺得他教的好。因為我就一直沒有搞懂他在說些什麼。上課拿著講義,抄黑板,有時候自己僵在那裡,居然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同學們就說,他的學問太大了,口才不好,所以才被自己僵住。暑期作業考試,物理一開始就學向量。結果考試下來,很多人考零分。我也是其中之一。老師說話了,告訴我們這些考鴨蛋的同學,最好馬上轉組。那時候甲組是理工醫科。我們建中幾乎全都是報考甲組。老師這句話,現在想起來,頗有商討的餘地。一次考試考不好,就要同學自知,改考文法商,也未免太過武斷。好像在那個年代,學生考不好,責任全在學生。老師是不是把學生教懂根本不是討論的話題。老師後來上課,還是不斷的提醒我們,要衡量自己的能力,不要一窩蜂的考甲組。其實多年來,想想老師的看法的確有問題。在我看來,自然科學反而比人文科學好學多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